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帝的绝世仙师 》一只话梅

第五十九章 小魔王的分裂人格

却说李然回屋之后,索性花了两个时辰,炼出了两粒“培元丹”,以作备用,毕竟三天之后,他就可以进行第二次修炼了,作为人生大事儿,这他绝对不能忘。

接着,又鼓捣了一下他的「飞剑问道」计划,经过一天一夜的符文浸泡,这块灵铁蕴含的灵性,已经提升了很多,表面的杂质、和一些他不需要的“相性”更是已经全部溶解了。

目前的进度,姑且定一个「1.5/2」吧。

不过,照这个进度,应该也能赶在后天的武林大会之前,锻出飞剑!

诶?我为什么要把这个时间点作为对比?

武林大会管我锤子事啊,李焕这小子吹得这么牛逼,打一个最弱的高丽国公主,应该不至于让我这个老哥,帮他出手吧?

一番忙活之后,看了看天,外面已经晨光映照了。

“不出意外的话,女帝册封我为正式君侍郎的圣旨也该到了吧?”

想到系统的坑爹任务,马上就能完成了,李然如释重负,心情顿时好上了不少。

“李侍郎,您在吗?”楼下传来一个熟悉的尖细声音。

“直殿监大太监李德海?”

李然走到阳台上往下一看,果然是他!

“李公公,您这么早找我,可是陛下有什么……旨意之类的?”见对方半天没反应,李然笑嘻嘻的故意提醒道。

“陛下的……旨意?”李德海脸上一懵:“没有啊,陛下没有叫我传旨啊。”

李然心中一凉,不对啊,这女帝昨晚不是叫老子回去等封赏么,不会随口说说而已吧,君无戏言呐。

“那您找我是有什么事?”李然皱起了眉头。

“是这样的,今儿个「宗务院」安排所有王公子弟,到御学监去参加基础武道知识授课,几位公主的君侍郎,也得全部到齐。”

李德海满面春风道:“而奴才正是过来通知您的,请你们几位君侍郎请先到四公主府上集合,随四公主殿下的玉辇,一同前往御学监!”

“哦。”

李然点了点头,想到马上要见到萧婉儿,又是一阵头疼。

……

……

四公主府。

“殿下!殿下求求您!求求您不要再打了!”

“殿下啊!奴才们真的知道错了!啊啊啊啊!”

李然刚踏入四公主府,便看见诺大的花园里,一名身材娇瘦,双腿雪白细长的少女拿着小皮鞭,追着一群太监疯狂鞭挞,众太监惨嚎连连,场面一度悲惨至极。

她一边追着打,一双眸子瞪得溜圆,很是凶狠的样子,大喊着:“跑啊,给本殿下快些跑啊!打死你们这群没用的臭奴才!”

她话虽如此,却没有一个太监敢逃出这个花园,顶多就是在周围花坛之间,抱头鼠窜,尽量少挨几鞭罢了。

卧槽,SM?萧婉儿这丫头还好这口?

李然心中一惊,吞了口唾沫,正想着要不要装作没有看见,提前开溜呢,这时,一旁的李德海冲了进去,苦劝道:“四公主殿下,您别跟几个奴才怄气了,咱们快些去御学监吧!长老们还等着呢。”

“气都气死了,还去什么!不去了!”萧婉儿咬着唇,眼眸里隐隐有泪光闪动。

李然在门口观察了一会儿,倒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这时,其他的几名君侍郎同僚,陆续的走了进来,看到这个阵仗,都是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往回缩了几步。

毕竟在进宫之前,他们可都是听过这个小魔王的赫赫凶名的啊!

“诸位莫慌,小公主闹脾气而已,看我的。”

一道笃定自信的声音传来,李然等人循声望去,便看见一个天塔般高大,足足有两米的壮实青年走了过来。

正是那六扇门捕头之子,刚刚被选为朝廷武林大会四大先锋之一的吴坤!

众君侍郎一看见他,就想起那晚的“内鬼”事件,纷纷投去鄙夷的眼神。

“我说吴少捕头,这哄女人可不比打架简单,我看你一身腱子肉的,平时光顾着练块子了,说不定那方面……还是个雏儿吧。”

一道讽刺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正是那工部尚书的公子,黄秋生。

“胡说,之前我就在宜春院门口见过吴少捕头,我当时以为看错了,正准备上去瞧瞧,没想到人家吴少捕头,已经完事下来了,那可当真是“兵贵神速”啊。”

另一名都察院御史之子,卢浩轩接过话头道。

这两个公子哥的老爹,位高权重,他们一打开话匣子,其外几名君侍郎也都是哈哈大笑,纷纷附和。

霎时间,你一言我一语,群起而攻之,把这个吴坤羞得一脸通红。

李然却是懒得掺合,反正等女帝的圣旨一到,这些个酱油龙套,通通都得滚蛋,眼不见心不烦。

“哼,老子泡女人的时候,你们这帮小白脸还在穿开裆裤呢!”兴许是说到了痛处,吴坤怒目而视,啐了一口唾沫道:“看好了!老子只要一出招,没有女人能够抵挡得住我吴某之魅力!”

