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打扰我赚钱 》笑佳人

11. 011

《水仙》剧组的开机宴举办的非常热闹,一共五张桌子,大家围在一起喝啤酒撸串剥小龙虾,陌生人之间的隔阂很快就打破了。

秦露当了那么多年龙套,她幻想的正经剧组的开机宴都是非常有格调的,没想到人生第一次参加的开机宴居然连她高中同学聚会的档次都不如。

举着一根串串,秦露不知该作何感想。

她坐在工作人员一桌,林枣这个女一号与导演、主要演员们坐一起。

夹在魁梧的孙庆文与健壮的冯超中间,林枣越发显得小鸟依人了。

在林枣眼里,同桌的每个人都是她的前辈,包括即将影校毕业的冯超,所以无论谁谈论圈里的事情,演技或行业现状,林枣都会用一种小学生听讲的认真眼神看着对方。这样的她貌似内向少言,其实林枣性格安静却不卑怯,只是跻身一个她还不熟悉的行业,林枣下意识地将自己放在小新人的位置,习惯聆听与观察。

当有人主动与她聊天时,林枣也会大大方方地回应。

与她相反,看似很随和的男一号冯超反而有些孤傲,除了敬酒时碰碰杯子,他很少开口,甚至在听说林枣以前一直都在混龙套时,冯超对林枣都淡了下来。

林枣忙着与其他人说话,没有特别留意冯超。

饭间大家都互加了微信,还拉了个《水仙》演员群。

回到酒店,林枣洗完澡就趴床上看群聊了。

一号女配方玫@林枣:“小枣你太漂亮了,刚刚在饭桌上我都没敢跟你说话,天啊,你看起来跟那些大明星一样,等着吧,明年电视剧一播出你肯定红。”

二号女配曹秀云:“是啊是啊,我也这么觉得,我还想是哪个大明星这么淡泊名利,不拍红剧专门来演女英雄。”

一号男配张强:“林枣是漂亮,你们俩也很好看啊,都加油,将来红了别忘了提携小弟。”

林枣被他们说的脸红,敲字回复:“咱们都是新人,一起努力拍好这部戏吧!”

打完文字,林枣发了个加油的表情包。

三人都复制了她的表情。

秦露敷着面膜走过来,看到屏幕上的相亲相爱,再看看已经把三人当成亲兄弟姐妹的林枣,她发出一声冷笑:“邓导、孙老师明显都很关照你,她们以为你有人脉关系,便表现地很喜欢你似的,背地里不定怎么说你呢。这种马屁你听个开心,千万别当真,当真就输了。”

林枣撇嘴:“刚回来你就说冯超看不起人,现在又说别人拍我马屁,就没有一个让你看顺眼的。”

秦露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我就看你顺眼。”

林枣立即滚到床另一头去了,滚完继续在群里聊天。

秦露摇摇头,靠着椅背问:“今晚不背台词了?”

林枣“啊”了声,看看时间,她连忙跟群里人拜拜:“我去背台词了,明天片场见。”

方玫、曹秀云这两个女配住一个房间,看到林枣故作可爱的退场表情包,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彼此,然后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

扔了手机,方玫一边脱丝袜一边讽刺地说:“一点培训都没受过就当了女主,看邓导、孙老师对她的热乎劲儿,我猜两个都睡过了,装得倒挺清纯,还加油呢,恶心。”

曹秀云连连点头,凑到方玫身边小声说:“你说她真的才十九吗?脸是挺鲜嫩,可那身材,我猜怎么也有二十五六了吧。”

方玫冷笑:“谁知道,等着吧,明天一开机,大家就都能看出她这个女主到底是正当选出来的还是睡出来的了。”

.

第二天上午,剧组先举办开机仪式。

演员们提前进了化妆间。

经费有限,男演员们都只做发型不化妆,女演员们根据人设、剧情确定是否需要化妆。

譬如林枣,她扮演的水仙是天生丽质的水乡美人,还是一个渔夫的女儿,家里清寒,这种人设,若每天都涂着烈焰红唇看着多违和啊。而方玫扮演的女配姿色普通却整天要与水仙攀比,她就必须化妆打扮了。

邓导如此解释说。

林枣觉得真有道理!

