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物可爱 》陆将军

16. 第 16 章

苏绵的声音小得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够听见。

林知希气得发抖,看着苏绵刚想要一句话骂出来,扬头看向苏绵的脸时却——

她微微扬起嘴角,一副自信的模样,一双鹿眼仿佛在对她说:“再臊皮,我真的可以把你换掉的哦”。

林知希虽然不知道苏绵哪里来得底气,却又想起她那些天价衣服天价包……其实进组以后林知希有留意打听苏绵的金主是谁,可却连个方向都问不出来,人的影子就更加没见到了。

只知道,她貌似和摄影顾问路夏玩得很好,路夏是京城某富商的女儿,从出道至今在摄影圈横行霸道,终究还是靠那过硬的家底。

林知希曾经想过,莫非苏绵……

姓苏……

林知希的脑子里蹦出“苏家”这两个字。

太恐怖了,绝对不可能。

苏家的小公主哪里会跑到娱乐圈来揽这些累活?

“知希姐,”苏绵看着林知希一副被吓到的样子,满意地退后一步,她可不是什么小白莲花,也没心情一忍再忍。她音量回到正常,“这场戏还挺重要的,要不我们俩先休息一下,然后对对台词再重新拍吧。”

苏绵扬起一个纯洁无害的微笑。

好吧,她是小黑莲。

林知希咬着牙,强颜欢笑,憋了半天说道:“好的。”

调整了几分钟,林知希果然认真了起来,这几年她的灵性被泛滥的商业片完全掩盖了起来,但却还没有完全被磨灭。不亏是大导演曾经看中的女演员,悟性一流,认真起来背剧本一下子就熟练掌握了。

接下来的戏,林知希都有认真对待,剧组里也逐渐有人感叹林知希的业务能力的确过硬。

在拍戏休息的时候,路夏跑过来用胳膊肘撞了撞苏绵,调侃道:“哟,我还以为你要装孙子一直装下去呢!我们大小姐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

“装不下去了。”苏绵耸耸肩,“你搁哪儿声情并茂念台词的时候,对面的人跟你一二三四,谁受得了??”

“哈哈哈哈哈刚刚一二三四冒出来的时候,我差点当场笑到暴毙。”路夏笑了半天才缓过来,用手指点了点苏绵的额头,“你也是牛逼,不怕她疯了反扑你?”

“怕啥。”苏绵满不在乎。

一双澄澈的眼睛盯着路夏,干净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我长了一张女主脸,出不了事的。”苏绵说道。

路夏:“……?”

戏拍完以后,王青来接苏绵,一路赶到机场,直接飞往帝都。

有人来接机,苏绵礼貌地挥了挥手,叮嘱粉丝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然后就立刻钻进保姆车里往摄影棚赶。

路上,苏绵把这次林知希的事情跟王青简单地说了一下。

“这种事情很常见。”王青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这就是这个圈子里的常态,很多艺人为了赚钱一天下来跑两三个剧组,根本没时间背词儿。不过,我不允许我的艺人出现这样恶劣的行为。”

“林知希也是不容易。”王青又说道,“她出身不好,听说父亲爱喝酒母亲爱打牌,要不是大导演赏识,她估计当时上电影学院的钱都很难交上。而且我听别人说,她在外拼命挣钱也是有原因的,家里亲戚坑她,借走一大笔钱人间蒸发了。”

“难怪……”

难怪她会买假货。

估计最近处境是有点艰难。

“但处境艰难,不能是不敬业的理由。”苏绵说道。

“的确是这样。”王青双手环绕于胸前,“不过你这次把她唬住了,她也就认真对待了,客观来说她的演技认真起来还是过硬的,不然苏导也不会选她挑大梁。”

苏绵点点头,撑着下巴,幽幽说道:“我也不喜欢为难人,除非有人为难我。”

作为苏家大小姐,她也是有脾气的。

摄影棚在的办公楼位于段子轩学校附近,苏绵进了摄影棚,立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沈晓清!”

