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顶峰 》凝镜天

第十六章 杂法之争,吕不韦与赢政

“第二次变法?”严涉神色一动。

“你知道尸子吗?”楚南公问。

“尸子,原名尸佼。杂家的创始人,本是出身道家,后来兼合儒墨,统学名法,创立了杂家。”

“他所在之时,乃是战国初期,秦国位居七国之末,秦孝公为图强国,向山东六国招贤纳士,当时他与法家商鞅同时进入秦国。”

“他与商鞅乃是至交,一同参与了商鞅变法,在秦国长达二十年之久,为商鞅变法的成功做出极大贡献,但在商鞅死后,他就离开了秦国,具体去向未知。”

严涉将有关那位“尸子”的记载背诵出来,然后平静地看着楚南公。

后者赞叹道:“什么时候蜀山的巫族都这么博学广知了,看来我果然是老了。”

严涉冷冷道:“你的称赞我收下了。”

楚南公微笑道:“你既然知道尸子,应该也了解他与商君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严涉皱眉道:“尸佼与商鞅乃是至交好友,但似乎因为理念上的问题,二人曾经有过很大的冲突,后来秦孝公最终选择了商鞅,而尸佼之后虽然一直参与商鞅变法,贡献极多,但自始至终都没有出任秦国官职。”

“那你知道他们之间的冲突究竟源于什么吗?”

“他们一个是杂家,一个是法家,冲突点自然不需说,无外乎理念之争,大道之争。”

楚南公摇了摇头:“有一半是正确的,但尸子与商鞅的冲突,乃是他们对秦国道路的认知的不同。”

“商鞅认为,唯有最严苛的法度,才能铸就最强大的国家,强秦之道在于建立一个万世不易的法度,执行不怠。”

“从现在来看,他的想法绝对谈不上错误,秦国正是因为通过他的法度,铸就了最铁血的帝国,凌驾在山东六国之上,一统天下只是时间问题。”

楚南公感叹着。

“那尸佼又是怎样的观点?”

楚南公道:“尸子认为,商鞅的‘法’虽然适合当时秦国的现状,但也存在巨大弊端,过于严苛的法度,可以铸就最强大的诸侯,也能摧毁一个一统天下的强大帝国。”

“若想建立一个万世不朽的帝国,法度的确应该是根基,但还需用道家无为修养恢复,儒家墨家仁政兼爱教化,才能百世不易,千秋长存。”

“而若是依靠商鞅之法,固然可以使得国家强盛,但在达到顶峰之后,也必然会顷刻崩溃。”

“当初秦孝公选择了商鞅,尸子并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想法,而是选择旁观商鞅变法,然后结合自身理念,创建了杂家,一代代传承自我思想,而吕相就是当代杂家掌门,他继承的就是尸子之道。”

严涉沉默了一会,望着远方的咸阳城,沉声道:“如果你说的无误,那么吕不韦与赢政之间的冲突,实则是在百年之前就已开始,乃是尸佼与商鞅二人延续六世的理念之争,权位之斗只是表面。”

“不错,世人皆以为吕相商人本色,好权贪色,却不知他之本领心胸。”

楚南公脸上充满了感叹:“当年他入秦之前,秦昭襄王不听白起之言,派兵攻打赵国,结果接连三次大败,恼羞成怒,赐死白起,随后范雎又死,秦国同时失去将相。”

“更为糟糕的是,昭襄王、孝文王、庄襄王三位秦王在短短三年之间,接连驾崩,由只有十二岁的赢政继位,那时由魏无忌统帅,六国数十万大军陈列函谷关,来势汹汹,秦国又接连遭逢大旱,可谓内外交困。”

“力挽狂澜,稳定内外者,正是吕不韦。他任相十余年来,主持朝政,使得秦国非但恢复了往昔实力,且更进一步,具备一统天下的力量。”

楚南公顿了顿,叹道:“只可惜这一点不会有人记得,日后之人只会记得秦王赢政功绩彪炳,一统七国,千古一帝,结束数百年乱世,无论是非功过,总是青史留名。”

“谁又会知道,这一切成就的基础,乃是吕不韦替他打下的。”

“若无吕不韦,秦国此刻焉能气吞天下?”

靠在城墙之上,严涉神色漠然:“史书本就只是胜利者的书写。”

楚南公幽叹道:“赢政此人,有气吞七国,兼并天下之气魄,更有承接秦国六世余烈,臻以极巅之能为。但过刚易折,他这样的君王虽能将秦国带到极致顶峰,但一旦没有了他,秦国也必然崩溃。”

“正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吕不韦才至今不愿放权,与他明争暗斗,为自己的变法争取时间。”

“而赢政那里,他虽也知道吕不韦的用意,但他已等不了,吕不韦之法,至少需要数十年才能稳定根基,赢政这样的君主,岂会愿意将自己一生最辉煌的时光,浪费在这样的过程中?”

“何况他也不能等,商鞅之法经过百年沉淀,早已融入秦国的骨血,世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尝试变法,唯独他不能,也不能让别人那么做,因为他是秦王!”

“所以纵然赢政、吕不韦情同父子,互为知己,却也只能容得下一个人存在。”

“这场百年之前,由商君、尸子开始的杂法之争,到现在为止,终于到达了最后,但它的结果却早已注定。”

“秦虽能统一天下,却也必将亡于自身,这是注定的命运。”

“吕不韦改变不了,赢政同样无力改变,他们终究只是凡人,逆不了天。”

楚南公凝视着天空的星象,目光深邃,神情充满了沧桑萧瑟。

“你告诉我这些,又是想做什么?”严涉的声音传来。

楚南公看着他:“东皇太一参悟星辰奥秘,早已得到与我一样的结论,所以他要入秦,以三十年的时间,完成一个延续数百年的计划。”

“那个计划我并不想看到他完成,所以我需要提醒你。”

“东皇太一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根底,他所要的,更是足以颠覆天下。”

楚南公的身影已消失在城头上,声音却悠久回荡。

严涉抬头望着咸阳的夜色,不知在思考什么,良久之后,他忽然道:“东皇太一的计划足以颠覆天下,但我的计划难道就不行吗?那就看看谁更吓人。”

漆黑夜色中,他双眸如墨,深邃如深渊。

ps:新年新开始,春节快乐。

  http://../book/69900/278658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