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将军,红线掉了 》月上枝丫

第三十四章 认字

庄元进一家人都来了,只庄琪和庄珏因为太小,怕冲撞了,送去了他们的外家。

庄母和舅妈给严氏敬香磕头之后我就回去了,因为家里不能长时间没有人。

庄元进个庄斌留了下来帮忙。

在哪里不管是红事还是白事,都有礼金,这时候就需要有个人专门的记录,以便主家以后还人情。

庄元进是个秀才,庄斌也是上过私塾的。

大家都知道当初庄家不同意这门亲家的,没想到他们一家还是重视亲家的,竟都来了。

俗话说死者为大,庄家就是在不喜苗家,这会了也不是说那些的时候,庄斌主动请缨坐下给姐夫家记账。

苗香雪和苗蓉雪年纪小,又因为她们是女娃,所以也不用一直跪着不起,中间会让她们休息的。

即便如此,也是被众人称赞的了。

苗香雪看到舅舅在作账本,想过去看看这时代的字她能不能认识,可是也不好就这么冒冒然的过去看。

眼睛一转,立马有了注意。

她跑到灶房这边,跟在忙活的庄兰道:“娘,要喝水。”

没办法她人小海拔矮,根本就够不着桌子上的凉茶。

苗家本来就是不富裕的,后来又因为严氏的病,有一个铜钱就花一个。所以这两年里,家里根本就没有添置过什么东西。

这会用的都是东家借些碗筷,西家借张桌子椅子的。

乡下人也不讲究什么排场了,喝水就直接用碗。

庄兰给苗香雪倒了大半碗的水,因着是早就凉好的凉白开,也不怕她烫着。

不过她还是嘱咐了句:“别洒身上了。”

“知道了娘。”

苗香雪端着这碗水,小心的朝着舅舅而去。

刚写完一个账,正准备放下毛笔的庄斌,看到苗香雪端着碗水晃晃悠悠的过来了。

“来,舅舅帮你端。”

苗香雪想着本来就是给他的,也就松了手。

“舅舅喝。”

庄斌有些不可置信,“这是专门给我喝的?”

“嗯。”

苗香雪认真点头,并且向他伸手。

“抱抱。”

没办法,她看不到桌子上写的字,也爬不上凳子,凳子对她来说太高了!

庄斌被苗香雪这棉袄给暖着了,看着她这乖巧的样子,心都化了。

如果他知道有个字叫做萌,定然会大赞这字的意境。

一手端碗一手抱娃,对庄斌来说那是不在话下。

他只以为小人儿是跟他讨奖赏才要抱的,干脆就抱着她直接坐腿上。

“我们香雪就真是个懂事又乖巧的!”

这小女娃怎么就那么招人疼呢,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夸才好!

他aaaaaaaaeaaaaaaaaaaw回去了也和媳妇生一个!

苗香雪被舅舅抱坐在他腿上,丝毫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来了也快两年了,她早以喜欢自己是个小奶娃的身份,不是比一般的懂的多而已。

这样正如她意,能更清楚的看到礼单上的字。

这礼单用的是白色的,表示办白事用的。

上面的字不是她知道的繁体,但是又相近,连猜带蒙的,也能看个差不离。

她心下大松一口气,还好,这样她起码学起来要简单许多。

庄斌把一完爱心水喝干,看苗香雪还在盯着账本看不由好笑。

“能看的懂不?”

苗香雪苦着小脸摇摇头,随即一脸期盼的看着庄斌。

“舅舅能,教。”

庄斌看着怀里的小小的人儿,那双纯净澄澈的眼眸里,全是满满的期盼,让人根本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然而他也并没有想过拒绝。

庄斌笑的满面温柔,“好,舅舅教我们香雪认字。”

苗香雪听到想到的答案,小脸上也笑出了花儿。

纸张无论何时都是金贵物,更妄论造纸技术本就不发达的古代。

所以想在纸上写字教苗香雪,占时是不可能的了,而且苗家也没有。

这个账本要不是必须,苗祥生也不会花大价钱去买了。

庄斌就用手指,沾着碗里剩的一点没喝尽的水,直接在桌子上写字让苗香雪看,然后教她读。

他没有教过孩子写字,就连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是他爹嫌弃他不成才亲自教的,生怕教给他,把两个孙子教坏了似的。

此刻他能教外甥女,其实也是挺高兴的,刚好能满足一下他育人的心,甚至还想着要把苗香雪教好了,让爹看看,他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舅舅先教你认识自己的名字。

来跟着舅舅一起念:苗。”

“苗。”

苗香雪但是真的很认真在学,特别是舅舅在写字的时候,她特别注意了一下字的笔画顺序。

因为这字横竖并不是如她认识的那样横竖都是直的,反而有些类似在蠕动的蚯蚓,不过这字却挺好看的。

舅甥俩,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认真,都没有发现旁边多了一个小人,这个人正是找妹妹的苗蓉雪。

她看到舅舅正跟妹妹说话,娘亲常教她,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她就没有打扰,而是过来在旁边,等候舅舅说完了她再说的。

结果发现舅舅在教妹妹认字,还是妹妹的名字。

苗蓉雪因为家里情况,也算经历了一些事,比一般小童都要懂事许多。

自然知道认字的好处,而且她也喜欢。

庄兰一直因为严氏和家里每天忙个不停,没有时间教两个闺女,也忙的忘了,所以苗蓉雪至今也是没有学过认字的。

这会庄斌在教苗香雪,苗蓉雪看着也情不自禁的跟着一起读。

“苗。”

她一出声就让原本沉浸的两个人都回了神,庄斌看大外甥女也是如此喝的好学,高兴的把她抱到另一边的大腿上坐下,一起教。

庄斌本就生的高大魁梧,怀里抱两个孩子,自然轻松的很,还能腾出手来写字。

他看两个孩子念的差不多,就让他们也把手指沾上水,手把手的教怎么写。

这一幕没有被别人发现,就算有人看见了,也只以为庄斌是在带两个孩子。

到了下午快天黑,苗香雪个苗蓉雪就是再想继续跟着舅舅学字,也不成了,因为来奔丧的人要走了,她们作为孝子贤孙是要磕头谢礼的。

虽然家里没有男孙,但是她觉得不能让爹娘孤零零的在那跪着。

很快三天过去,严氏下土安葬,好在这天虽然热,但是也快入秋了,即便如此苗家味道也不好问。

苗香雪真怕这样家里人会生病,好在有惊无险的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