“苏绵!”

苏绵知道这次的杂志不是单人拍摄,是五个近期新生小花一起合作的一个版块,叫做“小花正盛放”,没想到竟然还有沈晓清在。

因为是青春杂志拍摄,这次的主题选定的就是校园制服,沈晓清来得早,已经换上了百褶裙白衬衫西装外套,穿着半截袜踩着牛津小皮鞋,妆容也完成了。

苏绵来得晚,两个人还没开始聊天苏绵就直接把王青带去换衣服化妆。

等到她从化妆间出来时,整个摄影棚的空气都凝滞了一瞬——

“哇……”

“太美了吧……”

“你还说上次的路透是炒作,明明真人穿上制服后美得妈都不认识……”

“初……初恋的感觉啊!”

其他四个女艺人看向苏绵,心理活动各异。

明明苏绵的咖位在五个里面不是最高的,但这颜值,就算她站在最角落也照样吸引人的目光。

她的气质是实在是太独特了,像是松林间的露水放在白瓷碟上,那般岁月静好,五官清雅却又不寡淡,越看越觉得自有一番风情。

“久等了。”苏绵客气道。

她弯了弯嘴角,笑都带着光。

沈晓清走过来,小声说:“你太他妈惊艳了吧,你刚刚走出来的时候,我旁边那个女的立刻把自己的裙子往上提了好多。”

“正确引导青少年,杜绝黄/色。”苏绵调侃道。

“哈哈哈哈。”沈晓清捧腹笑了起来。

杂志拍摄得很顺利,估计下周就能出刊。

出了摄影棚,本来苏绵还邀请沈晓清跟她一起吃个晚饭,没想到沈晓清竟然也是个大忙人,急着赶去参加一个什么品牌的活动,两个人分享了一下最近比较喜爱的小帅哥,依依不舍地分别开了。

苏绵拍完有点饿,就和王青分开了,准备乘坐晚上的飞机再飞回剧组拍戏。

帝都这边她熟得走到哪儿都像回了家,更何况是学校这一块,就像是家中厕所,每天都要虔诚地进去一两次,放飞放飞灵魂。

苏绵打扮得很朴素,黑色渔夫帽棒球衫牛仔裤,路上并没有什么人朝她投来打量的眼光,直到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校服……

“姐!”段子轩蹦蹦跳跳地朝苏绵跑过来,脸上洋溢着青春烂漫。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苏绵开玩笑道,“等女朋友放学啊?”

“哪有什么女朋友!”段子轩摸了摸后脑勺,“在等我哥。”

“你哥?”

“嗯嗯!我这周一次作业也没交,被请家长啦!”

“……”苏绵嘴角抽搐,段子轩这模样哪里像是被请家长的架势,“我还以为今天过大年呢。”

请个家长一脸喜气洋洋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得贵子呢:)

苏绵又感叹道:“跟你哥以前一样,不守规矩就神清气爽。”

当年段巡也是个不守规则的主儿,没事上上网打打球看看比赛,不交作业简直是家常便饭,唯独和段子轩不一样的就是那家伙成绩好得出奇,平时上课吊儿郎当听一听,作业只看压轴题,成绩就还不错。

以至于高三段巡一认真,名校通知书立刻到手。

“我哥现在还不是。”段子轩两只手揣口袋里,“我们家做饭贼好吃的李阿姨说,我哥刚一回家就被我爸骂了,貌似还吵得很凶,我爸动了气最后拿我们家那个军鞭抽了我哥。”

“我刚刚看到了,就打在左边手臂上……真的下手狠……”

“什么?”苏绵从没听段巡提过这一茬儿,“为什么?”

