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顶峰 》凝镜天

第三十八章 死国之神

刷!

鬼麒主出杀招,羽扇挥舞间,幽幽鬼魅,炽烈燃烧,火焰漆黑,扭曲虚空,笼罩素还真周身。

“石破天惊混元掌!”

素还真起手纳气,磅礴掌力催动风云,惊破苍宇,排山倒海,往前方席卷过去。

蓬!

浩然掌力,幽邃鬼火,交缠在一起,四周大地轰隆,无数尘埃四飞,山石塌陷,十里方圆,一片死寂。

素还真、鬼麒主同时退后一步,更自震撼对手能为,眼中划过凛冽,杀意澎湃。

“素还真,上次你伙同枫柚主人、拂樱斋主,前往天都谋害我,导致黄泉、君曼睩之死,今天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后方,罗喉眼露凶光,充斥怒意,计都刀飞旋,极元暴冲,真气升腾,锋芒盖世,斩向素还真后心。

“劫数啊!”素还真苦笑着,在罗喉提到枫柚主人、拂樱斋主两个名字之后,他就明白,自己是替某人背锅了,但枫柚主人三人明明是去劝说罗喉的,为何会出现如今的情况?

他来不及细想,饱提一身功体,般若剑飞旋天空,施展天问三誓,白莲盛开,圣华天耀,护住周身。

轰!

狂暴的刀光夹杂雷霆之怒,电光奔腾,真气四溢,犹如烈火焚烧,扭曲空间,眨眼粉碎素还真周身白莲。

一瓣瓣莲花凋落,枯萎在大地之上,圣光黯然,光泽消无,象征正不胜邪,白莲染尘,渡世遇劫。

“噗!”

素还真被锐冽刀光透体而过,衣袍染血,通体猩红,身影狼狈。

“好机会!”鬼麒主虽然不知道罗喉为何出现,但眼见素还真遭受重创,大笑着,出手绝杀。

“焚天苍龙印!”

鬼步漫舞,法印掐动,鬼麒主邪元吐纳,鬼火熊烈燃烧,四周大地同时融化,一股磅礴气劲凝聚成形,化为苍龙,冲向素还真。

“般若化谶·雷霆示警!”

危机关头,素还真强压伤势,剑光凌越,透彻八方,电闪雷鸣,纵横捭阖,刺出一记澎湃剑罡。

嘭!

鬼火苍龙、凌厉剑罡,在半空交击,山崩地裂,海啸雷鸣,玄黄倾覆,天宇震动。

“噗!”

素还真倒飞出去,鲜血狂涌,再难压抑伤势,瘫倒在地,披头散,奄奄一息。

反观鬼麒主,虽亦被剑势所伤,但根基雄浑,顷刻之间就压下伤势,凝注着远处的素还真,冷声道:“为了我之大计,素还真,魂断黄泉吧!”

他十指如刀,凛冽锋利,鬼邪之气弥漫,扣杀向素还真咽喉。

“殒天斩星诀!”罗睺猝然出刀,对象却不是素还真,而是鬼麒主。

感到那股饱含杀气的霸道刀势,鬼麒主急忙回招,鬼气缭绕周身,形成滔天屏障。

砰!

刀势狂霸,斩天裂地,眨眼之间就破开层层鬼气,笼盖鬼麒主,凌厉罡气刺骨透寒,魔元翻涌,吞噬苍宇。

“罗喉,你不该对我动手!”鬼麒主眼神一凛,羽扇挥舞,催动奇异咒术,四周出现诡异黑洞,刹那离开罗喉刀势笼罩所在,来到素还真身旁。

“普天之下,还没有人能够阻止我*屏蔽的关键字*!”鬼麒主哈哈大笑着,探掌取命,鬼邪之气冲刷而下。

“素还真的命属于我,你没有资格取!”罗喉眼带不悦,计都刀斜斩而下,层叠气劲破裂虚空,冲散鬼麒主邪力。

“既然如此,那就交给你来杀吧!”鬼麒主身影闪掠,俨如鬼祟,瞬间就消失不见。

罗喉冷眼环顾着四周,走到素还真身边,计都刀指着素还真的咽喉,冷冷道:“暗算我的代价,就是万劫不复,受死!”

