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顶峰 》凝镜天

第五十一章 眼一闭,谁最狂?(月票700加)

“姒胤,这一剑我已经等了十年了!”陈胜大吼一声,跃上半空,气势磅礴,巨剑横劈,俨如山岳压顶,斩落而下。

蓬!

漆黑的剑芒,比黑夜更黑,吞噬一切生命。

十几年来,陈胜沉浸在仇恨当中,剑法修为已然臻至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远过往,丝毫不弱昔日的玄翦。

当他的对手的严涉。

十几的光阴下,严涉究竟到达了怎样一个境界,只有他自己知道。

严涉认为,自己……天下无敌!

陈胜巨剑劈来之际,他伸出了两根手指,对着上空一夹。

时空仿佛凝固。

陈胜酝酿十余年,至强的一记复仇之剑,居然被他用两根手掌夹住。

谁也不敢相信。

但这却是真实的。

他看都不曾看陈胜一眼,随手挥了挥衣袖,动作轻缓。

上空的陈胜,竟一瞬跌落地面,吐血不止,片刻之后,气绝身亡。

“怎有可能?”

张良、月神、星魂、卫庄、田言、逍遥子等一干人,眼睛睁的大大的。

“我说了,今天你们都要死!”严涉淡淡的擦拭着衣袖,如是说道。

“一起上!”田言叫了一声,惊睨出鞘,清越的剑光带着凛冽与雪亮,刺向严涉咽喉。

在她身后,一个肥肥胖胖的憨态男孩,肩上有风车转动,双目爆赤红,双手握剑,默契的与她夹攻过来。

剑谱第五,干将莫邪。

普天之下,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挡下这对姐弟的联手一击。

但严涉不在其中。

当那三柄不世名剑来到他周身三尺之地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分别握在了田言与那个小胖子的咽喉上。

轻轻一用力。

二人同时身亡。

“横贯八方!”“聚气成刃!”“阴阳八脉咒印!”“雪后初晴!”“三心二意点穴手!”

严涉解决田言二人之时,卫庄,星魂,月神,逍遥子,朱家等五大高手,趁机夹攻过来。

这五人任何一个,单独拿出,都是东皇太一、北冥子这些旷世强者之下的绝顶高手。

纵然是东皇太一,也未必挡得住这五人的联手。

但严涉却一点惊慌都没有,他随时扔下田言二人的尸体,平静站立在原地,任凭五道足以崩山断江,震动天地的庞大力量,笼罩自身。

心境无波,身如琉璃!

五道恐怖的力量,击打在琉璃色的身躯上,竟没有留下然后痕迹。

屹立的身影,岿然不动!

咔嚓!

朱家、逍遥子面色扭曲,他们的脖子上有着一双琉璃色的晶莹手掌,清脆的声音从咽喉出出。

他们停止了呼吸。

“此人不可力敌,走!”月神、星魂对视一眼,随即分别窜向一个方向。

“你们走不了!”冰冷的声音从他们的前方散而出。

月神瞳孔收缩,凝注眼前漆黑的身影,脸上的面纱垂落,露出一张惊惶的脸孔。

死亡面前,纵然是她,依旧产生了恐惧。

然后她死了。

样子很难看。

另一边,望着身前如神如魔的冷漠身影,星魂狰狞大笑着:“大少司命已经带着幻音宝盒去了桑海,蜃楼即将启航,东皇阁下的计划就要完成,苍龙七宿的力量,没有人可以对抗,我会在下面等着你!”

他竟一掌盖向自己的天灵盖,殷红的鲜血迸溅在地面上,带走了一代天才的性命。

他终于证明了自己越月神的地方。

“我并不喜欢杀人,可为什么总有人逼迫我杀人?”严涉叹了口气,望向剩下的人。

“卫庄、张良、高渐离……你们想好怎么死了吗?”

“鬼谷传人,自然是战死!”卫庄眸眼充斥决然,对着后方叫道,“白凤,带赤练离开!”

“我不走!”这位昔日韩国的红莲公主,语气平静的说道,没有哀伤,没有酸楚,只是简单三个字。

卫庄背对着她,骤然一掌,将之震向上空,一声鸟鸣,响彻九霄,带着两道身影冲向远方。

“百步飞剑!”