“戊行传媒貌似被我哥搞垮了……估计对我们家有点什么用吧,我哥不按套路出牌把我爸搞毛了。”

苏绵脑子里突然“嗡”地响了。

戊行传媒……

那天晚上……

段巡说喝醉了的那个电话……

苏绵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身影就在苏绵发愣时走了过来,看到苏绵,眉毛皱了皱,问道:“回来怎么没和我说?”

苏绵抬起头,段巡两只手揣在兜里,薄唇微抿。

他一脸平淡。

苏绵实在不敢想象,段巡竟然为她挨了鞭子……

“我们美丽的苏绵姐要你管?”段子轩对段巡,只要一下子不嘴贱就心里不爽,“我们班主任又跟你说了些什么?让我听听故事!”

“说你屁话多。”段巡一个眼刀甩向段子轩,拎着段子轩校服领子冷声道,“下次再找我来听你老师念经,你放家里的鞋都给你烧了。”

“你这个男的也太狠了吧?”

“……”段巡一个威胁的眼神扫过段子轩。

段子轩立刻见机:“你狠,我滚蛋,百年好合,886。”说完火速往学校里面跑。

此时,只剩下两个人了。

苏绵看着段巡,段巡偏过头,躲闪看了苏绵灼灼地视线。

空气微凉,树叶落在路上,太阳光微微烧了起来。

苏绵猝不及防朝前迈了一步,手已经握住段巡的手腕,猛地把黑色袖子往上一撩——

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鲜红的血结痂成了铜棕色,狰狞地爬在他线条流畅的手臂上。

“这事儿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苏绵质问段巡。

段巡冷淡地扫了一眼伤疤,眼神终是停留在苏绵握着自己手腕的手上,她的手用了很大的力,指骨突出,手背上有突起的青筋。

“你还蛮关心我。”段巡扯了扯嘴角,撩道。

“谁管你!?”苏绵放开段巡的手,秀气的眉毛拧着。

“想吃点什么?”段巡立刻转移换题,微微俯身问道。

学校旁边的街道总是遍布隔着物美价廉的小吃,来来往往的都是学生扮相的青年人,而段巡穿着正装,整个人的轮廓锋利,放在人群中格外醒目。

“想喝……黑糖奶茶。”苏绵软下来。

“行。”

段巡一路跟着苏绵,帮她把周围挤过来的人挡开,此时奶茶店门口排着长队,苏绵站在队伍中,又再次想起了段巡手上那道狰狞的伤疤。

是因为她。

苏绵终于知道,那天晚上段巡为什么打过来这个没头没尾的电话。

那天,他已经很疼吧。

“段巡。”苏绵的声音很小,怯怯的。

“嗯?”

苏绵伸出手,捏住段巡的袖口,轻轻地扯了扯:“对不起。”

“别无聊。”段巡道。

这是他一贯的风格,什么事情都可以说得云淡风轻。

人群中,穿着西装的男人把娇小的少女保护在身前,来来往往的人群仿佛都与两个人没有了关系。

“不许多想。”段巡说道。

苏绵咬了咬嘴唇。

“听我的话吗?”

苏绵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点头。

这个时候,段巡手机突然响了。

“喂。”

“段巡你怎么还不来?不是说好今晚和金生集团的老总喝个酒的吗?那老头子念叨你半天了。”杨彬说道。

“送快递的吗?”段巡这头发声。

“……???”杨彬骂道,“送你妈快递啊!快来!”

“给门卫就行了。”

杨彬:“门卫个锤,你逗老子玩呢:)”

电话就挂了。

段巡拿出手机,气定神闲地发微信,跟苏绵解释道:“快递不知道地址。”

“哦。”苏绵了解了。

五秒后,正在酒桌上的杨彬收到了一条微信:

【不来了。】

【哄小孩呢。】

哄!你!妈!

脑子缺了才以为你在哄小孩。

肯定又是见到小苏绵了,这小子就这点出息,看到苏绵就挪不动腿。

杨彬回道:

【就你还什么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的商业精英。】

【还什么不容小觑的野心家。】

【瞧着就是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