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顶峰 》凝镜天

第二十三章 上官金虹

金钱帮。

这是一个近来威名震慑江湖的可怕帮派,纵然是魔教再度席卷武林,也不曾完全掩盖过它的风头。

昔日兵器谱上第二的‘龙凤双环’沉寂多年,再现江湖。

上官金虹以惊人手腕,网罗了一十七位兵器谱上有名的高手,凭借强大实力与惊人财富,短短时日变使得天下侧目。

钱能役鬼,也可通神,金钱帮以金钱为名,看似俗不可耐,实则包含鲸吞天下之野心。

金钱帮总舵之外,严涉带着芮钰悄然来至。

“严教主,帮主派我来迎接你。”这人穿着金钱帮独有的黄色服装,腰间别着一把剑,表情淡漠,来到严涉的身前。

严涉注意到,此人腰间的剑是剑柄向左的,这说明他用的是左手剑,左手剑比之右手剑本身是没有多少差别的,但这世上多数人都是右撇子,这就显得左手剑非常特殊了,鲜少有人知道怎样应对。

他端详了一下这个人,发现此人看上去并不大,只是二十岁左右,但身上却透着一股死气,那本不该是他这个年纪的人所有的。

他的一双眼珠更是奇特,是死灰色的。

“荆无命?”严涉虽是询问,语气却带着笃定。

那人点了点头:“你知道我?”

严涉道:“上官帮主的得力助手,当今江湖后起之秀之中的领军人物,荆先生的大名本座怎么会不知道?”他脸上露出了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

看见这个笑容,后面的芮钰心里就打寒颤,看向荆无命的眼神也浮现出怜悯。

荆无命却没有搭理严涉,只是道:“帮主已经等急了。”

严涉道:“那就先去吧,以后若是有机会,本座希望能够和荆先生多做交流,我圣教目前还空着两个天王之位,本座认为荆先生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他大笑着走向里面。

金钱帮以金钱为名,自然不会差钱,虽然上官金虹本人是一个节俭的人,但金钱帮的总舵却布置的非常繁华,金碧辉煌。

毕竟这是这天下第一大帮的脸面所在。

上官金虹请严涉来赴宴,自然是准备好了酒席,此刻那里坐满了一座人,只空着两个座位。

“严教主,你总算是来了,大家已经等你很久了。”

一个穿着黄衫的中年人霍然起身,锐利的目光注视着一步步走来的严涉,他身材高大,面容俊逸,透露着一股威严气度,一看就非寻常人。

“上官帮主,幸会。”严涉打量着这位绝世枭雄,脸上笑容灿烂。

上官金虹瞥了旁边的芮钰一眼,点头道:“二位请坐。”他指着那两个空下的座位。

他似是早就知道严涉这一次是几个人来。

严涉与芮钰坐下之后,望着四周一桌子人,神色自若。

上官金虹却开始给他们介绍起来,能够被上官金虹请到此处的,自然都不是一般人,但也没有足以让严涉重视之辈。

当今天下,本没有几人能入他之眼。

饭桌上,他一直紧紧地盯着上官金虹,后者也一直望着他。

两人似是有着一种默契,始终沉默不语,也不见有什么动作。

两个主角没有动作,其他人就难受了,他们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十分尴尬。

两位江湖上最可怕的大人物没有动筷子,他们谁又敢动?

上官金虹这时道:“酒菜已叫来,不吃就是浪费,我最恨浪费,各位请。”

七八双筷子立刻同时伸了出去,除了严涉二人。

其中一人陪笑道:“这鱼还新鲜,二位为何不也尝一些?”

上官金虹道:“我饿的时候才吃,现在我不饿。”

他一字字接着道:“不饿的时候吃,是一种浪费。”

立刻又有几双筷子放了下来。

望着这幕,严涉神色纹丝不变,只是打量着众人。

其中一人,虽也一直没有说话,但此刻眉目间已隐隐露出不耐之色。

这人面白身长,手上戴着好大的一块翡翠扳指,绿得耀眼,腰边悬着的乌鞘长剑上,也镶着几块翡翠,一看就是身家非凡。

他是“碧华轩”的少主人西门玉。

“碧华轩”金字招牌,普天之下,做珠宝生意的一听到“碧华轩”三个字,就好像练刀的人听到“小李飞刀”一样。

西门玉自是从小就被人像凤凰般捧着,他要往东,绝没有人敢说西。

他要练剑,立刻就有人将能请得到的名剑客全都请来,又有人设法替他找来一柄“松纹古剑”。

十岁的时候,西门玉就用这柄剑杀过人。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他想尝尝杀人是什么滋味,所以就有人想法子去找个人来让他杀。

像这么样一个人,现在却坐在这里,受着这种气,心里岂能痛快?

