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顶峰 》凝镜天

第二十七章 宫九

夕阳。

古道。

严涉骑在马上,对陆小凤二人抱拳道:“陆兄请放心,魔主为祸江湖,铲除他乃是我辈之人应尽的义务,上次我就已经与木长老商议过,组建围剿魔主的联盟,此番我回峨眉之后,一定会加紧此事。”

陆小凤回礼道:“多谢严兄,魔主之祸,绝非一人一家可解,唯有整个江湖凝聚一体,才能击败邪恶,还光明于天下。”

严涉驾马远去,豪气长啸道:“拯斯人于涂炭,为百世开太平,此吾辈之任也!仁以为己任,死而后已!”

黄昏的余晖,照得他的背影格外修长。

陆小凤沉默了许久,突然叹了口气,望向一旁的花满楼,后者给了他一个笑容。

……

幽幽黑夜,白骨灵车疾驰在夜幕之下,不知起点,不知归处。

车上,上官飞燕木然地汇报着:“启禀主人,公孙大娘失踪之后,我已逐步掌控了红鞋子大部分势力,只是这个组织似乎另有深层,我不该贸然动手。”

严涉点了点头:“你做得不错,至于剩下的部分,那就不是你能管的了,本座会亲自动手。”

上官飞燕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严涉的目光瞥向车厢一角,那里躺着两个死尸一样的人,正是公孙大娘与老实和尚。

他左手举起,食指轻弹,两道气劲隔空射出,落在二人穴道之上。

片刻后,已然憔悴的不成人形的二人苏醒了过来,现在纵然是最熟悉他们的人,也决然认不出这是原来的老实和尚与公孙大娘。

尤其是公孙大娘,原本称得上绝色的她,现在苍老的仿佛她曾经扮演的“熊姥姥”,分外凄惨,而老实和尚,也是沧桑无比的样子,如同刚刚从地狱里出来。

严涉并没有对二人动用什么酷刑,以他们二人的意志也根本不惧任何酷刑。

摧残肉体只是最下层的魔道手段,严涉自诩万魔之主,邪道无上,也根本不屑用那些低级的东西。

他早就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魔了。

他的手段,乃是融合后世的心理学以及魔教精神方面的手段,加上自身多年杀人放火积累下的宝贵经验,一系列的惨无人道之后,这两人就成这样了。

此刻,他们虽然还活着,却与死了完全没有差别,一双眼睛死灰无比,望着坐在旁边那张熟悉的面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严涉露出一个笑容:“现在你们觉得比之宫九,本座的手段相差几何?”

过了许久,老实和尚才道:“曾经有人说,宫九是由九样东西组成的:毒蛇的液、狐狸的心、北海中的冰雪、天山上的岩石、狮子的勇猛、豺狼的狠辣、骆驼的忍耐、人的聪明,再加上一条来自十八层地狱下的鬼魂。”

“那我呢?”

“你是个货真价实的魔鬼,没有半点杂质!”公孙大娘嘶声道。

一个九种东西组成的杂种,自然是不如真正的魔鬼的。

严涉满意的点了点头,收下了他们的夸奖:“看来还是本座厉害一些。”

老实和尚、公孙大娘都不说话了。

严涉笑道:“不要这样死气沉沉,最起码你们现在还活着,而本座目前还不打算杀你们。”

公孙大娘皱眉道:“我们知道了你魔主的身份,你不杀我们灭口?”

严涉摇头道:“第一,你们不会有机会说出去的;第二,纵然你们说出去,也根本不会有人信,你们根本也没有证据。

纵然有人因此怀疑上我,但我只要不再动用魔主这个身份,那就不会有事,反正这只是个方便行事的身份。只要我愿意,完全可以变成鬼无上、神无上、侠无上……这不影响什么。”

公孙大娘二人说不出话来,面对这种马甲怪,谁又有办法?

严涉看着外面,忽然道:“我们快到了。”

老实和尚道:“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严涉道:“去见那个九种事物组成的杂种。”

公孙大娘神情一变:“你要见九公子?”

严涉道:“不错,而且我们已经到了!”

白骨灵车忽然停下。

前方是一座巨大的府邸,那是一座王府,太平王府。

王府自然是巨大的,严涉带着老实和尚二人花费了不少精力,才找到了太平王世子所在的地方。

太平王世子就是隐形人中的高层人物宫九,九少爷。

此刻,他房里的灯还亮着。

严涉带着老实和尚、公孙大娘走近了那房间,却感觉有些奇怪。

他们打开了房间。

房间里,一个头发散乱、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正**着在地上挣扎翻滚。

他的躯体苍白而瘦弱,带着斑斑的血渍,却是他自己用针刺出来的。

他手里还有根针。

房里布置得精雅而华丽,散落在地上的衣衫也是手工精致、质料高贵的上等货。

这的的确确就是太平王世子的房间,这个人也的确是宫九。

看见严涉三人闯入,他吃了一惊,但还是没有动作。

他低呼着:“鞭子……鞭子……”

严涉望向床头,那里的木架上果然挂着条鞭子。

“用鞭子抽我……用力抽我……”他嘶吼着。

严涉淡漠的扫视了他一眼,右手一张,那根鞭子就自动飞入他手中,然后递给公孙大娘:“抽他,狠狠地抽。”

公孙大娘还在惊愕之中,她无法想象,那高高在上,仿佛神灵一样的九公子,居然有这样的一面,拿着鞭子的手怎么也一动不动。

老实和尚也目瞪口呆,望着这在地上嘶吼打滚的年轻人,怎么也无法与自己印象中的九公子吻合。

但宫九自己已忍耐不住,他扑上公孙大娘,眼睛通红的嘶吼道:“抽我,用鞭子狠狠地抽!”

他的眼中充满了乞怜。

公孙大娘再不犹豫,扬起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抽向宫九,抽在他苍白瘦弱的胸膛上。

宫九发出舒畅的长啸。

第一鞭抽下去,第二鞭就不难了。

鞭子抽得愈重,宫九眼睛愈亮,他的身子忽然蜷曲,又伸开,然后就躺在那里,动也不动了,他已满足。

公孙大娘踉跄后退,坐了下去,衣服已湿透。

这时,宫九突然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整理着衣冠,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俊朗高贵的青年,与刚才判若两人。

他冷冷的望着地上的公孙大娘与还在惊愕的老实和尚,用仿佛帝王的语气道:“你们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