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是族长 》山人有妙计

第182章 龙雀血池(为俊雨加更8)

  呼!

  山巅之巅,天风呼啸,夏拓长长吐出一口气,收敛了心神,或许是他的期待有些高了。

  夏部落立族才几年,说起来各种战法、武技什么的都是野路子。

  这一次覆灭妖部,磐山带领的图腾战士折损不少,其实这种折损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龙雀卫将来是夏部落的一柄尖刀,他不能一直跟在身后,总不能日后真正遇到大妖的时候,再去磨练。

  刀出鞘必见血,包括敌人的血还有自己的血。

  静静的看着山下妖部中弥漫的血气,看着磐山带人收敛着同袍的尸骨,等到一切都处理好了,他才带着鹿朝着山下妖部走去。

  “族长。”

  染血的大地,满地的断臂残肢,还有渗人的白浆和头骨粘连,踏着血骨夏拓走进了妖部中。

  看到夏拓到来,一位位图腾战士纷纷挣扎着起身,朝着他看来。

  “族长。”

  磐山和另外两位统领决明、仓石迎了上来,三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势,特别是磐山,多次汇聚全部图腾战士的力量,对于他的身体是一种损耗。

  “战士的尸骨都收敛好了?”

  “族长。”

  磐山出声,语气高亢。

  “两百八十九位准龙雀卫,陨落六十三位,重伤一百零二人。”

  “覆灭妖部一座,斩杀妖灵一尊,这是妖核,献给族长。”

  夏拓从磐山手中接过妖核,接着出声说道“陨落的族兵,族中供养其亲族,每一位都将立碑留名,都是龙雀卫初代战兵。“

  “谢族长!”

  “带上族人,回家!”

  说罢,夏拓转身走出了妖部,很快图腾战士相互搀扶背着走出了妖部,在后面是一片火海,将妖部彻底的化为灰烬。

  ……

  五天后,夏园。

  磐石、决明、仓石三人出现在园中。

  “族长。”

  “传令下去,参与覆灭妖部的所有战兵,皆正式成为大夏龙雀卫!”

  闻言,三人眼中露出了喜色,这一年多来,族长始终都没有将这个称号赐下来,所有人都绷着一口气。

  眼下,终于可以放心下来了。

  “伤势都好了吗?”

  随着夏拓发问,磐山三人脸色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族长,有十三位族兵以后无法在参加征战了,龙雀卫归队者还剩下两百一十三人。”

  “一年前,我说过龙雀卫真正的战兵只取两百人。”夏拓看着面前的三位统领,接着说道“剩下的两百一十三人中将会挑选出十三人。”

  “族长。”

  “族长,你刚刚说都是龙……”

  被夏拓看了一眼,三人直接不说话了。

  “挑出来的十三人也是龙雀卫,却是作为骨干,为龙雀卫培养补充战士,若是日后有机会,同样可以成为两百龙雀卫中的一员,为部落在外征战。”

  “是。”

  没有遮掩,夏拓接着说道“我给你们找了一个修炼的地方,过段日子,你们将会受到更加血腥的磨砺,直到达到我的标准,才能重新走进山川大地。”

  “族长,难道我们还要外出和路盗厮杀吗?”

  “眼下你们的任务就是养好伤。”

  三位统领离开石园后,夏拓对着立在院外的族兵说道“去将弓长老、螺殿主和大祭司、苍浮长老请来。”

  很快四道身影匆匆而来。

  “族长。”

  “族长阿叔。”

  “都坐下吧。”

  夏拓挥了挥手,眸光落到了弓长老身上,说道“我让你重新熔炼的百炼精铁甲和*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怎么样了?”

  闻言,弓长老一个激灵,眼中闪过一抹惊骇。

  “族长,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走。”

  夏拓起身朝着铸器殿而去,四人也没有犹豫跟在他的身后。

  铸器殿山谷最深处的一座小山洞中,山洞外有族兵守着,除了夏拓和弓长老外其他人都不得进入。

  “族长,你看看吧。”

  晦暗的山洞深处泛着一股股淡淡的血光,勾勒着一道道虚影。

  “两百副百炼精铁甲,熔炼入族长所带回来的那副黑甲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夏拓走进山洞,看着一副副甲胄没有血肉支撑,却凭空立着,流转着淡淡的血光,头盔中黑洞洞的十分渗人。

  “族长,这就是覆妖黑甲吧。”

  螺的眼中露着兴趣,他的瞳孔中黑光流转,看到甲胄上流溢的血光深处有符文闪烁,仿佛要将心神都给吸进去。

  “噬魂巫符!”

