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顶峰 》凝镜天

第二十四章 巫术与蛊术

深邃的浓雾笼罩了天空,死亡的低鸣在深邃中回荡,幽幽鬼啸荡漾在心灵的深处。

黑暗、冰冷、死亡,充斥在四遭。

严涉伫立在玄冥教总坛之外,环顾着四周的漆黑,冷喝道:“巫王,在我玄冥教装神弄鬼,你知道什么叫班门弄斧吗?”

蓦然,一阵狂风卷过四遭,急骤如电,肆虐方圆数里,周围的雾气被驱散得一干二净。

“呜!”婴孩的痛哭响彻天地,赫见那身材高大的苗疆汉子,手里摇晃着婴孩,口中念念有词,诡异的声音绵亘回响,源源不绝。

降臣凝重道:“苗疆有巫蛊双绝,巫王蚩笠最为擅长的就是巫咒之术,真正的大巫是指贯通天人的得道仙真,如我辈踏入神霄中人,但巫咒之术却是另辟蹊径,用特殊媒介,在不打通天人脉络的情况下,依旧能够运使天地之力,极为古怪特殊。”

她话音未落,四周忽然出现十六个身穿盔甲的幽灵身影,它们手捧巨剑,身上煞气冲天,弥漫死亡气息,一步步围拢过来。

黑暗中传出一道低沉而苍老的声音:“纵然是玄冥教,与我苗疆作对,依旧只有灭门的下场。”

轰隆!

沉稳的脚步跌宕而来,如同死神的步伐,震慑心灵。那十六个盔甲幽灵身材硕大,足足有两丈之高,仿佛小山,浑身充斥死亡气息,如百战将军,血煞冲天。

孟婆等玄冥教高手神情悚然,退缩到严涉身后,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望着围拢过来的幽灵们。

严涉眯眼扫视着四周,忽然冷笑道:“我当所谓的巫术是什么东西,原来不过是如此小道。”

霍然,他双手浮现雷电之光,一道道弧光绚丽耀眼,在他掌心生灭不息,璀璨的蓝光如同天地之怒,奏响毁灭序章。

隆!

闷雷炸响九天,如同天公之怒,扫灭幽冥鬼神,万千阴鬼之气猝然消散,明亮的光芒驱散黑暗,众人终于看见十六个巨大的盔甲的面孔。

那是一片模糊,没有五官,没有眉发,只有空洞虚无。

“将军怒!”低沉的声音在另一边响起,伴随幽幽巫咒。

“吼!”

让人心头沉闷的嘶吼声回荡起来,赫见那十六个盔甲巨人高举大剑,向着中间劈斩而来,势若千钧,煞气弥漫。

兹拉!

耀眼的电光划破黑暗,轰隆的雷鸣击打着虚空,一阵狂风卷来,风雷同奏。

大风雷——六灾禁诀风雷灾!

九州叱风雷,天公重抖擞。

苍穹一瞬间仿佛坍塌下来,浩荡天意降临,清除人间污浊,扫荡幽暗鬼魔。

“短短时日,他居然将天师府的五雷天心诀练到这种地步!”降臣美眸闪过一丝惊讶。

她当初就看出这个徒弟很不凡,所以才答应朱友珪收徒的要求,在后来的相处中她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但直到今天,她才发现自己这个便宜弟子是何等天才人物,这让她想到了自己的师尊,那个道门数百年以来最为出类拔萃的绝代人物。

他们在很多地方有些相似性。

蓬!

沉闷的响声如同巨鼓在敲荡,轰隆连绵,让人耳膜轰鸣。

盔甲幽灵巨剑横舞,那明亮的电光击打在它们的剑上、盔甲上、身体上。

绚丽的光芒让人陶醉,却是世间最恐怖的毁灭力量,电花飞舞间,十六个巨人逐渐散发出浓烟,身躯在缩减。

“居然能敌本王的将军血咒,你是何人?”巫王低沉的声音在漆黑中传出,带着凝重。

严涉淡淡道:“本座纣绝阴,玄冥教酆皇!”

“酆皇?没有听说过。”

降臣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严涉面无表情道:“没有听说过不要紧,很快这个名字就将踩在你的尸骨上,传遍大江南北。”

轰隆!

