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主们总在崩角色 》墨夷兰

灰姑娘(一)

沈玉澜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我看见我姐姐了”是什么意思。

剧情已经走到最后了,小美人鱼做出决断,是将那一把刀插入王子的*屏蔽的关键字*,还是对准自己。

沈玉澜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冷了下来,他佯装镇定道:“你还有姐姐呢?”

“嗯。”

沈玉澜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们说什么了?”

爱丽儿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沈玉澜不知道是爱丽儿瞒着他还是剧情没发展到那个地步,但是既然已经和姐姐见面了,估计那一天也就不远了。

沈玉澜琢磨着,现在爱丽儿和他没羞没臊的搞到了一起,那要是让他选择自己活下来和王子活下来,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就去捅王子了。

沈玉澜为王子的人身安全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然后接下来的一天里,沈玉澜终于得到了久违的自由,爱丽儿一天没怎么粘着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旁边若有所思,只有在他提醒的时候才会像猛地回过神一样。

在沈玉澜得到王后的指令去找亚克力王子说说话的时候,爱丽儿居然也没发脾气,虽然脸色不太好看,但是也没说什么。

沈玉澜对此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更加怀疑起爱丽儿的不正常。

“他怎么了?”亚克力王子陪沈玉澜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正望着一只海龟发着呆的爱丽儿,“你们吵架了吗?”

“没有,您误会了。”沈玉澜笑了笑,“他可能有些心事,我不方便打扰。”

“爱人之间最好不要让心事隔阂,”亚克力风度翩翩的为沈玉澜挡住了一侧吹过来的冷风,“虽然不是经验之谈,但身边的很多例子都这么告诉我。”

沈玉澜没想到亚克力的居然还是一位情感专家:“您如此优秀,身边一定有很多美丽的姑娘。”

亚克力微微一笑:“但她们都不及您的美丽,虽然我可能无缘与您,但还是十分荣幸与您的结识。”

都是商业互吹。

沈玉澜也礼貌性的笑了一下。

窗外的爱丽儿像是亦有所感,抬起头朝这边看过来。

沈玉澜和他对视了一眼,然后错开了眼神。

那么远还隔着一层玻璃,下面是看不到上面的。

亚克力王子眨了眨眼睛,理解的笑了笑:“看来您的爱人是等着急了,不想我霸占您太久——和您交谈非常愉快,艾丽莎公主。”

我怕等爱丽儿捅你的时候,你就愉快不起来了。

沈玉澜回以微笑:“您也是。那么我先告辞了,再见。”

道过别之后,沈玉澜下了楼去找了爱丽儿。

远远的看到了爱丽儿手里拿着什么,在阳光下闪着光,有些像是……

刀刃?

沈玉澜眯了眯眼睛,终于看清了那是一把*屏蔽的关键字*,淡金色的刀把刻着精致的纹路,像是一把金贵的艺术品。

不知道为什么,沈玉澜下意识就觉得这把刀是另外那些美人鱼给他的。

他快步走上前,还没走近的时候,爱丽儿就十分迅速的将那把*屏蔽的关键字*收了起来,沈玉澜甚至都没看清他的动作。

“来了?”爱丽儿若无其事的问道,“和他说完了吗?”

“嗯,”沈玉澜见此,也只好当做没看见,“我跟他也没什么说的。”

爱丽儿似乎被这话取悦到了,笑眯眯的凑了过来,从前面搂住了他,把下巴搁在了他的剪头,声音甜腻的像是融化在糖水中的蜜饯:“对,艾丽莎不用和他们说话,只要我就够了。”

沈玉澜对这种中二晚期发言毫无波动,他说:“什么时候带我见见你的家人?”

爱丽儿犹豫了一下,伸出舌尖点了点他的脖颈,试图混过去:“没什么好见的……唔,艾丽莎,你好甜啊。”

沈玉澜被他弄得有些痒,恼羞成怒的拍了他一下:“别弄了!这是在外面。”

爱丽儿无辜的看着他:“那我们回房吧。”

沈玉澜:“……”

爱丽儿又恢复了常态,甚至比往常更加腻着他,但沈玉澜却没把心放下来。

这几天下来,爱丽儿像是要把之前的份一起补回来一样,沈玉澜几乎没怎么下过床,爱丽儿一被呵斥就开始撒娇耍赖,沈玉澜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摸着自己年迈的腰暗暗叫苦。

然后在一天晚上,沈玉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了爱丽儿正拿着那把刀坐在床边愣神。

这一幕其实不怎么吓人,全靠着爱丽儿的颜值撑着,甚至有些唯美,但沈玉澜莫名的*屏蔽的关键字*狂跳起来,几乎是瞬间清醒过来,上去把那把刀夺了下来。

“艾丽莎?”爱丽儿吓了一跳,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一样,他愣愣的看了眼空了的左手,皱了皱眉,“把刀还给我,太危险了。”

“你还知道危险?”沈玉澜也把脸冷了下来,当着爱丽儿的面把刀放进了保险柜,“这里最安全。”

爱丽儿一脸无奈的说:“别闹了,快还给我。”

“你要做什么用?”沈玉澜像是毫不知情的问道,“我觉得挺漂亮的,送给我吧。你想要什么刀?我去叫人给你打一把。”

爱丽儿这回却没像以往那样听话,他的笑容甚至也淡了下去,他显的有几分烦躁:“艾丽莎,听话,把刀给我。”

沈玉澜学着他前几天的样子,打了个哈欠,糊弄道:“我困了,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吧。”

