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夙命劫:不复卿颜 》花街柳少

第凰二百八十四章 凤凰飞天

虽然经过一年的牢狱,她从高高在上的郡主变成了钰王府的一个卑贱婢女。

可是没过多久,她又从一个卑贱的婢女成为了高高在上得钰王妃。

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顾卿颜?

沈疏楼、东皇钰、东皇清,现在甚至连苍冥都喜欢她。

苏怜心强忍着心中的不甘和滔天恨意,辩驳道,“我……没有朝她……动手,我只是想……设计她和沈疏楼……行苟且之事……刚好……被东皇钰撞见而已。咳咳……你不是喜欢她吗……她一旦与沈疏楼行了苟且之事……到时东皇钰必不会再要一个不洁之人,这不刚好合你意。”

“苏怜心,你知不知道,就凭你现在这句话,我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苏怜心顿觉脖子的上的桎梏越来越紧,紧到她喘不过气来,甚至连呼吸都困难。

渐渐的,她整张脸被憋成猪肝色时,苍冥松开了手。

被这么淬不及防的一松手,苏怜心跌落在地,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苍冥寒眸扫过她,“你最好别忘了本尊的话,否则本尊让你生不如死。”

话音刚落,苍冥跃出阁楼,消失在夜色中。

苏怜心揉了揉到现在还在疼的脖子,望着苍冥消失的方向,突然眼睛里闪射着凶光,脸上浮出恶毒的狞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这些人都不得好死。

特别是顾卿颜那个贱人!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com m..com

“国师,夜色渐深,你怎么还没休息。”北南夜襟领子下滑,露出了里面上好的裘衣,手中搂着一个娇俏的美人,笑得邪魅不羁。

看样子,他刚从外面潇洒回来。

他透过敞开的窗,看见凤熙盘腿坐在床榻上,眉头紧紧的锁住,面容如同孩童一般稚嫩,却又有哪些地方与孩童不一样。

听见北南夜的说话声,凤熙不由得缓缓地抬眸,一双大大的眸中,划过了一丝流光。

“观星。”凤熙淡声回答,眉头却皱的越来越紧,一张精致的脸上,带上了一抹怪异。

北南夜却在听见凤熙的话之后,将自己怀中的美人给松开来,问道,“国师,可看出了什么?”

虽说北南夜作为一个国家的皇子而言,的确是风流放荡了一些,可再怎么样,也是从皇家学堂中受到了夫子教导出来的人,知晓一些事情一些人的重要性。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北南夜也是一个聪明人。

至少,比一般人要聪明的多。

他虽然每天就知道吃喝玩乐,但却从没有忘了他这次来东凌的目的。

找到凤女,将她带回北幽。

所以,风流放荡或许只是他的保护色。

凤熙自然明白他所问,却没有回答他。

他轻轻地闭上眼睛,将放在膝盖上的手,轻轻的捏在了一起,大拇指在其他的四根手指上快速的挪动着,嘴巴中念念有词,像是在盘算着什么。

这一次,北南夜没有再吊儿郎当的了,他抬手捏了捏美人的粉红的小脸蛋,柔声道,“美人,你先下去,本皇子今夜有事,明日再来找你。”

美人心中虽然因为没有和这姐妹们口中的风流皇子一夜风流,很是沮丧不甘。

可她也是一个聪明人,眸子微转,踮起脚尖,轻轻柔柔的在北南夜的脸颊上吻了吻,随后附身到他胸膛上,委屈巴巴的说道,“好,妾身就先回去了,殿下可一定要来找妾身,妾身会等着殿下的。”

等到美人离开后,北南夜正了正神色,将脸颊旁那个滚烫的地方擦了擦,随后看着禁闭的房门,刚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房门“砰”的一声被打开。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com/

凤熙长长的鹤发随着他急促的步伐轻轻的飘动着,他来到房门外,瞥了一眼还在擦着自己脸颊的北冥,眼中划过一丝不满,随后不再看向北南夜,而是将目光移到了漆黑的天空中。

“国师,你在看什么啊?是天上的星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北南夜有些好奇的抬头,也依葫芦画瓢的看着天空,可除了排布紧密的星星和一些还在漂泊的云,便没有其他的什么了。

“……”

“国师,是不是东方的那颗星星啊?本皇子瞧着,怎的就这颗星星的光芒要比周围的亮一些呢?”

凤熙不回答他的问题,可这不代表他不会问。

北南夜自作聪明的狠狠的盯着东边的星星,想要看出个明堂来。

等到他还想开口说自己的发现时,凤熙却有些不耐的开口,“闭嘴。”

紧紧二字,北南夜却不敢再乱说话了,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随后识趣的闭上嘴巴,只是眼睛依旧放在东边的星星的。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东方的那颗星星突然那么亮,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两人抬头看着天空,一人是在等待自己想等的东西出现,而另一人,则是依靠自己莫名的直觉跟随罢了。

突然,远处的夜空中有一簇亮光窜了起来,随着光束越来越高,越来越耀眼,一道朦朦胧胧的身影从其中隐约显现出来。

那是何物?

“国师等的便是那东西吗?”北南夜瞪大双眼,死死的盯着远方天空中的异象,目瞪口呆,“那东西是何物?长得像鸟可又不是鸟,尾巴竟然这么的长,还是三尾,体型也不像是鸟,这么的大,通体金红,漂亮耀眼,这究竟是什么?”

因为过度的惊讶,北南夜连说话时候最基本的主次顺序都没有了。

“是火凤。”凤熙一双澄澈的眸子中,映着那一道金光,有些难见的激动和欣喜暗藏在眸子深处。

他终于看见了这个景象了,天降之运啊!

凤熙轻点足尖,只是一瞬,整个人便落到了一旁的榕树的树顶之上。

他仅仅依靠着一根细小的树枝,便支撑住了整个身体,宽大的衣袍烈烈迎风,他细细的打探着盘旋飞舞的凤凰,眸子渐深。

那个方向……是钰王府?

“皇兄,皇兄,你快来看看,这天上飞着一只火凤凰。”沐晴本还在住院中无聊,却突然望见天边的异象,整个人一下子跳了起来,赶紧来到了沐新良所休息的房间,狠狠的敲着房门。

沐新良本已经褪去外衣准备歇息的,听见沐晴一惊一乍的声音后,身子一震,立刻将外衣披在肩膀上,冲出了房间。

“皇兄,凤凰飞天,这……是凤女苏醒的迹象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夙命劫:不复卿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showContent("286383", "69338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