闷雷炸响,天地摇晃,万千电光在严涉身上绽放,轰然劈洒在苟延残喘的盔甲巨人身上。

巫王冷哼道:“想踩本王尸骨的人数不胜数,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已经成为喂食蛊虫的饲料,你不会是例外,今夜之后,玄冥教纣绝阴,除名江湖。”

十六个盔甲巨人忽然浑身燃烧起火焰,熊熊连绵,无穷无尽,但却没有丝毫温度,反而显得极为森冷,场面诡异。

“魑魅魍魉,不足一哂。”严涉眉宇一凛,轻喝之间,通体雷光闪动,伴随狂风忽卷,阵阵雷光劈向那浴火的幽灵巨人。

轰!

天空低沉,万千雷霆闪跃,光辉无尽,所过之处,地板开裂,墙壁焦黑,花草树木尽成灰烬,土石砖瓦皆做齑粉。

“火神泣!”巫王凝神大喝,手中诡异的婴孩摇晃啼哭,苍天泣血,十六个盔甲巨人燃烧殆尽,形成一圈鬼火,在黑暗中闪烁,没有任何温度。

“唵缚墩買釣……”巫王念动着晦涩咒语,神态庄严,那一团团鬼火开始变形,凝聚成一,竟形成一个天神的轮廓,高大挺拔,充满毁灭气息。

那鬼火凝聚的天神出现之后,手握长矛,咆哮着杀向前方,四周同时涌动森然火焰,几个玄冥教众不小心沾上了一点那种火焰,竟眨眼间被烧为灰烬。

侯卿凝重道:“纣兄小心,这是巫神蛊火,以巫术凝聚,再以蛊物作为燃料焚烧。”

“蛊术并不是世人所谓的养虫子,人为万物之灵,蛊乃天地真精。所谓的蛊,乃是蕴藏一丝天地脉络,能够引发天地异力特殊事物,厉害的蛊绝不下于神霄位的高手,这巫神蛊火以蛊作为燃料,足以焚杀神霄位的高手……”

他话未说完,就见九天响惊雷,天地齐震荡,严涉屹立在风中,双手挥舞,雷光闪耀,一道道水桶粗大的雷霆从天而降,劈落在火焰巨人身上。

“吼!”天神一般的火焰巨人仰天嘶吼,挥矛刺向苍穹之巅,火光绵亘,但却只是无力的挣扎。

雷霆笼罩之下,他巨大的身体逐渐崩溃,火光变得黯淡,似乎要熄灭了。

“雷霆乃是天意象征,至刚至阳,镇压一切鬼祟妖邪,巫王这不过继承了一点上古巫术的巫咒,岂是我道门正法的敌手。”降臣冷笑道。

“不好!”巫王神色惊变,眼见火焰天神近乎崩溃,他摇晃着手中的婴孩,催动巫法,试图稳定住。

轰!

九天降下一道雷霆,恰好劈在他身上。

巫王躲之不及,狼狈地闪向远处,但手中用以施咒的婴孩在雷霆下却化为齑粉。

降臣对严涉道:“难得你做一件好事,那个巫器乃是取阴年阴月阴时阴刻出生的至阴之婴,在他面前将他的父母杀死,用至亲之血浸泡,然后再虐杀七七四十九天,这过程需连续不断,婴孩直到最后一口才断气,这样就成了至阴怨婴。

由于至亲之血的作用,婴孩的冤魂会一直停留在体内,作为沟通天人的媒介,它也永世不得超生,唯有这蕴藏至刚至阳之力的雷法能够破此巫咒,让它转世。”

严涉叹道:“师尊你这是什么意思,弟子做过的好事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件。”

降臣冷笑的剐了他一眼。

轰隆!

雷霆持续劈落,那火焰天神终于崩溃,巫王衣衫褴褛的在雷霆之下逃窜着,他身边的人都已尽数死在这浩荡天雷之下。

忽然,他对着外面吼道:“大帅救我!”

严涉眸眼一凛,猛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头戴斗笠,脸覆面具的高大身影。

“袁天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