他也根本没有动过筷子。

上官金虹眼睛却已盯住了他的眼睛。

西门玉本想扭过头,去瞧别的地方,但上官金虹的目光却似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

他若盯着一个人,那人也只有被他盯着。

被这种目光盯着,的确不是件好受的事。

西门玉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渐渐发冷,从指尖开始,一直冷人背脊,冷入骨髓,冷到心里去。

上官金虹突然道:“这酒菜中有毒!”

西门玉勉强笑道:“怎会有毒?”

上官金虹道:“既然无毒,你为何不吃?”

西门玉道:“在下不饿,不敢浪费帮主的酒菜。”

上官金虹道:“真的不饿?”

西门玉道:“真……真的。”

上官金虹道:“浪费还可原谅,说谎却不可恕,你明白么?”

西门玉的火气也忍不住要上来了,道:“这种小事,在下又何必说谎。”

上官金虹道:“说谎就是说谎,大事小事全都一样。”

西门玉道:“不饿就是不饿。”

上官金虹道:“现在已过了午饭时候,你怎会不饿?”

西门玉道:“也许在下吃的早点还未消化。”

上官金虹道:“你早点是在城南‘奎元馆’吃的,是么?”

西门玉道:“不错。”

上官金虹道:“你一个人要了一碗麻油鸡,一碗爆鳝鱼面,外带一笼肉包,鸡吃了两块,面你只吃了半碗,肉包吃了七个,是么?”

西门玉脸色变了变,冷笑道:“想不到帮主将在下的一举一动都调查得如此仔细。”

上官金虹道:“你吃的这些东西既然还未消化,想必还留在肚子里,是么?”

西门玉道:“想必还在的。”

上官金虹突然沉下了脸,道:“好,剖开他的肚子瞧瞧,还在不在?”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唯独严涉一直淡淡地看着这一切,一句话都不说,丝毫没有他本是今天主角之一的感觉。

西门玉面如死灰,吃吃道:“帮主莫非是在开玩笑?”

上官金虹连理都不再理他,此时已有四个黄衫人走了过来。

西门玉霍然起身,反手拔剑,动作干净利落,大家虽然还未看到他出手,已知道他剑法必定不弱。

谁知他长剑还未出鞘,突听“哧”的一声,上官金虹面前的筷子突然飞起,已打在西门玉左右双肩的“肩井”穴上。

他的手根本好像没有动,只不过在桌上轻轻一按,筷子已急箭般射出,西门玉身子已软了下去。

这手武功,纵然是严涉,也微微眯起了眼,上官金虹的武学的确已经登峰造极。

“带下去,看仔细。”上官金虹挥了挥手。

几个黄衫大汉一伸手,已将西门玉身子抄起。

西门玉嘴唇在动,却已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上官金虹淡淡道:“那些东西若真的还在你肚子里,我赔你一条命,否则,你就白死!”

此刻已没有人敢说话,没有人敢动。

每个人都好像坐在针毡上,衣服都已被冷汗湿透。

只听一声惨呼,过了半晌,那黄衫大汉垂手而人,躬身道:“已看过了。”

上官金虹道:“有没有?”

黄衫大汉道:“没有,他肚子是空的。”

上官金虹道:“好——”

他目光缓缓自除严涉以外的每个人面上扫过道:“在我面前说谎的人,就是这种下场,各位明白了么?”

大家拼命点头。

上官金虹道:“各位现在莫非也不饿了?”

大家抢着道:“饿……饿……”

每个人都抢着夹了块菜,放在嘴里,怎奈牙齿打战,哪里能咬得动,只有苦着脸,整块地咽下去。

上官金虹这时才看向严涉,后者忽然发出一声大笑。

“上官金虹不愧是上官金虹,本座佩服。”

上官金虹道:“教主客气了,今日本是宴请教主的,不料却懈怠了客人,实在是本帮主之错。”

严涉摇头道:“能看这么一出精彩大戏,上官帮主的招待何其隆重,应该是本座道谢才是。”

上官金虹眯起了眼,忽然道:“教主可知我为何请你来?”

严涉眼睛同样眯起,淡淡道:“相交、相杀,竞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