听他说得这么牛逼,李然都忍不住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而另一边,众太监已经没有力气躲了,索性横躺在地,任凭践踏,反正他们都是武者,肉身精强,这位不通武道的小公主,倒也造不成多大的伤害。

连续挥了几鞭后,萧婉儿似乎打得也有些累了,气恼的鞭子一扔,索性跳到了一名太监的身上,一双纤细笔直的长腿在那太监的裆部熟练的踩踏,然而,她并不知道,太监毕竟跟侍卫不一样的,她这么做,没有丝毫的杀伤效果。

再加上她气力实在太弱,差点把自己绊倒。

“气死我了!挨打都不会!一群死猪!又臭又硬的死猪!”

萧婉儿一个趔趄,倒退了几步,随后竟“嘤嘤”的抽泣起来。

待她冷静之后,一旁的李德海连忙上前道:“四公主殿下,这花开花谢,乃是自然常理,奴才们再有天大的本事,用命来呵护照顾,也不能让死物起死回生呐!”

“你胡说!小葵长了十年都没事,怎会忽然就变成这样!”萧婉儿哭叫道。

李德海叹了口气,走上前,温和的道:“殿下事已至此,消消气吧,要不,老奴明日亲自去民间,给您寻一盆仙花仙草来?咱们现下最重要的是去御学监啊,宗室的长老们,还有其他公主、世子们都还等着呢,对了,听说,陛下今日也要亲临呢!”

李然今天才总算见到了传说中的小魔王真正面目,看来这丫头应该是属于那种,特别爱憎分明的,开心的时候,欢得不得了,一出点事,就直接炸毛。

典型的中二叛逆少女啊。

想到自己未来不和谐的夫妻生活,李然心中暗叹,不过随即,他又注意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萧婉儿的手上捧着一个巴掌大的青花瓷瓶,里面长着一株翠绿色,宛如星星状的神奇植物。

“天星葵?”

李然皱了皱眉:“可惜灵气散尽,离凋谢不远了。”

“不去!小葵没了!我哪里都不去!便是母帝亲来我都不去!”

萧婉儿大喊道:“李德海你也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们这帮臭太监!”

“殿下!”

一道浑厚坚实的声音传来,在远处众君侍郎兴致勃勃的注视下,那吴坤果然上场了!

“你……是谁!?”

随着自己小小的身躯,被巨大的黑影笼罩,萧婉儿一双晶亮的猫儿眼警惕的瞪得老大。

这个人……长得好大好凶,像一头凶巴巴的野猪!

野猪精?

萧婉儿心里想着,本能的退到了贴身女官的身后。

啧啧,这丫头典型的窝里横啊。

李然心中鄙夷,不过他还是很好奇吴坤会怎么做,尽管他并不相信一个粗莽武夫,能够将这丫头摆平。

没想到下一秒,吴坤嘴角邪魅一笑,双臂猛的一震,浑身衣衫破裂,一身仿佛钢筋灌注,轮廓极其夸张的健壮肌肉,倏然而现!

全场震惊,目瞪口呆!

似乎很享受这种目光,吴坤得意一笑,随即面对着萧婉儿,一脸献媚的屈起双臂,肱二头肌高高鼓起,展示自己强壮的肌肉。

“卧槽,一言不合就爆衣?而且炼体练到这种地步,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完爆前世的健美教练啊。”

李然看得微微乍舌,虽说武者讲究外练筋骨皮,内修一口气,但这个吴坤,明显已经剑走偏锋,将武道重心,主修肉身了。

难怪朝廷会选中他,不愧是仅次于禁军大统领林南风的练体小狂魔啊。

等一等!

这个二逼要对老子的小老婆做什么?

李然猛然反应过来,正要冲过去,没想到另一边,萧婉儿“哇”的一声,哭叫道:“好恶心啊啊!!!!!”

随后,这丫头一翻白眼,脖子一歪,舌头一伸,竟然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婉儿醒来的时候,发现那个满身疙瘩肉的怪人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宛如天神般俊美的脸。

“是你!”

萧婉儿小脸一惊,再次见到这个祖传炼丹的家伙,心中竟然莫名的跳了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