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界巫师 》沐子共

第二百七十七章 : 九幽破阶(二)

  因为蛟蛇缺少了身体的重要部件、并不能完美继承上一任虚界之主遗留下来的蛟珠,所以,它对虚界边缘地带的掌控力还是十分有限的,是故,九幽很聪明的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

  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对虚界边缘地带的一小部分完成侵染之后,九幽的根基也被进一步夯实,不过它却发现,做为虚界第二大股东的它,在没有得到拥有绝对控股权的大股东——蛟蛇允许的情况下,同样无法离开虚界。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九幽时不时的就会借助权柄之利、在虚界边缘开出一道口子,同时还施展天赋技能“威慑”,一边召集大山当中的鸟儿前来自杀、供给它充裕的灵魂,一边加大对虚界的侵染力度,以图控股。

  虚界内外的时间流速相差数十倍、甚至上百倍,外界虽然没过多久,可九幽却在虚界中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前半段时间里,九幽几乎每天都是在猎食与厮杀中度过,在此期间,九幽是凭借着鸟类天生的飞行能力、以及几个天赋的配合使用,这才多次在蛟蛇的巨口下陷死还生的逃脱……

  在后半段时间里,九幽又将绝大多数的时间都用在了对虚界的侵染上,几乎是从未有过停歇,就是这样的经历,让九幽的根基不断夯实,在脱胎换骨中再次迎来了突破。

  自破壳而出以来,虽然九幽经常有高质量的灵魂下肚,实力的提升也是异常迅猛,甚至在等阶上将李沐这个挂逼都远远甩在了身后,可与那些动辄修行了数十年、甚至在虚界中修行了上百年的积年老妖比起来,它还是太嫩了。

  无论是在妖力的掌控上、还是在对妖躯的打磨上、亦或是在对自身天赋的运用上,九幽仅仅能算得上是及格,距离优秀还有十万八千里,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九幽的成长高度很难达到它自身资质的极限。

  不过到了现在,这些都已经被完全扭转过来了,九幽根基扎实,突破又是水到渠成,完成进阶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一旦它苏醒过来,就能拥有不弱于老牌三阶的强横实力。

  ……

  处在灰色气团之内,九幽将身体缩成一团,好像重新回到了蛋壳里,完全进入到了胎息的状态中,躯体的每一个孔窍都在吞吐着虚界本源,借助虚界生灭的力量锻打着躯体,剔除着杂志,洗练着妖力,增强着底蕴。

  逐渐的,在九幽周身孔窍呼出的灰色气流中,隐隐染上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紫意,随着时间的流逝,无数的紫意汇聚在紫起,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将整个灰色气团都渲染成了诡异的紫灰色。

  在虚界的边缘地带,原本在他处游离的灰色气流仿佛受到了牵引一般,丝丝缕缕的汇聚到紫灰气团上,随即被九幽吸入、呼出,使得气团上的紫意更加浓郁厚重、更加的深邃。

  奇怪的是,虚界本源越聚越多,紫灰气团却没有丝毫的增大,反而在一点一点的缩小着,在这个过程中,气壁逐渐变得凝实起来,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凝结成一层薄薄紫灰色外壳,将九幽包裹在内。

  在这层外壳的作用下,九幽的气息越来越淡薄,慢慢的与整个虚界融为一体,甚至掌控着虚界绝大部分权柄的蛟蛇都无法找到九幽的踪迹,其他的巨型蟒蛇更是无从找起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外壳表面的紫意愈发的浓厚深邃,隐约之间,已经可以看出这紫意构成了一片火焰纹路,大片连小片,最终布满了整个外壳。

  如果李沐在这里就会发现,这外壳除了颜色与大小略有区别,在款式上与九幽的卵壳没什么不同,甚至连火焰纹路的分布情况都是一模一样的!

  忽然之间,一朵细小的紫焰从外壳上冒出、轻飘飘的跃动着,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样子,这下好像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外壳表面的紫焰纹路微微流转,瞬间就从壳上跃出,一朵接一朵的、在十几个呼吸内连成了一大片,不过这紫焰有形无实,只是外壳上火焰纹路投射出来的虚影而已。

  “咔嚓~”

  不知过了多久,外壳上忽然出现了一条微不可查的裂纹,在极短时间内,这裂纹迅速的拓宽增长,并分出枝杈蔓延出去,逐渐遍布整个外壳。

  “噗噗噗~”

  一缕的紫焰从裂缝中钻出,与紫焰虚影融合在一起,就像是为傀偶注入了灵魂,使其完全活过来一般,张牙舞爪的向周边肆虐张扬着。

  在这一瞬间,温度陡然升高,甚至周围的空间都开始微微扭曲褶皱起来,不过在这可怕的炽烈温度下,还蕴藏着一股可以冻结神魂的冰寒。

  与此同时,处在壳内的九幽对虚界本源的吞噬力度猛然增大,无数道灰色气流在极短的时间汇聚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灰色漩涡,开始源源不断的往紫焰中灌注着。

  紫焰不停的吞噬炼化着虚界本源,体积也在迅速增长,最终紫焰漫天,直接将灰色漩涡一口吞下。

  “哑~”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可以刺穿灵魂、穿金裂石般的鸦啼,肉眼可见的音浪从壳中席卷而出,紧接着,燃烧着紫焰的外壳便炸裂开来,旋即在紫焰中化作了精纯的能量,使得紫焰更加高涨。

  霸道的紫焰席卷而出,将所遇的一切都焚烧殆尽、化作了虚无,不过却在第二声鸦啼中陡然回撤,逐渐缩小并融入到九幽的体内,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九幽体表依旧燃烧着如羽绒般细小的火焰,不过这紫焰极度内敛,却没有半点炽烈温度散发出去。

  “咳咳咳……”

  一缕小小的紫色火苗从九幽口中咳出,随即又被吞回,九幽呷呷嘴,甩着紫色呆毛沉吟了片刻,旋即便有稚嫩生涩的童音从它口中迸出:“窝……肿玉……阔以……嗦发了……”

  ……

  中心湖泊之下,处在地下溶洞中炼化蛟珠的巨大身影陡然一僵,旋即放弃了已经到了嘴边的金色气流,顶着细小独角的巨大脑袋偏转一个角度,那双暗金色的蛇瞳便锁定了一个方向,仿佛土石与空间无法阻碍它的视线一般。

  “嘶~突破了啊……好好珍惜接下来的时间吧,等我迈入四阶的时候,就用你的血肉来庆祝……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