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七十三章 洛阳

睁开眼时,只觉得神清气爽,左右看时,这才发现,所有举人都已经结束了祭拜,只有他还跪在蒲团上,其他人都满脸古怪的望向他。

王弼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金陵二十年来最杰出的学子,最后把眼神聚集在余宁的胸口位置,余宁的相貌的确十分出彩,典型的卧蚕眉,眼神深邃,看上去书卷气十足,难怪有江左小卫玠之称。现在虽说看起来书卷气少了些许,但身上才气似乎越发凝练。

余宁:???

强行忽略了王弼发亮的眼神,急忙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他体内那个灰蒙蒙的东西,应该就是尚未成形的文心。

活动一下身体,这才发现体内的真气和才气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道,滋润着四肢百骸,此刻这颗灰蒙蒙的文心正一吞一吐,不时吸纳着四周的才气,壮大着自身。只要有一个契机,随时可能孵化。

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其他人到了这一步,应该是如他前几天一样开辟文宫,自己一步领先,步步领先。

百来年前有个叫曹植的大儒,年少时人称天下才共一石,他一人独占八斗。余宁隐约有种感觉,自己的情况应该跟曹植挺像的。

膨胀了,膨胀了。

深深的望了余宁一眼,王弼沉声道:“才气灌顶仪式结束,所有举人随我离开文庙。”

声音虽然低沉,却自有一股不容违逆的气势。

所有举人跟着王弼走出文庙,沿着原路回到偏房更衣,更换好衣物后,再出门时,王弼已经等在外面,见到余宁,叹了口气:“年纪轻轻就已经凝就半步文心,大乾年轻一代中,除了有诗佛之称的王摩诘,只怕无人是你对手。不过你可知阳明先生为了助你一臂之力,损耗了多少才气么?”

余宁微微一怔,随即想起刚才文心初成时如彩虹倒挂般从天而降的那道匹练,不由有些动容,当时他只道是才气灌顶时的正常现象,没想到居然是王阳明不惜损耗修为,出手助自己凝成文心。

深吸了一口气,沉重的点了点头。

王弼笑了笑,又拍拍余宁的肩膀:“也就是老夫没他那身惊世骇俗的半圣修为,不然老夫也肯出手。百晓生有武评,我等文人也有文评,正是老夫亲笔。不出意外的话,下一期的文评,你余宁余子扬便有机会上榜。这般人才,我等岂能不好好盯着。”

余宁惊奇的问道:“文评?”

“正是。”王弼淡淡说道:“根据老夫所观,余小兄现在诗才上下品,吃亏在诗词数量不够。制艺中下品,还需努力。才气则是下中品,假以时日,要成为文评前二十,也不是没有可能。”

余宁好奇问道:“那阳明先生究竟是几品?”

王弼沉默半晌,没有正面回答,唏嘘道:“很高,总之很高就是了,只可惜仕途不顺,五十知天命,前两年才被拔擢成了扬州刺史,老夫也是前不久才知道他成了半圣。——怎么样,休息好了没有?”

王弼这话问得有些突兀,但余宁这会状态极好,自然不用休息,点了点头:“休息好了。”

一路跟着王弼到了贡院里面,马道上,早已停了几辆马车,马车旁边,还站着十几位衣冠楚楚的文人,正在相顾谈笑,余宁眼神一凝,认出来站在文人首位的正是昨日见过的丁度,是个大儒。

丁度这时候自然也看见他了,冲他微微一笑,拱了拱手:“原来是余小兄,不知道丁某的诚意,余小兄可曾满意?”

模样虽然谦恭,但是在余宁的感觉之中,仍是可以察觉到隐藏极深的一股敌意。

听见丁度的话,余宁呵呵一笑,同样拱了拱手:“丁兄盛意拳拳,余某自然满意,但如果下次再来的话,千万别带那么多箱子。”

下次再来?你还想要下次?

