《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五十四章 画中猴

刚才那段记忆看得余宁有点胃疼,跟看琼瑶阿姨的苦情片似的,如果不是男主颜值不够,没准又是一部你是风儿我是沙的苦情戏。这司马淑真在余宁看来,性格不怎么样,也并不算什么大美女,甚至还有些太过自我,唯有一对酥胸夺人眼球,但余宁可是连仁科百华和滨崎真绪都见识过的神一样的男人,在他看来也算不了什么。只能说爱情这东西实在太过盲目,至于为这么一个妹子,当一个哈士奇这样的舔狗吗?

还有这任务……简直无话可说,第一个任务还稍微正经一点,第二个任务是什么鬼?让老子自裁么?

忍住吐槽的欲望,在第一个任务里点了否,第二个任务里也点了否,这两个任务奖励不要也罢,让我去当舔狗二号逗那司马妹子笑,想都不要想。

拒绝了全部两个任务之后,余宁捏着记忆碎片微微沉吟。

抛开这两个任务不谈,记忆碎片这功能其实还挺不错的,为他提供了不少很重要的讯息,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个丁家,真的强,非常强。根据刚才记忆碎片里零零散散的关键记忆,透露出来的一鳞半爪就已经挺骇人了。

父母双亡,标准的主角模板,爷爷丁谓是三朝元老,前任宰相,二十年前就是大儒,曾被人誉为“今日之巨儒”,和阳明大家齐名。学文大成后开始修玄,自称为神仙丁令威的后裔,辞官隐居在金陵。

他的二叔丁勉,是嵩山派的长老,人称托塔手,跟电视剧里的龙套不太一样,记忆碎片里的丁勉的身材魁梧壮硕,如果剃了头的话,简直跟毁灭者德拉克斯一模一样!超级吓人!

三叔丁度,同样是个大儒,前不久升任端明殿学士,余宁前些天读的那本《集韵》就是他编纂的。

余宁抹了抹冷汗,幸亏他没有个四叔叫丁鹏,使一手圆月弯刀,要不然有几条命也不够送啊……

另外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东西是这玩意儿,余宁打开从丁坚那儿得来的锦盒,取出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若不是从丁旭的记忆里了解到了一些事情,余宁还当真不知道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居然能有这么多讲究。

这张看起来不算起眼的人皮面具,实际上却是画道三境的举人花费极大心思绘制成的,一张面具便价值千金。

画道前三境,一境得形,二境写意,三境传神,面具同样也是如此,最普通的只得其形,可以用画笔随意涂抹修改,效果也不算太好,表情僵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货。写意境就要耗费相当精力,至于这张传神境的面具,就几乎跟真人没什么区别了。至于还有更厉害的入骨境面皮,戴上以后容貌就此定型,哪怕是刀抹斧劈也回复不了原来相貌,仔细想想当真细思极恐。

余宁拈起人皮面具轻轻戴上,铜镜里赫然出现了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儒生。

凑近铜镜仔细观摩,皮肤纹理果然和真人差不多,甚至连皱纹都栩栩如生,完全看不出居然是画的,忍不住啧啧称赞:“谁说古人不会写实的?”

这个世界的画道果然挺奇妙的,到了精深时不仅能易容,而且还有种种奇异的效果,自己如今也成了举人,不知道能不能学到这一手?

摘下面具放回锦盒里,余宁把目光投向放在一边的麒麟血墨锭,将古砚拿出来,盛放到桌子上,熟捻的在砚面滴上清水,拿起墨锭轻轻研磨起来。

这块墨锭价值连城,来之不易,得省着点用才行。

说也奇怪,在麒麟血墨锭跟古砚的砚面接触的一瞬间,砚面上的清水忽然沸腾起来,连带着墨锭也开始发烫。

余宁吃了一惊,松开手,墨锭掉落进砚台里,消失不见。

余宁:……

擦了擦眼睛,歪?我的墨锭呢?

再看了看砚台,原本还显得有些黯淡的砚台这时候居然变得闪闪发光,焕然一新。

不!!你杀了大臭,你赔!

呸,差点给气糊涂了,就是你吞了老子的墨锭?

或许是在回应余宁,就像吃饱了打了个饱嗝似的,古砚干涸的砚面忽然泛起墨浪,从砚底涌起了一层浅浅的墨汁,散发出浓郁的墨香味。

好墨啊!