  顿时,螺的眼中大惊失色,这种一种十分恐怖霸道的巫纹,可以汲取人的命魂。

  相比于螺的惊讶,夏拓神色平淡不惊,覆妖铁骑的黑甲给了他,他命铸器殿给融了,融进了两百副黑甲中。

  当年万古部落打造了覆妖铁骑,而他要亲手打造出大夏龙雀卫。

  “巧儿,这些甲胄上的巫符还属于半成状态,接下来就需要你刻录了。”

  巧儿这一次没有立刻答应,洁白的眉头蹙起,覆妖甲胄在从地下城池中带回来后,上面的符文她就已经临摹下来了。

  恐怖的是,这种符文是需要鲜血来蕴养的,没有足够的血就会汲取战士本尊的血气,而且一旦穿上黑甲,那么除了死亡,这副甲是摘不下来的。

  “我已经传令桷统领在地下城池中打造血池了,也让他带领族兵狩猎山野中凶兽熔炼血池所用。”

  “铸器殿、巫殿准备的怎么样了?”

  螺眼中闪烁着一抹兴趣,他没想到族长竟然这么大的魄力,真的要打造覆妖铁骑,当然如今应该叫做大夏龙雀卫。

  “我已经抽调了一百位巫徒,其中高级巫徒五人,由祝由殿翎长老带领,进驻地下城池。”

  弓长老也露出了一抹苦笑,族长之令自然是不可违的。

  “族长,我也在铸器殿抽调了百位工匠,进驻地下城,准备打造兽甲。”

  “族长,青风马体内拥有稀薄的龙血脉,若是可以激发出来,完全可以成为龙雀卫的坐骑。”

  苍浮也随之出声说道“眼下部落豢养兽场已经正在步入正轨,属下愿意带领一部分御兽殿族人也前往地下城池,尝试为龙雀卫培养坐骑。”

  ……

  接下来的十天里,夏部落中不少族人陆陆续续的离开,大都是族中的亲族不在人,在夏拓的命令下进入了龟背山下的地下城池,部落里的*屏蔽的关键字*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

  龟背山,地下城池。

  城池的中央原来城主府的位置,早已经清理出来,在原来的府殿的白玉石台的台基上重新建起了一座庞大的石殿,殿内是一座千丈大小的白玉池子。

  螺立在池子中央,手中摊开了一张兽皮卷,兽皮卷上写满了巫纹,在他的周围是巫殿的巫徒,正在池壁上刻画着巫纹。

  此刻,螺看了看手中的兽皮卷,又看了看不远处刻画的巫纹,接着出声说道“这里不对,勾连的符文相悖,清理掉重新刻画。”

  顿时两位巫徒直接将丈许大小的白玉石给掀了出来,很快换上了一块新的白玉石,重新刻画巫纹。

  石殿外不远处一座石坊中,热浪冲天,炉火泛着幽蓝,工匠正在开炉尝试着打造弓箭,看看以炉火是否能达到标准。

  另外一座石屋中,巧儿托着下巴,正在看着兽皮卷上的巫纹,嘴中不时念叨着晦涩的巫咒,隐约间面前的虚空中涟漪扭曲,符文跳动,泛起了血光。

  ……

  啊!

  一声凄惨的叫声在城中一座石屋内响起,磐山盘坐在一个大木桶中,面容上泛着狰狞。

  木桶内外刻录的巫纹如同游动的小蛇在游走,木桶内的猩红的血水汩汩如同被煮沸了一样冒着热气。

  巫纹顺着血水朝着他肌体上爬着,如同跗骨之蛆,让全身血管暴起,青筋绽露。

  夏拓看着木桶中的磐山,翎站在他的身后,旁边的石案上放着各种疗伤巫药、还有灵晶等,随之准备救治磐山。

  “屏气凝神,引体内战气融符文。”

  他大喝一声,令将要陷入浑浑噩噩的磐山身体一个激灵,顿时浑身虚浮的气息再次凝实起来。

  嗡!

  这一刻,随着巫纹的刻画肌体,木桶中的血水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着。

  “来人。”

  很快,石屋外两个族兵提着木桶而来,新鲜的兽血朝着磐山身上倒去,他的身上冒气了白烟,如同陷入了滚滚火山熔浆之中。

  嗡!

  半露出血水的胸膛处,图腾烙印绽放出了青光,将磐山笼罩。

  看到气息稳定下来,夏拓走出石屋外,桷在门外立着瞪着。

  “族长。”

  “我已经令洪长老从族中抽调了一支千人战师前来,到时候都归于你的麾下,加上你麾下的一支千人战师,这两支千人战师的任务就是猎杀山林中的野兽,为龙雀卫补充血气。”

  “是。”

  “接下来收拢的散部直接拉进这座城池中,为龙雀卫处理各种身后事情。”

  “是。”

  看着桷匆匆离开,夏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为了两百龙雀卫,他算是发了狠。

  调集了百位巫徒、两支千人战师,接下来至少还要收拢两三千人来地下城中,成为龙雀卫的后勤人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