丁度微微一怔,但也不好发作,吐出一口浊气,笑了笑:“余小兄果然伶牙俐齿,丁某佩服。”

过了一会儿,王阳明精神奕奕的从偏厅走出来,微笑着跟众人打过招呼。目光从余宁身上一扫而过,却是半点没有提刚才助自己一臂之力的事情。

“那接下来,就劳烦诸位随我一起前往句容了。”

“不敢不敢。”

“分内之事,分内之事。”

彼此一阵寒暄后,诸位文人便一一上了马车,跟余宁一辆马车的是一位姓钱的儒生,似乎跟丁度相识,一脸的倨傲。余宁也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上了马车之后便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趁着闲下来的机会,余宁点开属性面板。

当前更新进度57.6%。

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的更新速度比上次要快上不少,而且更新的进度条上居然出现了一个骑着马的小人,虽然还是跟像素游戏一样,但至少也算是有所进步。

要知道,之前的属性面板根本就是一个文字游戏,干巴巴的,有点像余宁小时候见的zmud,现在至少进步到像素游戏了。当真是可喜可贺。

余宁忍不住有点期待接下来的新功能了。

这个垃圾游戏能不能给几个靠谱点的功能啊?比如氪金十连抽啊,扭蛋啊什么的,连金都不能氪,你还算游戏吗?

……

王阳明的条陈很快便由数十个鸿雁传书的飘飞鸿雁,传入了东都洛阳。

洛阳作为天下有数的雄城,雄踞在黄河南岸,北屏邙山,南系洛水、东呼虎牢、西应函谷、四周群山环抱,所谓河阳定鼎地,居中原而应四方,乃是天下交通要冲。

故自古以来,先后有夏、商、东周、赵、大乾等五朝建都于此。

在十三年前,李胜即位后,便于洛阳另选都址,建立新都。

新皇城位于周王城和大赵故城之间,在原有的设施上堆山立宫,沿洛水建筑而成的临光宫,更是奢华无比,穷奢极欲。

洛阳最著名的景点是天津桥,其“天津晓月”为洛阳八景之首,桥南更是洛阳最热闹的肆市,乃是游人必到之地,市内青楼林立,令人流连忘返,和扬州城齐名,堪称大乾最为著名的销金窟。

这时候吃饭的时间早已过了,纵然夜色已经深沉,但天津桥南的喧嚣和繁华并没有丝毫要减退的迹象,经过了近千年传承的洛阳城,其盛景难以描述,天津桥畔,万国舟帆,南北两市胡人商旅充肆,在天津桥两侧,宽达百步贯通南北两门的大街“天街“,在眼前笔直延伸开去,足有七、八里之长。

街旁遍植各式极其珍奇的花木,中为供李胜出巡的御道。在街旁西侧的区域内,坐落着贡院和各色官邸,在这里,每三年一次的科举汇集天下才子和将星,在庞大的一片官邸中,亦是聚集着掌控着大乾运转的一大批中枢官员。

沿着天津桥北望,既是煌煌的一大片宫殿。在南方和北方同时进行的大涝,以及兵祸并没有影响到这座城市的繁华景致,在临光宫中,照惯例张灯结彩,李胜正偕同宠爱的妃子在可俯览洛水景致的殿台处饮酒作乐,浑忘了外边天灾人祸闹得的风风雨雨。

在周遭,洛水的水流澎湃的声音,隐隐夹着乐曲悠扬之声从前方宫阙连绵处传来。

饮宴之间,偶尔间,会有某些消息灵通的宫娥或者内侍,下意识地将目光望向仍在饮酒作乐的李胜身上,随后收回目光,笑着鼓起掌来。

过了一会儿,诸葛正我在正廷的广场处下车,这位老臣已经快要六十岁了,性情沉静,不太喜欢多说话,有君子之风,恪守儒家之道,是儒家修为最深的高手之一,为人处事十分谦和。当然,这并非说他是什么老朽腐儒,事实上,他无论是儒修还是武修,都已臻至登峰造极的境界,除了身为尚书省的尚书令之外,还是天下最大门派——六扇门的门主。

李胜的护驾高手,独孤阀的独孤盛十分恭敬的亲自搜查过他没带兵器后,才领他进宫。

然后,在见过了李胜之后,在议事的宫殿里,便是持续了一整天的喧嚣和吵闹。

结果便是,王阳明的条陈仍是只通过了少数的几条。

诸葛正我有些疲惫的走出宫殿,就在几分钟之前,内阁做出了决议,转粜法容易害民,暂不可行,其余的还要再议。

“再议……”

诸葛正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些日子以来,南方各种消息如纸片飞来,都是一些坏消息,南方好几个州连绵大雨,有人在长江见到了蛟龙,江陵的前朝叛逆萧铣,曹州的孟海公,闽地的天师道先后揭竿起义。

这些的造反的人规模有大有小,在大乾的土地上处处开花,在西北边疆,铁木真统治的蒙元亦是露出了狰狞的爪牙,不断的在边界启衅,让以诸葛正我为首的官员们焦头烂额,无法兼顾。

“大乾难了啊!”

诸葛正我再一次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