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十四章 文会

看见余宁好奇的表情,祝允明笑了笑,说道,“怎么?余兄之前没学过儒术么?”

“我应该学过吗?”余宁一脸茫然,学渣的属性暴露无疑,“何止没学过,见都没见过好吗?”

“那倒是奇了,扬州一带,大儒众多,会儒术的没有一千倒有八百。难不成余兄之前一直闭门造车么?”祝允明奇道。

“可不是嘛!”余宁不由有些无语,前身本来就是宅男,不太出门,好巧偏偏他也是,天天在家里和鸿雁楼两点一线。若不是意外绑定了一个游戏系统,恐怕他还会一直宅下去。

见余宁真的对儒修之道完全不了解,祝允明不由一脸木然,半晌才叹了口气,帮他科普起来。

“自周孝王姬辟方驾崩,灵石落地以来,世间便出现了三种修士,分别是武修,儒修,玄修。这三种修士各有长处,旗鼓相当,到了高深处皆是殊途同归,归于破碎虚空的境界,又称破虚境。武修入门较易,习武又有强身健体的功效,故而满天下都是武修,而祝某还未考上举人,未曾凝结出文宫,则算是个半吊子的儒修,不会战诗词,只会几手简单的儒术。简单说,武修修体,儒修修心。至于玄修,我也不甚了了,最有名的玄修就是五绝之一,目前的道家第一人天师孙恩了……这类人一般都是一些老怪物,隐世不出。不过,前段时间淮南的血案,据说便是一个叫绿袍老祖的玄修所做的。”

略略讲了一遍修炼体系后,祝允明随后又讲了一遍儒修基本的修习,结印手法。

余宁听得头昏脑涨,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的?

武修,儒修倒也罢了,不过绿袍亲,你老人家不是《蜀山剑侠传》里的反派大神么?怎么跑来武侠世界反串啦?

余宁在心中不断的吐槽,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妈妈我想回家!

祝允明背负双手,身穿白衫,闲庭信步似的走在雨中,雨水在他头上寸许,便被淡青色的绿色罩子所阻挡,不得寸进。

虽然心中有些羡慕嫉妒恨,但余宁亦不得不承认此人的确风姿绰约。

两人并肩而行,沿着大路向前走去。此刻路上行人已经渐渐的稀少,间或有几个行人从对面路过,亦是没有人面上露出讶异的神情,很明显,祝允明这一手,并不算什么惊人的路数。

余宁不由得有些怀疑人生了,自己之前居然没见过儒术,难道是自己真的太宅了吗?

……

“陆羽泡的茶,像幅泼墨的山水画。唐朝千年的风沙,现在还在刮……”

当两人走到院子前的时候,屋子里传来一阵清亮的歌声,余宁忍不住脸一阵抽搐,自从前几天教了小姑娘这首歌之后,一天到晚都在唱,到现在大约已经唱了一百多遍了,虽说声音好听,但听的太多,也挺难受的。

当他们二人推门进来时,此时正唱到“陆羽泡的茶,听说名和利都不拿,他牵着一匹瘦马在走天涯……”

推开门时,里面的歌声停了下来,随后苏蓉蓉也看到了这两人,手上正端着满满一筛子的米,朝这边望过来。看见祝允明,急忙捂住了嘴,装出了一幅端庄的模样,真的好尴尬啊……

余宁忍住笑,指了指苏蓉蓉:“祝兄,这位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苏蓉蓉。”

祝允明拱了拱手:“原来是嫂夫人,祝允明见过嫂夫人。”

“蓉蓉,这位是我新结识的朋友,姓祝,叫祝允明,今晚他会住在咱们家里。”

苏蓉蓉虽然有些害羞,但仍是规规矩矩的福了一福还礼。

彼此一阵寒暄后,苏蓉蓉去地窖取了一壶酒出来,余宁招呼祝允明坐下,笑道:“鸿雁楼的茶水虽好,但酒水却没什么味道,远不如我娘子亲手酿的酒有味道。”

在桌上摆了个小炉子,生起火来,坐在祝允明对面。

这年头喝酒,比较喜欢“烧酒”,以微火慢烧,是以叫烧春。

著名诗人白居易在《问刘十九》中写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说的便是这种喝法。

没过多久,酒便煮沸了。余宁不急不缓的抄起酒坛,给他倒满了一杯酒,喝将起来。

祝允明拿起酒杯,闻了一闻,不由愣了一愣,他是好酒之人,最喜喝烈酒,和茶楼里没甚么味道的果酒孑然不同,这碗酒酒气扑鼻,显然度数甚高,也不犹豫,仰脖喝了下去,只觉得喉头处如同咽下了一团火,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好酒。”

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惊喜的喝了一口,问道:“这酒是嫂夫人所酿?”