秦露已经沦落到邓导不要求林枣晒黑以便贴近渔夫女儿的人设就念佛的地步了。

化妆间里,方玫还在描眉画眼,这边发型师已经帮林枣接好了一条长达腰间的麻花辫。

镜子里的林枣,梳着民国戏里经典的桃心头,穿一身淡青色衫裤,水灵清秀。

林枣特别喜欢这个造型,站起来让秦露帮她拍照。

每次她换上戏服,林枣都会留照当纪念。

秦露却觉得这身衣服拉低了表妹的颜值,本来就傻,现在又多了一种泥土的芬芳。

她强颜欢笑地给林枣拍了两张。

方玫瞧见林枣喜笑颜开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嫉妒。

演员们做好造型了,大家站在一起合影。

合影过后,剧组正式开始拍摄。

第一幕要拍最简单的,邓导选了水仙与当船夫的父亲在家里吃饭的日常一幕。

干净却朴素的农家小屋,孙庆文耷拉着肩膀坐在矮桌旁,嘴里叼着老烟嘴,眼睛盯着桌子,似有心事。就在此时,林枣一手端着菜一手挑起门帘进来,短暂的惊讶过后,她笑着嗔道:“爹怎么又抽烟了,快收起来,先吃饭!”

小姑娘笑得亲昵自然,声音清甜又不失利落干脆。

这是林枣无数次在脑海里排练、拉着秦露多次对戏的成果。

监视器后,邓导暗暗点头,老孙说的没错,这孩子真的有天分。

围观的演员圈里,冯超颇为意外地盯着林枣,方玫、唐秀云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演员演戏有很多技巧,但在观众看来,演员演得自然能让观众觉得电视剧里出现的演员就是他们所扮演的人物,那就是好演技。

而刚刚的林枣,她的神色是那么自然,她端菜的动作是那么熟练,哪里像个龙套该有的水平?

方玫咬唇,仍然想挑林枣的错。

唐秀云盯着林枣的一举一动,却忍不住反思自己是不是太阴谋论了,或许林枣确实有真本事。

.

人一旦忙碌起来,就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

傍晚导演宣布收工时,林枣才惊觉已经天黑了。

“累坏了吧?”看着林枣换回衣服走出更衣间,秦露有点心疼地问。以前林枣演龙套,戏是秦露找的,林枣只需化化妆摆摆姿势就行,几乎每次都拍的很快,真的不辛苦,现在一下子让林枣拍一天,秦露这个大表姐莫名有种她在把表妹当童工*屏蔽的关键字*的愧疚感。

林枣眼中只有期待:“不累,表姐,我今天演的还可以吧?”

秦露笑,扫眼远处的邓导,秦露毫不吝啬地夸道:“可以可以,把冯超都比下去了。”

谁能想到呢,表妹高考两次都败北,演起戏来却压了影校应届生一头,虽然冯超的学校不怎么有名。

“走,今晚表姐赏你一整套马杀鸡。”秦露骄傲地说。

林枣才不需要。

打车回酒店的路上,林枣翻出一天没碰的手机,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发了一条微博,以及一条相同内容的好友圈。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孟淮安刚结束一场集团高层会议。

坐进幻影后座,孟淮安闭目小憩,休息五分钟后,孟淮安取出手机。

就如同千亿富翁也要像普通人吃饭那样,千亿富翁同样有坐车没事就玩手机的习惯。

孟淮安先打开了微信。

他好友不多,但全都是至亲好友或重量级的商业伙伴,唯一的例外,便是因为从来没有聊过天而被挤到聊天列表最底下的一颗小乖枣。

林枣是孟淮安第一个想睡的女人,加好友,是因为那晚林枣的表现让孟淮安觉得他会与林枣保持一段较长时间的男女关系。

孟淮安有个风流成性的好友叫贺锦年,每次见面,贺锦年都会被小情人的微信轰炸。

贺锦年说,女人都是小妖精,见了面要黏着你,分开了也要在微信里撒娇勾着你。

孟淮安预想中的林枣,也会在看不到他的时候用微信撒撒娇。

孟淮安甚至都预想了如果林枣撒娇的次数太多,每天超过一次,他会不悦地警告她。

孟淮安不喜欢太聒噪的女人。

可他没想到,林枣太乖了,乖到他不联系她,林枣便也没有主动找过他。

她答应了他的晚餐邀约,她收了他送的礼物,在孟淮安心里,林枣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理所应当的,孟淮安点开自己女人的好友圈。

她已经很久没有更新动态了。

就在孟淮安以为今天林枣也没有新动态时,他看到了两张照片。

第一张是《水仙》剧组开机合影,第二张是林枣的女主造型。

孟淮安放大图片。

剧照里的小姑娘梳着一条麻花辫站在杂乱的化妆间,她对镜浅笑,水盈盈的桃花眼里满是欢喜。

孟淮安闭上眼睛。

她高考复读都没考上大学,现在又放着他不巴结却欢天喜地地拍村姑,智商真的没问题吗?

孟淮安想要的是乖女人,而不是傻女人。

“你去查……”

后座传来声音,专心开车的韩律竖起了耳朵。

可孟淮安却打住了。

韩律只好当成刚刚老板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