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五十三章 舔狗必须死

余宁:……

《广陵散》感觉没什么用,他虽然有初级的琴艺,但那应该是前身的遗产,他完全没有音乐天赋,之前曾经也试着弹过琴,弹棉花似的,第二天连老鼠蟑螂都搬了家。这样的琴谱给这样的自己,和暴殄天物没什么区别。

点开属性面板,找到了道具栏。

【丁旭的一段记忆】:一段记忆,可以反复进入。

【广陵散】:嵇康夜宿月华亭,夜不能寝,起坐抚琴,琴声优雅,打动一幽灵,那幽灵遂传《广陵散》于嵇康,嵇康死后,这琴谱便已失传。

道理他都懂,问题是自己要丁旭的记忆干嘛?还有,那本《夺命连环三仙剑》又在哪里?

抬眼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现场,余宁吐出一口浊气,表面上虽然波澜不惊,但他的心中其实烦闷异常,杀丁坚,杀丁旭都是为了自保,他不敢拿自己的命来赌别人的好心。

穿越这么久,他头一次明白这样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之前了解这个世界历史的时候,他读到过这个世界有关六扇门的记载,里面的人极多能人,能根据蛛丝马迹追寻到凶手,丁坚是使用李沉舟附身卡的时候杀的,明眼人都不至于怀疑自己,可是丁旭身上的伤怎么办?

思索了片刻,脑海中转过诸多念头,余宁叹口气,老老实实的处理起丁旭身上的伤痕来,在他被才气箭矢的贯穿伤势那补了几剑,直到确定再察觉不到任何才气痕迹才停下来。将丁旭的尸身搬到丁坚旁边,又把剑递到丁坚手里。

不管能不能瞒天过海,自己总要把能做的事情都做好为止。

他准备离开现场,忽然间,他想到之前的一个推测,立刻又蹲回丁坚的身旁,在他的胸口摸索起来。

片刻,他的手中摸索到了一本薄册子,立刻拿出来,自己猜测的没错,正是那本《夺命连环三仙剑》。

余宁看了这本薄册子一眼,揣入自己怀中。然后又继续摸索起来,很快又摸到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他想了想,又收入怀中,然后又继续摸索。

这一次只摸出几块碎银子,便没有拿。

又看了丁旭的尸身一眼,并没有选择去摸索他的尸体,这个人身份太过敏感,动了他的东西,容易露出马脚。

处理完一切后,余宁也没有再纠结,直接选择离开了小巷。

他倒是想过要转移尸体,毁尸灭迹什么的,可自己毕竟没这方面的经验,有些事情做了反而可能画蛇添足。

假若他费尽力气将尸身搬运到深山老林,或者是干脆丢进秦淮河里喂鱼,多半也会被翻找出来,要知道,这个世界的能人太多,说不定还有什么追踪匿迹的特殊能力,自己做多错多,反而还可能暴露自己。

因此,便也只能把尸体留在这里任由六扇门调查了。

回到客栈后,两个小院的灯都已经熄了,倒是正中余宁下怀,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房间,将今天的收获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虽然结局并不算美好,但坦白说,自己今天的收获倒是挺大的。

不但如愿以偿的收获了麒麟血墨锭和二千两银子,彻底缓解了经济危机,而且还成功的凝成了文宫,成为圣前举人。

他把麒麟血墨锭先放在一边,先端详起了手中的《夺命连环三仙剑》。

【夺命连环三仙剑:华山派剑法,剑宗绝技之一。】

说实话,逼格还挺低的。

余宁看过《笑傲江湖》,这门剑法是华山派剑宗中的几个龙套用的,完全不符合他的审美观。不过在他现在还没有一门进攻性武学的时候,倒是可以拿来用一用。

逐字逐句翻阅了一遍,也不知过了多久,脑海中再次传来了提示。

“叮,获得技能:夺命连环三仙剑(初级)。”

【夺命连环三仙剑】(你的这门剑法似乎刚刚初入门径。)

学会了这门武功后,余宁干脆利落的把秘籍凑到油灯前,目送它化为灰烬,这个东西来历说不清楚,还不如直接烧了的好。

再然后是这个记忆碎片……

坦白说,余宁最搞不清楚的就是这个了。

伸手触摸这个名叫【丁旭的一段记忆】的道具。

“叮,你即将以局外人的身份进入丁旭的记忆中,是/否。”

余宁选择了是之后,脑海当中忽然一阵嗡隆,眼前立即出现了另一副画面……

丁旭今年十七岁,出生在一个堪称豪奢的世家。

在童年的印象中,一直完全没有父亲和母亲的存在。

倒是爷爷,一个叫丁谓的老头,一直十分疼爱自己。

二叔是个本领挺高的剑客,一年没几天在家。三叔则是一个大儒,据说前不久成了学士。

成长的过程中,二叔想要教自己练剑,三叔想要教自己学习诗文,可自己却没什么兴趣,爷爷也不逼迫自己读书,总是笑眯眯的告诉自己:只管享福就好,丁家诗书传家,练什么武?等到长大了再开始读书就好,那时若是爷爷还在做官,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

于是在记忆里,一直无忧无虑的长大。

一直到遇到了……那个她。

记忆中的那个她,笑起来如花儿般美好,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在一个元宵,她跟家人一起赏灯。

他一眼就看到了她,可是他的嘴忽然变笨了,第一次见面时,一句话都没说成。

接下来的日子,他拼命的到处寻找这个女孩儿,她走到哪里,自己便跟到哪里,但自己的嘴还是太笨,只能笨拙的讨她欢喜,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没看过她对自己笑。

他确定自己没有没有做错什么,他并不理解她为什么一直对自己冷冰冰的。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嘴太笨了?

在此后的无数个日夜里,他开始学会打扮,开始学习玄谈,因为三叔告诉自己,这样口才会变得好一点。

……

再然后,她的父亲调任扬州,他便也跟着到了扬州。

在一次宴会中,他遇到了那个人,那个人不但羞辱了她,更是狠狠的羞辱了他两次,更重要的是,她似乎也留意到了他狼狈的一幕,从此对他越发冷淡。

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的错!

然后,他找了混混对付那个人,没有成功,但他也没有气馁,只是把仇恨藏在心里。

随后,便是刚才的事情。

余宁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了自己刺入他胸膛的一剑。

最后的印象,便停留在了一片黑暗中。

脑海中再次传来了游戏的提示音:

发现两个支线任务,是否接取?

1,完成丁旭的心愿:见证一次司马淑真真心的笑容。

奖励:未知

2,亲手击杀那个人,让丁旭的灵魂得到安息。

余宁:……

怎么看起来自己倒像是反派啊?!

倒也不是自己没有同情心,只是那个谁……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舔狗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