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商穿越七零年代 》恣悠悠

第94章 老天爷

在这缺衣少穿的年代,每人能有一件棉衣都是好的了,连件替换的都没有。

穿的一个冬天的棉衣,即使再爱惜也脏的不行,特别是领口袖口,脏得明晃晃的锃亮,闻起来一股刺鼻的脑油味。

糨过的布片,放在水里浸泡一个时辰,糨子化开,经过反复的捶打漂洗,污渍随糨子一起脱落,水清了布片也干净了。

脱落的糨子也不会给水源造成污染,全村人都在村东的大坑里洗衣物,坑里的水依然清澈,离坑边不远就能看到游动的小鱼。

看了二奶奶家套被子,悠悠更是感到这个年代人们生活的艰辛。二奶奶套被子从吃过早饭开始,光是整理被套就忙活了一个上午。

放平用木棍卷起来晒了两天的被套,二奶奶在炕上从一头摊开,细心的把一块块的碎棉花撕开扯平,再用针线把棉花块缝合在一起。

哪棉花套子碎的,也就比巴掌大点,就没有尺大的块。三妮桂香看他娘累得不停的捶腰,就说:“娘,您下炕歇会,换我的。”

二奶奶看了她一眼,苦笑着说:“娘不是嫌你不会干,这连套子的活计,你却是干不了。”

“娘,我不会您教我啊,二姐出嫁了,您都这么大年纪了,身子骨有不好,今后咱家的活就得我干了,不学我啥时候也是不会。”

“好,你想学娘就教你,咱娘俩一人一边,还能快点。你看着,这棉花块都得撕开,边上叠盖在一起,用针缝合起来。

做这活得细心,尽量的把棉花快撕得厚薄一样,不能疙疙瘩瘩的,特别是褥子,那样铺着咯得慌。”

桂香干了一会就累了,也学着她娘那样,立起身捶腰,还没忘了娘,顺手给她娘也捶几下。

二奶奶笑着说:“累了吧,你还是找景云她们绣门帘去。这活不用学,就是费工夫。”

桂香接着低头做活,嘴里和她商量:“娘,咱套好这床被子,褥子别套了,那褥子比被子还破,光收拾套子也得一天。

今年咱家的自留地都种了棉花,等秋后收了棉花,咱套床新的吧。”

二奶奶答应的爽当:“是得套床新褥子了,不过这破的可不能扔。你爹年纪大了,不能老在牲口圈里睡麦秸窝,得给他添床铺盖,让他睡火炕了。”

“娘,咱家那时半亩棉花,我没事就去捉虫,管好了能收七八十斤棉花,咱再多套一床呗。

您看咱家这褥子,确实补不起来了。娘,从我记事都是这床铺盖,这都多少年了。也该换新的啦。”

“还从你记事算,我都不知道这褥子多少年了。娘的命苦,从小没娘,摊了个后娘还是个狠的,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厉害,要不咋叫‘老天爷’。

出嫁的时候别说铺盖了,就连件新衣服都没给做,娘是穿着随身的破衣服嫁过来的。

你也大了,知道你爹从小没了爹娘,是跟着奶奶要饭长大的,你二爷爷比他大十多岁,媳妇是全村人兑粮食换的。

你大爷为了给家里人换口吃的,为了两块银元,十几岁就去当了兵。

还是你二奶奶心善,自己再难也给置办了床新被子。褥子还是你爹原来的,他也说不清是啥时候的的。

桂香啊,娘的命孬一辈子就这样了,你们姐妹四个,娘就是再难,也不让你们过的跟娘这样。

每年拆洗铺盖,我都会想着,说什么也得给你们姐妹陪送套新的,不能让你们受我这罪。

你大姐出嫁时,咱家比现在还穷,娘也给她套了床新铺盖,做了两身新衣服。

你二姐刚出嫁,你也知道她的嫁妆,咱家比起村里人来是穷,可你二姐的嫁妆得算是好的。一是她婆家给的多,二是娘这些年给她攒的。

出去她婆家给的,娘就给她套了两床新铺盖,光是棉衣就两身。

以后就该你了,咱村子越过越好,咱家的日子也想抬头。桂香啊,甭管你找个啥样的人家,娘一定不让你的嫁妆比你二姐差。

你二姐婆家虽然过的好,但是娘心里清楚,村里人背地里可没少议论咱家,说咱图人家东西,给闺女找了个矮滚轮。

不论别人咋说,好在你二姐自己乐意。看你二姐过的舒心,娘才不怕人家笑话。图没图东西你心里也该清楚,只要你姐妹过的好,爹娘受点委屈怕啥。

孩子,你光知道半亩地能见七八十斤棉花,不知道一家人的用量得多少。

不说别的,一年光是穿就得二十斤棉花。一身单衣就得一勾子布,二斤好棉花才够织一勾子布,孬棉花得二斤半。

棉衣连里加表,一件就得一钩子,还得套一斤棉花,一件棉衣最少三斤棉花。

单衣穿的费,每年都得做新的。咱家剩五口人了,五勾子布得十斤棉花。

棉衣不用年年换新套子,你能拾二姐的,桂萍拾你和宝景的。可是外表得换新的,咱四个光是换外面的棉衣表,就得两钩子布,四斤棉花。

宝景是男孩子,个子长的又快,每年都得做新衣服。他现在的个子,和大人差不多,一身新棉衣就得六斤棉花。

咱家今年种棉花,除了想着给你爹做套新铺盖,剩下的得给你准备嫁妆。家里早先攒下的布和棉花,都陪送你二姐了。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说婆家了。娘得先给你准备着,不然到时候就得抓瞎。

你知道一套铺盖给多少棉花吗?最少也得十四五斤。做衣服得用好棉花,纺出来的线细还结实。做铺盖就得用差点的棉花,一钩子布最少得二斤半棉花。

你要知道,就是种春棉,头等的好棉花也就占一半,交给国家后就剩不下多少了,分给社员的大部分都是三等的霜后花。

一床里表三新的被子,连里加表就是两钩子布,这就是五斤棉花。套子最少得三斤,再少了不成套,加一起得用八斤棉花。

褥子的套子可以薄些,那也得二斤棉花。一套铺盖加起来,就得十五斤棉花。”

桂香听到这里,疑惑的问他娘:“娘,不是说被子不过斤吗,您咋说最少得三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