余宁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闻了闻墨香味,抽出一张五心斋的上好熟宣,平摊在桌子上。

熟宣不洇水,宜于绘制工笔画。

余宁拿出马良的画笔,蘸了蘸砚台里的墨汁,闭上眼睛想了想。

余宁想起之间在扬州时曾在坊间看到一个养猴人,在卖一对子母猴,为了怕母猴逃跑,养猴人故而将小猴和母猴分开囚在一只笼子里,子母分离,让余宁颇觉恻然,至今记忆犹新。

定了定神,将笔锋落了下来。

“叮,绘画熟练度+473。”

“叮,绘画熟练度+565。”

……

余宁:……

也许是有了麒麟血墨锭的帮助,余宁只觉得下笔如有神,耳边不时的响起熟练度增加的提示。

不过寥寥几笔,画纸上便出现了一座嶙峋的高山,山上杂树丛生,明显是一座渺无人迹的野山。在画画熟练度到了高级过半之后,余宁觉得自己绘画的水平又增长了许多,再加上麒麟血墨锭和砚台的作用,画起话来更是挥洒自然,这座高山原本应该是写意的手法,却在余宁的掌控下变得极为精准,这时余宁运笔的手法更像是国画中工笔的白描,整体更加的俊透严谨,局部的重点更加的细腻流畅。

宣纸上才气猛然透起三寸有余。

人人都说用麒麟血墨锭作画,能使画出来的画变得栩栩如生,此言果然无虚,单单一个背景,才气已然达州。

“叮,绘画熟练度+882。”

“叮,绘画熟练度+957。”

说也奇怪,原来还充足的才气,在画完了高山之后,便已接近枯竭,余宁闭上眼睛休息了半个小时,才有力气继续动笔。他隐约有一种感觉,自己这一次画的画,恐怕是了不得了。

画画停停画画停停,一道秀美的弧线就从笔锋上淌出来,不一会儿,画纸上跃然而出一只被覆黑毛的母猴,余宁特意留了眼珠没点,作势眺望着远方,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才气猛然蹿起五寸有余,才气已达鸣州。

砚台里的墨汁已近干涸。

余宁看了一眼画纸,还有差不多一半的空白,休息了片刻后,他缓缓运笔,没过多久,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猴跃然纸上,爬在母猴的背上抓耳挠腮,调皮的扭头张望,更显机灵可爱。

【一副栩栩如生尚未完成的工笔画】

余宁深吸一口气,略带震撼的望向眼前的画卷,虽然尚未镇国,自从穿越以来,这幅画才是自己有史以来的最巅峰。

也许是听了顾圣画龙不点睛的传闻后,无论子猴还是母猴都留下了眼睛未点。不知道为什么,余宁始终有种奇怪的感觉,或许也跟顾圣一样,将眼睛点上,这两只猴子当真便会跃纸而出。

在砚台蘸一蘸墨汁,轻轻的为子猴点上灵动双眼。

“叮,绘画熟练度+1727。你的绘画技术经验已满,晋升为专家级。”

收笔的一瞬间,画纸上的才气陡然窜升至六寸,画已镇国。也在这一刻,余宁感觉到困扰自己许久的许多画道瓶颈豁然贯通,画道三境已成!

与此同时,桌子摇摇晃晃起来,似乎承载不住画纸的重量,眼看要掉落下来。

紧接着,画上的子猴挠了挠脑袋,竟然真的从画纸上跃下来,轻盈的跃至桌面上,好奇的跟余宁对视了一瞬,似乎觉得有点无聊,摇摇晃晃的徘徊了几步后,又跃回了宣纸上,重新变成静止不动的画。

余宁:……

呆立了半晌,连忙再去看这幅画纸,刚才明明是抓耳挠腮的样子,这会却双手搂住母猴的脖子,冲着画纸外张望,更重要的是,桌面上还有一行小巧玲珑的猴爪印,预示着余宁刚才并不是错觉。

提起画笔,想要再蘸一蘸墨汁,想再为母猴点上眼睛,可没料想,墨汁已然用罄。

余宁怅然若失的将画笔收起来,人说画道有五境,一境得形,二境写意,三境传神,四境五境少有人知,可自己刚才的异象分明不是写意更不是传神,也许便是通向传说中画道五境的道路,却因为墨汁用尽未能全竟其功。

在画上盖上了印章,将画小心收起,在文宫处再次升起一根柱子,柱子上赫然是一颗《子母猴图》的夜明珠,这次虽然没能把画完成,还损失了一根麒麟血墨锭,但好歹也顺利突破到了画道三境,对未来的画道之路也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