“等一等!”素还真有气无力的大叫着,“素某想给自己辩解一下……”

“上次我就是因为相信你们,才导致黄泉惨死,这一次,你没有说话机会!”罗喉不想听他说话,计都刀毫不犹豫的斩下,刀罡锐猛,无可阻挡。

远处,隐藏在暗中的鬼麒主,眼中露出欣喜:“很好,就是这样,杀了他!”

就在清香白莲即将殒命无间之际,整个天地骤然凝固了下来,仿佛时间在这一瞬间停止了流动。

罗喉的计都刀,距离素还真的咽喉,仅仅三寸的距离,却再无法继续前进。

“这是……”素还真乍然现,自己的身上,出现了一个无形的时表,滴滴答答的转动着,却忽然停下。

然后,他昏迷了过去。

九天之上,降下一道清光,清濛飘渺,带走素还真,光阴的气息在弥漫。

“掌无限于掌心,驻永恒于片刻。”

当时间恢复正常的时刻,罗喉与鬼麒主愕然无比,望着那空荡荡的地面,一时沉默。

蹙着眉头,罗喉转身离开。

鬼麒主却没有走,来到素还真消失的地方,摘下面具,久久不语。

“这样的力量,与天宙颇为相似,乃是光阴岁月之能,九天玄尊的手札有着记载,天地宇宙存在着一处时间之城,掌控着寰宇之内的时数,难道……”鬼麒主脸上浮现凝重。

时间,是天地间最为玄异的力量之一。

虽然达到天仙的层次,已经跳出过去、现在、未来这三界之外,面对时间的力量,并非无法抵抗。

但除非触及天仙第二境,洞彻天地宇宙的本质奥妙,否则在时光伟力面前,依旧非常被动。

鬼麒主虽然不明白有关天仙五境的种种,但也知晓时间之力的棘手。

“素还真此人,才智过人,极有可能已经现我的一些秘密,况且就算他没有现什么,也会是我之大计的阻碍之一,必须铲除。”

鬼麒主,或者说非常君鬼体越骄子,神情冷漠的望向身侧,杀意沛然,心中顿时有了决策。

“非常君一生,从来不惧任何险阻,谁也不能妨碍我登临人之最的顶峰!”

“这样的挫折算什么!”

……

死国,亘古传说的神秘之地,亡灵之所。

悠扬的琴声环绕着四周,空灵无暇,扣人心弦。

严涉坐立在死国之都的宫殿里,与一白一黑,两个典雅雍容的俊美身影,谈笑风生,不时凝望着上方的一个散神之光华的婴孩。

突然,他眸眼一动,笑道:“天者、地者、神之子,本皇麾下佛业双身已经准备好,妖世浮屠启动,让贵境与苦境合一了。”

“唔。”死国天者禁闭的双眼,微微一动,脸上浮现笑容,“龙皇果然值得信任,那就让我们一同去见证死国苦境之合一吧。”

上方的神之子,忽然出“咿呀咿呀”的声音,天者躬身回答道:“阿修罗已经复活,但由于不需要他打造莫汗走廊,所以我已经让他前去修建万妖炉了,等到万妖炉竣工,我就带他前来觐见神子。”

望着这一幕,严涉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他知道,万妖炉一旦完成,就是神之子的死期。

天者、地者,都是来自六天之界的神族,昔日天者触怒太阳神,被烙下罪印,封印双眼,含恨离开六天之界,来到荒无人烟的死国,与地者共同创造了死国三族。

但后来作为他们最强的造物的阿修罗,却带领死国众生,反叛天者的统治,直到阿修罗死于莫汗走廊崩溃,死国的内乱才结束。

这期间,死神的降临是最大的一次变化。

死神并非死国生命,而是来自未知之地,无意中降临死国,天者知道自己不敌死神,于是率领死国上下臣服于祂。

在死神统治死国的期间,天者间接利用死神的力量,铲除异己,最终在死神离开之后,再度完全掌握了死国。

神之子,是死神之子。

但纵然是死神本身,也无法让天者臣服,区区神之子,只是他掌心的*屏蔽的关键字*而已。

一切只待万妖炉建成,让自己蜕变为“冥王”!

对于死国内部的事情,严涉并不关心,但他对天者、地者这两个来自六天之界的生命很感兴趣,同时对那位死神有着兴趣。

  http://../book/69900/285250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