爱丽儿静静的看着他,最后什么也没说,陪着他躺下了。

第二天两个人也都十分有默契的没再提那把刀,仍旧是往常的相处模式。

只不过沈玉澜知道,那把刀迟早要落下。

终于有一天,沈玉澜看保险柜的时候,刀不见了。

沈玉澜开始慌乱的找爱丽儿,赤着脚,到处的找。

最后521实在看不下去,悄悄的为他申请了权限,告诉他爱丽儿在海边。

沈玉澜去找了一匹马,独自一人赶到了海边。

希望来得及。

那座木屋依旧好好的伫立在那,沈玉澜四处张望,终于在不远处看到了爱丽儿。

他的背影十分高挑,海风吹过来的时候轻抚起他的发梢,像是金色海洋在他身后游荡。

爱丽儿真是有一双人类看到都会艳羡的双腿,笔直修长而不失力量。

沈玉澜下了马,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他出来的急,鞋都没顾得上穿,血溢了出来,但他没觉得疼。

“521,”沈玉澜问,“你告诉我,是不是只有杀了我,爱丽儿才能活下来?”

521罕见的沉默了半天,沈玉澜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是。”521回答道。

爱丽儿感觉到了什么,惊讶的回过头,在看到沈玉澜的一瞬间,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立马凑过来,而是皱了皱眉,语气凉薄的可怕:“你怎么来了?”

随即他看到了沈玉澜的脚,以及走过来时深深浅浅的血印,眉头皱得更紧了,像是染上了一丝心疼。

沈玉澜笑了笑,海风有点大,吹得他有点冷了:“来找你。”

要是以往爱丽儿听到这话怕是要乐坏了,但今天他只是摇了摇头:“我不跟你回去了。”

沈玉澜一顿,语气不变:“为什么?”

爱丽儿漠然的转过身去,一向妖软的嗓音此时也冷了起来:“我在陆地上玩够了,当然要回海里去。”

“那我呢?”沈玉澜问。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爱丽儿似乎颤了一下,紧接着说道:“我管你做什么?反正我是要回去了,你喜欢和那个亚克力在一起就在一起吧。”

沈玉澜笑了笑:“你骗我。”

“骗你?”爱丽儿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语气也变得叽嘲起来,“我骗你干什么?你有什么值得……”

“爱丽儿,”沈玉澜像是没听到他说什么,“我放在保险柜里的刀呢?”

爱丽儿不说话了。

“在你手上吧?”沈玉澜接着说。

爱丽儿背对着他,看不见表情,但沈玉澜大概能猜到,却不想面对,因为看见了就会心疼。

“……”

沈玉澜走过去,抓住了他的手,一把*屏蔽的关键字*在月光的照耀下耀耀生辉的发着光。

爱丽儿另一只手握住他,示意他不要乱来,用的力气很大,沈玉澜像是这个时候才感觉到疼,脚软了软,险些摔下去。

爱丽儿终于绷不住冷淡的神色,一把扶住他,抿着嘴角,脸色难看的简直可以去参加选丑大赛。

“笑一下吧,”沈玉澜叹了口气,“我就要看不到了。”

“别瞎说。”爱丽儿脸上依旧没有笑容。

看来是看不见了。

沈玉澜遗憾的想。

紧接着,他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握住了爱丽儿的手腕,带着他的手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血不停的流出来,意识渐渐的模糊下去,沈玉澜吃力的睁着眼,看到爱丽儿慌乱的抱住他,嘴里说着什么,眼眶有些红。

“还敢死吗?”他想,然后闭上了眼睛。

死亡的感觉没想象中那么可怕,沈玉澜再醒过来的时候发了会儿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好像没事人似的了。

周围的环境已经变了,是一片稻香四溢的庄园,不远处有一座房子,像是田庄。

“这是哪个世界?”沈玉澜问。

521怕他上个世界受刺激,小心翼翼的回答:“灰姑娘。你知道吧?”

“嗯,”沈玉澜一顿,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你不用这么小心,我没什么事。”

“真的吗?”521狐疑的问他。

“真的,”沈玉澜无奈道,“当然如果你没给我安排什么继母或者是仙女酵母之类的女性角色的话,我就更高兴了。”

“我看看……这回不是了。”521的声音十分愉快,“你是田地里的一个稻草人。”

沈玉澜:“……”很好,继炮灰和公主之后,他这回连人都不是了。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521安慰道,“虽然你只是一个稻草人,但是你是一个有灵气的稻草人!”

沈玉澜:“……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521立马说,“它可以简单的附身到某些生物的身体上,好像本来就要成精了,到后来应该会有身体的。”

这样倒也不错。

沈玉澜这时才发现自己是被固定在田地里的,头顶是热烈的太阳和一顶草扎的帽子,有鸟儿过来啄他两边用来作为手臂的木棍,不过他没什么感觉。

这就是做稻草人的感觉吗?

沈玉澜新鲜了半天,终于感到一丝无聊,他无所事事的问521:“我怎么附身?”

521说:“等着,我给你操作……你要附到谁身上?”

沈玉澜想了想:“灰姑娘的姐姐吧,直接就能见到人。”

“好,你等着啊。”521消失了几秒,一股眩晕的感觉袭来,沈玉澜被迫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身边的环境又有了变化。

沈玉澜抬了抬手臂,身上穿的是熟悉的繁重服饰,他想起了什么,愣在那里一阵恍惚。

“安娜塔莎,我的外套呢?”一阵女音响起,高亢的刺破了沈玉澜的耳膜,把他弄得一个激灵。

安娜塔莎?是叫这个身体吗?

沈玉澜想了想,用同样恶劣的语气回答:“我怎么知道,你放在哪里了?”

“该死!”那道脾气不太好的声音走近了,是一个年纪很轻的少女,她脸色不大好看,扯着嗓子喊道:“仙蒂瑞拉——你在哪?快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