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七零有空间 》清清池

第113章 捡到东西

哥俩几杯酒下肚,嘴上都没了门,尤其是木志军,更是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把自己被开除的事情说了出来。

木志军说完后就后悔了,但是李兴志却是拍着胸脯说绝对保密,还贴心的给木志军打包票,说他能帮木志军找个县城的好工作,木志军听了后真是感动的直喊李兴志亲哥。

刘玉梅本来因为木志军的事情发愁,虽说他在家里务农,也能养活自己,可是始终是个乡下人,要是他能有个城市户口,再捧个铁饭碗,那肯定能找个城里媳妇,那她老了可是享不完的福了。

“是啊,是我之前糊涂了,现在我就想着去拿铁饭碗,带你跟我爹过好日子。”木志军这*屏蔽的关键字*汤灌的刘玉梅这心里舒坦极了。

“只不过,李兴志说了,这需要好好去打点打点。”木志军又说道。

“我上次问了红巧能不能在她们厂给爱军找个活干,红巧说如今城里工作都不好找,让我别着急,看看有没有机会,如果李兴志要是真能办成,为啥他还是个农村人呢!”陈玉梅脑中还有一丝理智,没有被这样的好事冲晕头脑,她总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这样简单。

“李兴志他除了比我多认识几个人,其余哪样能跟我比?”木志军嗤之以鼻,他可是在外面当过好几年兵的,比李志军油腔滑舌的强太多了。

“那可不是,这方圆百里,就没有一个小伙子能跟我儿子比的,这无论长相还是身材,我儿子是杠杠的。”刘玉梅自豪的看着木志军,这可是她的骄傲,这当妈的永远都是看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

“行了,那我走了,中午不回来吃饭了,晚上也不用等我了,给我留个门就行了。”木志军拎着从部队顺回来的军用水壶,挂在脖子上,就走出了大门。

“别回来的太晚了,看着点儿路,别摔跤了。”刘玉梅在身后不放心的叮嘱道。

木志军头连扭都没扭一下,一溜烟就不见了。

木秀和木小草自从商量盯着木志军的行踪之后,这两个姐妹就会每天去发往县城的班车附近候着,班车每天早上七点发车,从英武乡到镇坪县,傍晚是六点发车,从镇坪县回英武乡。每天等到班车离开之后,两姐妹才回去。

今天,俩人继续在偏僻处,望着班车启动后沿着黄土路慢悠悠的向前驶去,带起了大片的灰尘,木秀和木小草才走了出来。

“姐,既然木志军没去县城,我先去河边洗衣服,顺便听听最近都有什么新闻。”木秀身后的竹筐里背着脏衣服,转身就要往河边的方向走去。

“咦?那不是木志军吗?”木小草忽然拉了一下木秀的手臂,脱口而出。

“还真是他,这班车都走了,他难道没赶上车,还准备走到县城?”木秀奇怪的看着小路上走过来的身影。

“快,别发呆了。”木小草率先回过神来,她急切的催促着木秀。

木秀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她火速放下背篓,从里面抽出一件肚兜,弯着腰一路小跑,跑到路边的灌木丛上,将肚兜挂在显眼处,再弯着身子,就准备向回跑去。

只是时间却是来不及了,木志军的脚步声已经在耳边响起来了,木秀想到刚才跑过来的时候,好像左手边有一块大石头,她咬咬牙,向后面一个转身,谢天谢地,那块石头,正好遮住了她瘦弱的身子,与此同时,就在木秀才离开的地方,脚步声停了下来。

木秀屏住了呼吸,不敢伸出头看,只听到“嗖嗖”的声音过后,紧接着就是木志军小声的自言自语,“这是谁的啊。”

又是一阵安静,然后脚步声响起,木秀一直等到听不见声音了,这才探出头,四处望了一下,只看到木小草远远的冲着她招手,木秀才站起身来,走了回去。

“吓死我了,还好我反应快,木志军没看到我吧。”木秀气喘吁吁的疾步走了过来,抬头就看到一脸红晕的木小草,木秀惊讶的问道:“姐,你脸咋这样红呢?”

“呸,木志军真是个下流胚子,你是不知道,他拿起那还...还.....闻了闻!,呸,我都说不出口!”木小草想到木志军还放在鼻子下闻时还一脸陶醉,最后揉成一小团,塞进衣服里了的猥琐样子,不由恶心的说道。

木秀瞬间脑补了很多画面,她直接笑出声,“姐,他这口味太重了吧,都不怕是个老太婆的或者闻到臭味咋办。”

“哪个老太婆穿那样艳的肚兜,他脑子倒是转的快,只是不知道他这会儿要去哪里?”木小草把头转过去,望着木志军刚才离开的方向。

“管他去哪里,他既然把肚兜揣在怀里了,那咱们就接着就该通知失主了。”木秀吃吃的笑着说道。

“看你笑的,真像只小狐狸。”木小草看着木秀那算计人的模样,就差身后有条尾巴左右晃动了。

木志军在男人堆里待了快三年了,那是看到母猪都觉得是双眼皮,木志军正是血气方刚的壮小伙,说他不想女人,那是假话。

如今他复员回来,好歹部队生活了几年,无论站姿还是坐姿,自带帅气属性,惹得村里一些未婚姑娘,心中小鹿乱撞,见到他就脸红,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做事时,看到他走过,都会带着腼腆的笑着,小声议论。

木志军心里跟猫抓似的,痒痒的,他很想去撩撩小姑娘们,但是眼下他正是要找谈婚论嫁的对象,还不宜做的太过分,免得让人觉得他轻浮。

没想到,今天大清早的,他竟然捡了女人的贴身之物,木志军一边走一边回想着,他刚走过去的那条路,向左边走去,大概有八百米左右,有条小河,平日里都是小媳妇大姑娘的在那里洗衣服......如此看来,这个女人的贴身衣物可能不知道是谁洗完衣服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掉了下来的。

为什么木志军判断是洗完回家的路上丢的呢,那是因为,他闻到了淡淡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