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八十一章 石之轩

一直到那文士退走,李寻欢还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裴矩?”

自从修炼了长生诀之后,余宁听觉极为灵敏,闻言一惊,急忙问道:“什么?李兄说那人是裴矩?”

李寻欢有些意外的看了余宁一眼,倒也没有否认,点头说道:“正是。余兄武功不高,所以不知道什么叫气机牵引。那日在席间,其实我已经跟裴矩有过一次隔空对决。我并非他的对手。此人不仅儒术精深,还是个修为惊世骇俗的武修,少说也是洞虚境的高手。尽管不知道他为何改变容貌来到这里,但李某可以确定,必定是他无疑。”

马车缓缓开动,余宁捏紧了拳头,怔怔出神:按照李寻欢的说法,自己的猜测已经成真。裴矩果然就是石之轩!来到这里,必定也是冲着孙老头来的,孙老头危险了!

小李飞刀虽然牛逼,但现在远未大成,想要对付这种级数的人物,只怕还是力有未逮。

更何况彼此交情不算太深,他也不准备让李寻欢参与进来平白冒险,唯一可能压石之轩一头的也许只有王阳明这个老棋痞。他跟孙老头有些交情,就看他能不能出手了!

“等等,祝兄,我想先下车。”

想到这里,余宁哪还有心思去什么慈恩寺,喊停了马车,冲着祝允明略带歉意的拱拱手:“祝兄,我这边还有些事情,今日只怕去不得慈恩寺了,抱歉,抱歉。”

祝允明见余宁一直心不在焉,知道他有事在身,苦笑着挥挥手:“去吧去吧,你的行李我会托人送到府上的。”

“多谢祝兄谅解。”

在行李中搜出来马良的画笔和虎头古砚,顺便抽出来一块墨锭和一叠纸,放进怀里。

下了马车之后,余宁估摸了一下时间,王阳明这会应该尚在刺史府,深吸了一口气,脚下不停的朝着刺史府奔去。

刺史府位于子城西侧,距离这边并不算太远。

当余宁来到刺史府的时候,这位当世大儒的宅邸前,却是有点冷清,门前无人车马稀。

敲了敲门,出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管事,余宁自承姓名后,却从他那里得知了一个不巧的消息:王阳明正巧前往常州视事去了,要明日方回。

终究还是没有赶上啊,余宁心情沉重,首次在心中生出了颓丧之情,以及一丝对未来的不确定感。

人算不如天算。

光凭自己,真的就能帮孙老头么?毕竟以一个尚未定品的武者,想要对抗魔门,实在是与自杀无异。

他想起了孙老头曾经这样问他,自己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义字,沦落成这样,你觉得值么?当时余宁觉得不值,但现在觉得换做自己来做抉择,或许也挺值的。

呆立了半晌,一咬牙,朝着鸿雁楼那边奔过去。

他有短暂可遁入画道五境的画笔,同样也能一拳沉舟,或许一切没有那么糟。

余宁的脚程极快,没过多久就到了鸿雁楼,孙老头已经收摊了,走得似乎很急,地上甚至还留下了一个破旧的瓷壶。

以孙老头的抠门,不该走这么急的。

余宁心中不祥的预感越发浓重,从怀中取出得自丁坚的那张人皮面具,戴在脸上,吐出了一口浊气,发足奔向仙桃巷。

一路奔至那间熟悉的破房子门前,门开了,露出孙老头苍老的面容,他一眼就认出了余宁,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何必呢?”

余宁微笑道:“上次你的问题我已有了答案,值得。”

孙老头眼神柔和,叹了口气:“你真的不该来的。”

余宁不再理他,自顾自的把墨锭丢进砚台,又从怀里取出蛟龙血球,研磨了一小半进去,搅拌均匀。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似乎是从小巷外面传过来的,逐渐逼近。

与此同时,以余宁的耳力,也能听见对面的屋檐上传来沙沙的脚步声,似乎有敌人潜伏在暗处。

余宁面沉如水,悄然启动了【马良的画笔】的特效。

“马良的画笔:可使你的画作才气增幅10%,有栩栩如生之感。若是选择消耗画笔,可短暂获得40秒的画道五境效果:画龙点睛。”

刹那间,余宁身躯一震,无数关于画道的知识刹那间涌进脑海中,比如如何运笔,如何用色,如何能信手画出一张入骨境的面具……包括如何画龙点睛。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余宁眯起眼睛,开始挥毫,以肉眼难以分辨的手速做起画来,由于手速实在太快,在一旁的孙老头只能看清楚残影。

如果有当日参与止涝大会的人在场,定然会发现余宁画的正是当日日观峰上的情景,一条青色的蛟龙破水而出,直冲向天际。

在画道五境的作用下,这条蛟龙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跃然纸上,几乎跟真的一般无二,仿佛正在对着画外吞吐紫气,狰狞咆哮。

时间还剩6秒。

余宁飞快的画上龙须,蛟龙怒目张须,狰狞恐怖至极。

时间还剩2秒。

巷子里的脚步在门口停留了一瞬。破旧的木门被铿然破开,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儒生负手而立。

余宁恍若未闻,深吸一口气,运笔点上了龙睛。

一条狰狞可怖的蛟龙从画纸中飞出来,仰头发出一声咆哮,吐出滚滚的紫气,猛扑向那个中年儒生。

与此同时,天上暴雨骤降!

马良的画笔悄然化作飞灰。

“石之轩?”孙老头眼睛眯了起来。

“正是石某。”中年儒生袍袖飘摇,手中捏出一道无比玄奥的印记,将那蛟龙击退,脚不沾地的向前飘飞,同样眯起双眼,微笑道,“石某还以为谢逊远遁冰火岛,孙先生会是孤家寡人,没想到还有位小友在此。倘若孙先生知情识趣,肯交出屠龙刀,我石之轩在此立誓,定会把杀死令公子的凶手交出来,任由孙先生处置。”

“巧舌如簧。”孙老头摇摇头,再一挥袖,一杆天机棒出现在他手中。刹那间,似乎整个天空的雨势都被吸入了这杆天机棒中。

“厉害!”

石之轩赞了一声。

身形鬼魅般冲前,右手结印,一尊极淡的佛像在虚空中一闪而过,陡然变招抓向了孙老头手中的天机棒。

孙老头侧了侧身,无视其诡异的掌法,天机棒旋起一道棍花,石之轩面有轻微异色,猛的撤手,紧接着左手无声无息的搭向孙老头的脉门。不料孙老头一棍轻描淡写扫来,气机就如滔天洪水开闸,轰在了石之轩的左掌掌心,刹那间犹如银瓶炸裂,溅起漫天水花。

两人斗得你来我往,余宁居然一时找不到出手机会,蛟龙在空中不断狰狞咆哮,只听得脚步声越来越急促。忽然听见呼呼声响,刚好见到十多名黑衣劲装大汉踩着雨点,由对面屋的瓦面跃入院子里。随即散开沿着廊道围拢过来。

正要示警的时候,只听“轰隆”一声,瓦片纷拥而落,一个肉球般的胖子蓦然滚落下来,嘿然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孙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此人身穿一身商贾服饰,蠢胖如球,眼神中投射出无限的狡诈与精明。

正是胖贾安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