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顶峰 》凝镜天

第十章 魔主之名

闹市。

客栈。

四五个带着刀剑的江湖客坐在一张桌子前,喝着酒聊天。

其中一个大汉道:“你们知道最近最轰动的事情是什么吗?”

另一个人道:“莫非是峨眉独孤掌门殒命西门吹雪剑下,新上任的严掌门要与之决战峨眉之巅?”

那人摇了摇头:“你说的这个虽然也是个大消息,但比起我要说的,就差了一筹了。”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立刻竖起耳朵,催促道:“不要卖关子了,赶紧说。”

那人大笑一声,道:“现在最轰动江湖的是一个人。”

“谁?”

“此人号称魔主,名‘邪无上’!”

“魔主,邪无上!这名字当真是霸气,但却从来都没有听过啊?”众人疑惑道。

那人喝了口酒,笑道:“现在你们不知道,但马上整个江湖都要知晓此人了。”

“霍天青你们知道吗?他可是当年天禽老人的儿子,现今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泰山北斗‘天松云鹤、商山二老’也只是他的师兄,‘关中大侠’山西雁成名江湖四十年,却也只是他的师侄,你们说这辈分大不大?”

“自然是大,但这与那魔主又有何关系?”

“且听我说,霍天青虽然年纪轻轻,但家学渊源,已是江湖第一流高手,但即使是他,在那魔主面前依旧不过一招,就已丧命!”

“什么!”众人不敢置信,虽然他们对霍天青知道的不多,但天禽老人、商山二老的名声在江湖上可是如雷贯耳,霍天青怎么着也差不到哪儿去。

“一开始我也不信,但这的的确确是千真万确,现在天禽门上上下下都发了疯似的,正在找那邪无上,甚至隐世多年的商山二老都重出江湖了。”那人道。

“除此之外,你们还知道霍休吗?”

“天下第一富,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错,霍休除了是天下最有钱的人之外,更是青衣楼的楼主,势力庞大,可以说是江湖中最可怕的几人之一,一身武功也同样登峰造极,但这样一个人,现在也已经死了,死在了魔主的手上。”

“霍休就是青衣楼主,你听谁说的?”没有人敢相信。

“若是别人所说,自然不足为信,但这个人说的,我们却不得不信,他就是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听见这个名字,所有人都立即闭上了嘴,相信了霍休便是青衣楼主,也相信了他已死在魔主手上。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虽然以风流倜傥、不拘形迹著称于世,更有“混蛋、笨蛋、穷光蛋”陆三蛋之称,但在正经事上一向是靠谱得很,绝不会开这种玩笑。

纵然是他的敌人也不得不承认,他虽是个大混蛋,但却是所有混蛋中最可爱的一个。

“你们是不知道,霍休在那青衣第一楼中设下了层层机关,埋伏了几十号高手,更打造了一个足足有两千斤重的铁笼子,用来保护自己。”

“但那魔主却硬生生地将青衣第一楼拆成碎片,用最残酷的手法把那几十号高手一一碎尸,最后用一双手掰开了那由百炼精钢打造的铁笼,一招就杀死了天下绝顶高手之一的霍休!”

听见这些,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随后又有人问道:“那魔主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那人道:“谁也不知道魔主的真面目,但他喜欢坐在一辆漆黑的马车里,用四匹骏马拉车,四个白森森的骷髅作为马夫,与人交手一向隔空出手,他的那辆马车也被称之为‘白骨灵车’……”

就在这时,一道悠长的马鸣响彻闹市。赫见四匹骏马拉车,森白骷髅驭马,漆黑的车厢快速在大街上穿行着。

“这……这,难道就是……白骨灵车?”一个大汉颤抖地指着外面。

这时,两道苍老的身影自后方追来,隔着数十丈吼道:“邪无上,今天就是你丧命之时,我们要以你的鲜血祭奠小师弟在天之灵!”

说着,这两个看上去至少七八十岁的老者身形如雁,快速的穿过街道,追击着白骨灵车。

客栈里的众人骇然道:“那两个老者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商山二老?”

此言一出,附近众多的江湖人再也坐不住,纷纷追着刚刚二者离开的方向而去。

商山二老对决盖世魔主,这样的武林盛事,任何一个江湖人都不愿错过。

白骨灵车快速行进着,很快就出了城,来到荒野之中,在一处树林外停下。

片刻之后,商山二老来到:“你怎么不跑了?”

灵车之中传出低沉的声音:“这世上还没有人有资格让本座逃跑,刚刚那不过是想让那些武林中人知道,你们二人即将丧命在本座手上而已。”

天松脸色一沉:“大言不惭!”

“是否是大言不惭,你们马上就知道了!”

这时一个秃顶老者带着八个衣着怪异的人一同过来了,其中有穷秀才打扮,也有小贩打扮的,还有乞丐打扮的,皆是市井小民的样子。

“两位师尊!”秃顶老者对商山二老恭敬一礼,后面八人同样行了一礼,然后望向不远处的白骨灵车。

那穷秀才大义凛然的开口道:“妖人,今日我等市井八侠,誓要……”

“聒噪!”

他话没有说完,白骨灵车中就闪过一股雄浑真气,然后这秀才打扮的人身首分离,殷红鲜血喷溅五尺,格外惨烈。

“师兄!”另外七人悲痛欲绝,狰狞地望向白骨灵车,就要冲上去。

商山二老阻止了他们,二人脸色极为难看的道:“阁下好狠辣的手段。”

白骨灵车中传出淡淡的声音:“有的人总是不懂得什么叫做祸从口出,本座只是让他们长点记性。”

“可恶!”秃顶老者与剩下七人都气愤无比,怒视着白骨灵车,恨不得将车中之人千刀万剐。

“蝼蚁纵然叫得再大声,也不会引起雄狮的关注的,本座只会随手捻死你们。”

白骨灵车的帘幕倏然卷开,漆黑的车厢里看不到任何事物,唯有一道明亮的刀光斩出,寒气逼人,洞彻虚空。

商山二老神色一变,对视一眼后,同时出手。

这二人皆是成名多年的武林名宿,内外功皆已臻至顶峰,更兼经验丰富,虽然年迈,但一身武功却都依旧足以压霍休、独孤一鹤这些正当壮年的绝顶高手一头,乃是武林中当之无愧的泰山北斗。

何况两人出身同门,相处的岁月足足一甲子以上,彼此心意早已相通,出手起来俨如一人,战力无疑暴增数倍。

蓬!

商山二老掌势叠加,连绵真气浑然如山,更兼身法巧妙,配合默契,似一只凤凰的双翅,左右扑击,直面严涉隔空一刀。

在接触到刀劲之际,二人眉眼一凛,四手同时附带浑然真气,击向刀劲两端。

这掌力一阴一阳,如道门太极,转实为虚,转有为无,层层叠叠,刹那便化消掉那刀劲。

“不错,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能接本座一刀之人了!”白骨灵车中传出赞叹。

商山二老中的天松道:“刚刚那一刀乃是魔教的‘如意天魔,连环八式’,你与魔教是什么关系?”

云鹤却皱眉道:“不对,那一刀还蕴藏了少林的破戒刀。”

二人顿时讶然了。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够将魔教、少林这一正一邪两大宗派的武功容纳一身?

白骨灵车中传来冷笑:“本座的来历岂是尔等可以揣摩,还是转过头看看你们的徒子徒孙吧。”

二人这才骇然发现,身后那秃顶大汉与另外七人已然化为八具枯尸,样子与眼前灵车前拉车的四具白骨异常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