卫庄猛然吐出四个字,身影像一团火焰,燃烧起来,散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势,四周空间都震荡出裂缝。

一股越时空的锋芒剑意,蓦然涌出,鲨齿与卫庄同时化为一道虹光,漆黑带血,射向前方。

璀璨的光芒,俨如一条染血的巨龙,一往无前。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自开战以来,严涉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凝重。

他抬起右手,结出一道玄妙的手印,对着前方虚空按下。

古朴的光芒流淌在那里。

染血的巨龙横冲而来。

整个机关城颤动不已,无法形容的璀璨光芒遮挡了一切视线,是那样辉煌与绚丽。

照亮了黑夜,照亮了千古。

光芒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严涉依旧站在原地,他手上多出了一柄剑。

鲨齿。

剑尚在,但剑的主人已经永远消失。

随着微风,永恒的飘散在天地宇宙之间。

严涉依稀可以听到一句轻喃的询问。

他抬头看了看指尖,那里滴落了一滴鲜血,回答道:“你与盖聂,皆不比你们师父差,但这个世上不会再有鬼谷子了。”

漆黑的长夜,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轮明月,是因为天将明吗?

月光下,一个银装女子翩翩起舞着,高渐离放下了手中的剑,拿出一把古琴,肃穆弹奏起来。

琴与舞,契合如一,仿佛天人。

“阳春白雪!”

严涉叫出了这一曲合奏的名字,伴随天人妙合的琴舞,一种天籁杀气,逼袭而来。

他却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寂寞的看着二人演奏。

当年在燕国的那个夜晚,也是这样一琴舞合奏。

他抬头望向天空的明月。

月依旧是那轮月,人依旧当初的人。

但一切总是要结束的。

琴音铿锵有力,弹奏达到了高潮,月下曼舞的身影,忘情的挥洒着,一缕淡淡的清香,挥洒在明月之下。

无形的杀气逼袭而出,高渐离的身影倏然浮现在月光下,水寒剑散无匹寒意。

风萧萧兮易水寒!

冰冷的剑锋指向严涉的咽喉。

琉璃色的手抬起,在月色下散晶莹光芒。

咔嚓!

剑谱第七的水寒剑断裂在地上,月下的女子依然在随风而动,‘高山流水’的琴音却已成绝响。

曼舞的银装女子眼睛滴落一滴晶莹泪珠,恰好滴落在断裂的水寒剑上。

剑身残余的寒气,使得那滴泪珠凝结为冰。

她同样倒下了,脸上带着一丝淡笑。

她真的在笑吗?

【月光色,女子香;泪断剑,情多长?有多痛,无字想……】

天空上,一只白色巨鸟翱翔着,上面有着两道身影,一男一女,男子白衣,女子红衣,微风明月下,巨鸟驶向辽阔天宇。

红衣女子眼神茫然的望着下方,忽然想起当初一个人对她的话。

“你名号红莲,知道红莲是一种什么样的花吗?”

“火焰化作红莲,绽开在地狱深处,烧尽所有残存的灵魂……”

但今天燃烧的却不是她。

她忽然仰天大笑起来。

月明如水,照见她美艳的脸庞。

一缕崭新的孤魂,在不远处,平静凝注着她,随风飘散。

【忘了你。孤单魂,随风荡。谁去想,痴情郎。这红尘的战场,千军万马,有谁能称王?】

……

严涉看着最后一人。

张良!

“我错了……”他喃喃着,“我虽然已经很尽量的往高处估算,但最后还是低估了你……”

严涉道:“你已经尽力了。”

张良点了点头:“不错,我已经做到最好了,但人算不如天算,此刻我终于明白昔日鬼谷子的心情了。”

他俊朗儒雅的脸上带着苦笑。

严涉微笑道:“用出你最后的底牌吧。”

张良望向下方,眸眼坚定。

“虽然已经输的很惨了,但我决不能让你活着离开这里。所以,同归于尽吧!”

他拉下一根杆子。

整个机关城的地下,喷射出无穷烈火,火焰深处,是一条蜿蜒巨龙。

墨家最强机关兽,青龙!

ps:凝镜很喜欢《月光》这歌,决定写秦时时就想写出它。

这一卷已经到最后了,明天开始下一卷,霹雳。

试问普天之下,谁能让苦境无力回天?天地唯我……战祸邪神!

跨度从刀龙传说到惊涛,魔封的内容应该没有。

  http://../book/69900/281168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