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面骑士之继承者 》余生如故

第二百零九章 没有无解的能力

“轰轰轰!”

鸣神剑二停下机车,看着战斗中的相川始和飞蛾模样的Undead,他的到来并没有让战斗中的双方停手,从系统空间取出Blay带扣放到腰间,带扣的一边,无数张扑克牌飞出,沿着他的腰间围了一圈,插嵌进入了带扣的另一侧,形成了一条腰带。

“HENSHIN!”他甩甩手直接拉动带扣。

“TurnUp!”

随着电子音的响起,淡蓝色的变身光墙从腰带中央弹射而出。他缓缓走过光墙,变成了假面骑士Blade(剑)。

“咦!”

变身完成之后,正准备加入战斗的鸣神剑二停下脚步,因为他发现变身成假面骑士卡利斯的相川始手中的醒弓虽然不断的斩击在飞蛾Undead身上,但并没有给飞蛾怪物造成伤害,反而相川始自己还受到了伤害。

“反射敌人的攻击吗?”鸣神剑二心道,“但不是所有能力都是无解的,必然有其缺陷。”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的战斗,只见相川始拿出醒弓并切换成剑刃模式,不断的斩击在飞蛾Undead身上,但并没有产生有效伤害,仿佛飞蛾Undead周身有一面镜子,在反射一切攻击,并且因为攻击反弹相川始身上火花不断的跳动。

“在哪里呢,”鸣神剑二用红色双眼不断的盯着飞蛾Undead寻找弱点。

“找到了,”他轻声呢喃着,同时手中的醒剑上红光涌动,化作一道流光飞射而出。

“嘭!”

相川始被直接击飞,正颇为得意的飞蛾Undead感到危机袭来,“噗嗤”一声,醒剑直接贯穿其嘴部。

而已经从地上起身的相川始,快速的将腰间的红色觉醒器,安放在醒弓上,同时从右侧腰间取出一张卡片,在觉醒器的卡槽上刷过。

“Tornado!”

伴随着电子音,其手中的卡牌化作有老鹰图案的光幕,融入醒弓当中。

相川始瞄准之后,一道蓝色的能量箭矢射向飞蛾Undead,本来就只剩最后一口气的飞蛾Undead直接倒地,腰间的石盘打开,露出了红心8的字样。

鸣神剑二走到飞蛾Undead跟前,伸手将醒剑拔起,看了一眼飞蛾Undead的腰间的石盘,又看向相川始说道:“这家伙交给你封印了。”

见相川始只是持弓而立,并不回答,他又说道:“怎么,还想继续完成上次未完的战斗?”

相川始还是沉默着,良久,才从右侧腰间抽出一张空白封印卡,扔在飞蛾Undead的身上,飞蛾Undead整个身躯化作绿色的光芒,窜入封印卡中。

封印完成之后,卡牌飞回到相川始的手中,被其随手放入腰间的卡袋中。

“你的实力增强不少,”相川始将醒弓交替到右手中,声音中毫无感情。

鸣神剑二微微一笑,甩了甩手中的醒剑,对相川始的夸赞感到有些意外,说道:“怎么,你想试试?”

“不,”相川始摇摇头,“这次你帮了我,下次我会还给你的。”

“不用,都是为了天音,”鸣神剑二不以为意的说道,突然提到天音,是因为他想知道试探一下相川始知不知道他的人类身份。

然而,现在相川始的沉默就是很好的回答。

“既然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完,鸣神剑二反手将醒剑放回左侧腰间,一边走向机车,一边拉动带扣,抽出类别ACE卡牌,淡蓝色的光墙出现在跟前,向着他缓缓移动,等到走到机车绀蓝黑桃旁边时,已经解除变身。

他收好Blay带扣,跨坐上机车,朝着相川始看了一眼,之后直接启动机车离开。

“轰轰轰!”

相川始看着离去的鸣神剑二,也恢复成成人类姿态,跨坐上机车准备回去,脑海中浮现出天音的笑容,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有了些许温柔的表情。

……

等鸣神剑二回到家中的时候,他看到白井虎太郎和广濑栞正在客厅中等着他,而广濑栞脸上也没有了昨天的忧愁,他带着笑容说道:“我回来了。”

“鸣神,你回来的刚好,”白井虎太郎放下手中的酸奶,“广濑她找到了乌丸所长,我们正要过去呢!”

“是吗?”鸣神剑二看了一眼广濑栞说道。

广濑栞轻轻点头说道:“昨天你们去了虎太郎姐姐那,之后我一个人又去了研究所,乌丸所长果然在哪里。”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过去吧!”鸣神剑二说着当先向外走去。白井虎太郎和广濑栞对视一眼之后,同样快步跟上。

三人驾驶着黑色轿车缓缓离开农场,大约二十几分钟后,三人再一次来到了最早的Board研究所。

“你们跟我来。”广濑栞回头对着他和虎太郎招呼了一声之后,就当先一步走进研究所,带着他和虎太郎穿过幽深黑暗的长廊,三人来到了一处上锁的房间前。

广濑栞刚从兜里拿出钥匙将锁着的门打开,“吱呀”一声,门就被白井虎太郎迫不及待的推开。

鸣神剑二无语的笑了笑,随即也进入屋子内,映入眼帘的是乌丸启躺在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上,身上有各种连接装置,好像是在维持着乌丸启的生命。

“咦?不对,有问题。”他心中暗道,在他的感应中,乌丸启身上毫无生命迹象,就跟一个死人一样,没有丝毫的生机。

“呼!”

突然,乌丸启的周围出现火焰,鸣神剑二根本来不及反应,火焰就将乌丸启烧成了灰烬。

“啊……”

广濑栞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发出了惊吼,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白井虎太郎也惊讶的合不拢嘴,眼睛中透露着不可思议。

鸣神剑二摸着下巴沉思,心道,照理说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被火焰这么快烧成灰烬。

“咦?这是什么怪味?”他轻轻抽动着鼻子,迈动脚步,来到桌子前,俯下身子,弄了一点烧成的灰烬,放到鼻子前。

“鸣神,你在干什么?”白井虎太郎看着鸣神剑二不解的说道。

“别吵。”鸣神剑二轻声回应了一句,仔细的看了下手中的灰烬,又嗅了嗅,微微一笑说道,“乌丸所长没死。”

“什么?你说什么?”广濑栞听了之后,擦了擦眼泪,迅速从地上起身问道。

白井虎太郎也凑了过来,脸上惊讶的表情已经转变成可好奇,问道:“对啊!鸣神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这是假的,不是乌丸所长,而且空气中充满了镁的味道。”

“镁?那是什么东西?”白井虎太郎显然是文科生,不然连化学元素都不知道。

“你……你是说,”广濑栞由于刚才哭了,所以声音有些沙哑。

“没错,乌丸所长周围刚才充满了镁,而镁和二氧化碳接触,就会发生燃烧,所以才会出现火焰,”鸣神剑二将手中的灰烬举起,为了让白井虎太郎和广濑栞看得清楚“你们再看我手中的东西,这根本不是骨灰,所以说乌丸所长根本没有死,只是不想我们找到他而已。”

“这下你们该相信乌丸不是什么好人了吧!”橘朔也突然走进屋内说道。

“橘前辈,你什么时候来的?”刚才太过于给广濑栞和白井虎太郎讲课,忘记留意四周了,真是失算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在战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