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顶峰 》凝镜天

第十五章 楚南公

“盖兄,你的伤势不要紧吧。”严涉来到盖聂身前,此刻的盖聂衣袍染满鲜血,白袍一片通红,气息显得很虚弱。

“无碍,我还撑得住。”盖聂摇了摇头,黑白分明的明亮眸子透着坚毅,“却邪的剑法造诣,是我平生除师父外见过的最强,经此一战,我必能再进一步,若是在遇到类似高手,断不会这样狼狈。”

“你欠缺的从来不是天分与刻苦,而是经验与岁月。”赢政来到这里,望着盖聂,“每一个高手都是需要经过千锤百炼,日日夜夜的勤奋积累,才能登峰造极。”

盖聂抱拳道:“多谢大王提点。”

严涉望着脚下的却邪,道:“白亦非亡于我手之后,他自知无法逃脱,与我交手一招后,就服毒自尽了,倒是杀手风范。”

赢政脸色并不好看,沉声道:“他本不该这样死去,身为大秦的精锐,战死在一统七国的不朽功业上,才是他本该有的归宿,而个别人的愚昧,造成了大秦的内耗,实在该死。”

严涉拿起那柄却邪剑,望着赢政:“看来大王已经等不了,要拔除那附在大秦体内的毒瘤了。”

“还需要先生的帮助。”赢政看了严涉一眼后,望向远方天空,目光深邃。

大风吹过这狼藉的荒野,寒意刺骨。

……

秦国,咸阳。

严涉漫步在大街上。

赢政与盖聂回了王宫,李斯去向吕不韦复命,只有他是闲杂人等,只能在街头晃悠,等着赢政回去后的召见。

咸阳的大街非常热闹,但却没有那种混乱的感觉,井然有序,这是因为秦国崇尚法度,对任何行为都有着明确的规定,每个人都处在森然的约束中。

严涉来到咸阳的城头,站在高处,俯瞰着这座百年古城,这座城池仿佛是按照最严苛的法度建造的,东西南北方方正正,中央的王宫森严高大,每一座房屋都以特定的规章建立,仿佛一座严谨的兵阵,而不是用来居住的地方。

秦国的王都本来并不是这里,但在商鞅变法之后,秦国富强起来,原来的都城不适合作为国度的中心,所以另外建造了这座都城。

这座城池的建造者,正是享誉七国的法家高士商鞅,他对这座城池的设计,如同他为秦国定下的法规,森严而近乎苛刻。

凭借着这种苛刻,秦国成为七国最强,而这座城池也成为七国中最繁华的都城。

天色渐渐黑了,严涉望着咸阳的夜色,神情淡漠。

忽然,一个老者走上了这座城池,他看上去有着七八十岁,发须皆白,拄着拐杖,眉毛同样是雪白的,而且非常茂盛纤长,几乎遮住了眼睛。

但奇异的是,城墙上的风很大很冷,只穿着一身宽大衣袍的他,身体竟丝毫没有颤抖,走路也很稳健。

忽然,他“哎呦”了一声,居然把鞋子踢掉了,无奈的望向严涉:“年轻人,能不能帮老朽把鞋子捡回来?”

严涉冷冷望了他一眼:“不能。”

老者顿时长叹了起来:“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一个个都不懂得尊敬长者?”

严涉淡淡道:“因为你不值得我尊敬。”

老者胡子一瞪:“老朽比你年长数十岁,如何不值得尊敬?”他也不去捡鞋子,光着脚站在地上。

“装模作样,故弄玄虚,有何值得尊敬?”

老者怔了怔,随后轻轻挥了挥衣袖,那掉落的鞋子被一股气劲卷起,自动落在他脚旁,他穿上后来到严涉身边,嘀咕道:“你们蜀山的人以前明明民风很纯朴,这么会出现你这种人?”

严涉淡淡道:“或许是因为你们阴阳家太狡诈,所以让我们不得不如此。”

老者笑了笑:“虽然阴阳家与蜀山是多年宿敌,但老朽不过一介游离人员,而你也不像是那种在乎两家*屏蔽的关键字*的人,我们何必因此伤了和气?”

“据我所知,阴阳家一向在楚国活动,这几年却忽然搭上秦国,甚至连你这位号称楚国第一贤者的人都来到咸阳,你们这是准备做什么?”严涉问道。

“做什么?自然是做和你一样的事情。”老者伫立在风中,衣袂飘飞,神态肃然。

严涉微微一笑:“看来我们以后可能还会是同僚。”

“与你同僚的是月神他们,我这个糟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还会出来和你们争权夺利?”老者平缓说道。

“楚国第一贤者楚南公,岂是一般的老人。”

“夏禹氏千年唯一的奇才,当今蜀山第一高手,力压鬼谷纵横,连败罗网两大天字级杀手,以一敌千,杀死血衣侯白亦非,你又岂是一般人?”

“看来我已经被你们调查透了。”

“你又何尝不了解我们?”

严涉凝望着楚南公:“那你今天来找我,究竟是想做什么?”

楚南公淡然道:“正如之前所说,我在阴阳家中只是个闲散分子,所以我今天仅仅只是代表我个人,与东皇太一无关,与整个阴阳家更无关。”

“我来找你,一来是顺便,二来是想见识见识蜀山第一人的风采。”

严涉嗤笑着,不发一言。

对此楚南公报以一笑,忽然指向下方的咸阳城:“你看到了什么?”

严涉思考了一会,回答道:“繁荣、森严、秩序、法度。”

楚南公微笑道:“这就是秦国,这就是法家。”

他忽然又指向城门,那里立着一个牌子,上面用小篆写满了文字。

严涉默然望去,发现那正是吕不韦所立,“一字千金”的牌子,上面所写正是《吕氏春秋》。

吕不韦将此书的内容刻在城头,立下木牌,言能改一字者,赏千金,数年以来,无人可改一字。

“从这块牌子上,你又看到了什么?”

严涉皱眉着,思索良久,最终摇头道:“没有看出什么。”他这个人一向实诚,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楚南公神色肃穆道:“那是一种建立在秦国之‘法’上,却又截然不同的新‘法’,吕不韦挂在这里的用意,本是想对秦国进行第二次变法,只可惜所有人只看到了所谓的‘一字千金’,没有人明白他真正的用意。”

  http://../book/69900/278594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