“正是。”余宁笑了笑,苏蓉蓉平时最喜欢琢磨厨艺,没事就喜欢弄些吃的喝的,只是之前家里没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罢了。

他也是昨天才知道,苏蓉蓉的厨艺居然都已经厉害到这种程度了,这次带祝允明回来,除了继续蹭经验之外,也不乏带有帮苏蓉蓉拉生意的意思,开酒肆的话,不是正需要祝允明这样交游广阔的豪客么?

“不瞒祝兄,我娘子正琢磨着开一家酒肆,只是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等开好了,可以过来喝酒。”

“哈,祝某没什么太大癖好,就是好画画,贪杯。还正愁今后没地方喝到这么烈的酒呢,若是嫂夫人想要开酒肆,说起来我这倒有一个闲置很久的店面,就在扬州南门市集,有人想要租来当包子铺,我还没答应。明日我便让人把地契送过来。”祝允明笑着说道。

“哦?”余宁没想到祝允明居然这么大气,但他也不想平白占人便宜,想了想,笑道,“既然祝兄有此美意,那余某就却之不恭了,这样吧,祝兄的店面折合成两成股份,每月月底分红,如何?”

祝允明想都不想的就答应了下来,“这些小事,余兄拿主意就行。”

没过多久,苏蓉蓉便开始往桌子上端菜。

在得知了祝允明送给自家一个店面之后,苏蓉蓉虽然嘴上没说,但从烧的菜上可以看出来,她其实是下了不少心思的。

【一盘滋味尚可的烩肉】

【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红烧鱼】

歹势啦,这游戏居然会夸人啦!

再对比一下自己的杰作,居然只被评为【有些水准】,余宁忍不住怀疑这个游戏究竟是不是双重标准啊。

祝允明其实有点挑食,身处富贵之家,吃东西最讲究精细,这会看着苏蓉蓉的菜,兴致不大的挑了一小口烩肉,放进嘴里,尝了一口。

客观地来说,很鲜美,一下子就勾起了人的食欲。

他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味着,脸上原本并不在意的神情,产生了明显的变化。

“嫂夫人好手艺,余兄,你福气不浅啊。”祝允明睁开眼睛,冲余宁挑了下拇指。

那还用说么?余宁笑了笑,没有做声。

两人风卷残云般把桌子上的菜一扫而空,祝允明又喝了一碗酒,笑道:“不瞒余兄,祝某原来还对嫂夫人的酒肆不以为然,现在看来,倒是祝某捡了些便宜。”

余宁挑了挑眉:“要么改成分你一成?”

“当我没说过。”祝允明忽然感觉有点扎心,干咳了一声,忽地压低了声音,“今日与余兄结识,倒也是缘分,明日在丽春院中有一个文会,听说文会的主人还请了天下四大名姬之一的柔骨女兰宫媛来献艺,祝某自问还有几分面子,可以带人进去,不知余兄可有兴趣?”

余宁偷偷瞄了苏蓉蓉一眼,见她没注意到这边,忍不住有些心动,穿越到古代三个多月了,还没去过*屏蔽的关键字*呢,偷偷摸摸去一次,只要别犯原则性错误也没什么吧?

想了想之后,随即皱眉问道:“不会罢?听说这兰宫媛架子甚大,如何肯去这么一个青楼献艺?”

他倒是听孙白发这个色老头说过兰宫媛,据说此女体若无骨,着体便酥,一对酥胸号称大乾第一,着实是风姿绝佳的风月佳人,只可惜架子太大,不是达官贵人,等闲人物极难见她一面,更别提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祝允明微笑道:“兰宫媛架子再大,又如何大得过宇文阀?前些日子听闻宇文化及得今上谕令,要来扬州办事,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扬州,故而丽春院的老板花了大力气请兰宫媛来,肯定是打着讨宇文化及欢心的心思。”

宇文化及来了?

余宁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讯息,不由眨了眨眼睛,在《大唐双龙传》的开篇,正是宇文化及奉隋炀帝杨广的命令,来到扬州,从石龙那儿夺取长生诀,才有了后面波澜壮阔的故事。

想必,《大唐双龙传》故事的开端,应该就是这一遭了。

余宁想着想着,突然,心里冒出了一个让他吓了一跳的想法,既然《大唐双龙传》原著中就连寇仲徐子陵这两个没什么武功的小混混都能偷到长生诀——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或许,自己真的可以去谋算一把长生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