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代五仙传奇之灰仙传 》离鼎双玖

东北寻仙—抢生意的

  玉照崖与翠云峰可以算作山东地面上土生土长的较强大的五仙势力,而山东当地的胡家与黄家,起初却没有什么大势力,多是一些散仙与小家族罢了。

  这一点与关外的情形不同,在东北这噶哒,胡、黄两家占绝对主导地位,柳、白两家反而要靠边站了。

  “至于灰家,那个算了,我直说了吧。在爷成立九洞窟之前,江湖上的朋友们但凡提及五仙家,都习惯性地把灰家忽略了。”

  “哎呀,六子,这好尴尬呀。”

  “没什么好尴尬的,俗话说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ns数百年。别看灰家以前一直混得灰头土脸,待到爷扬名江湖之后,灰家不就一下子咸鱼翻身了么?现在九洞窟能够与其他四家比肩齐声,难道这还不够说明问题么?”

  小六子告诉我,与玉照崖、翠云峰不同,胡家的赤烟阁与黄家的冠冕堂都是外来势力与山东本地仙家结合的产物,这前因后果,还需听他娓娓道来。

  当年爷和鼠道人在东北闯荡江湖的时节,依靠推演卦象和替人相地的路数,逐渐积累起些许声名,后来他俩碰上一件很棘手的凶物,据说那件凶物上竟盘踞了十几个凶鬼恶煞。

  没办法,灰爷和鼠道人只能向东北当地的五仙家求援,然后毫不意外地一个援兵也没搬来。

  其实这不能怪当地的仙家不给面子,从严格意义上讲,灰爷和鼠道人在东北游历江湖之时,替人演卦相地乃是本业,并不能招揽那些降妖伏魔的生意,因为这路买卖应归当地的仙家来做。

  不过事无绝对,这人嘛,游历江湖出门在外总有钱不凑手的时候,如果确实一时困顿,那么私下接个买卖挣些盘缠,本地的仙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过那回爷和鼠道人前去东北游历,并不单纯以涨见识为目的,而是在计划下一盘大棋,准备为以后灰家与风水地师两强联手趟出一条路来。

  所以哪怕薄利多销,甚至赔本赚吆喝,兄弟俩也要把市面上所有与风水相地有关的生意都揽到怀中。

  可问题在于,这些出钱雇佣风水地师来给自家相坟看地的主家,肯定生不出阴阳眼,搞不清楚自家近日诸事不顺的情由。

  等鼠道人接下生意上门一看,这主家之所以流年不利,处处走背字儿,并非是祖坟风水出了问题,而是他家的宅院不净,招惹来妖魔邪祟潜藏其中。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属于风水相地范畴内的生意了。按照鼠道人的本意,直接告诉了主家:“你家坟地的风水并无不妥,不过你家堂屋里面却来了不干净的东西,我劝你还是赶紧找个大神来跳一跳吧。”

  听了鼠道人这番话,哪个主家还能吃得下饭睡得着觉?找个大神来?大神到来之前这邪物又把家里霍霍一番谁受得了?总之这种事儿能当下解决的,绝不拖到下一刻!

  所以主家无不一躬身长鞠到底:“先生既出此言,必有p之法,还望先生大发慈悲。”说着就让管家奉上一笔财货。

  正所谓“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当年灰家穷得叮当作响食不果腹,有时不得不上山挖野菜充饥,一见主家捧出黄白之物,于是爷通过意识交流劝说鼠道人,干脆接了这趟买卖,反正祛除那盘踞在堂屋的邪祟也不如何费力,大不了做完这趟赚到了钱,咱们暂时不接别的买卖便是,也不算坏了江湖的规矩。

  鼠道人一想也有几分道理,便收下钱替主家祛除了邪祟。但令爷与鼠道人万没想到的是,这东北地面上有一点与其它地方大不相同

  “竟有此事?到底有何不同啊?哎呀,六子你就别卖关子了。”

  小六子往自己嘴里扔了几颗花生之后告诉我,别看东北这噶哒以前地广人稀,两个村庄之间甚至能隔上四五十里山路,可人家照样也叫邻村!两个村子里有不少人家是亲戚,串个门子来回两三天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儿。

  比如燕子曾跟我提起,她外婆家就在深山之中,由于燕子她娘远嫁城里,所以她老姨就近嫁到邻村去了,即便是就近,她老姨回趟娘家照样得翻两座山头!

  之所以造成这种状况,是因为过去东北的农村实在太穷,只能靠山吃饭,只要是附近山上有山货出产,就能吸引采山人聚集,从而形成一个村落。

  可是从山上采到的山货必须及时销售出去,才能换回村里急需的油盐布匹等物资,而这些山货和急需物资平时全部依靠商队沿着山路逐村往来贩运。

  所以别看关外那些村镇之间的距离很远,这交通状况却比人们想象的便利,村与村之间的接触也颇为紧密。

  这一点不像关内,若搁在我老家,隔着四五十里路别说是邻村了,都快走到县城了!

  鼠道人祛除了邪物之后,主家自然要摆宴答谢,主家在酒酣耳热之际对鼠道人说,“隔壁邻村的刘丈是我亲家,他们家里那谁谁谁怪病缠身已久,今日能碰上您这么有本事的风水先生实属缘分。我这就备下车马,劳烦先生您去刘丈那里看一看可好?”

  人家主家如此这般求你,你还能推脱不去么?结果到了刘丈家一看,好嘛,又是个小魔小祟,来都来了,那就捎带手驱了呗。

  然后刘家又请吃酒席,席间刘丈提起隔壁村的王四麻子是自己的相识,最近好像也摊上事儿了。得,吃完刘家的酒席,鼠道人和爷又晕晕乎乎地被拉到王四麻子家。

  咱们书说简短,就这么一个来月的时间,爷和鼠道人随车马四处奔走,前后共接了三十几桩生意,去了十五个村子,把周围地面上胡、黄两家小半年的生意都抢了。

  这回动静可大了去了,连最开始为财帛动心的爷都觉得不好,和鼠道人商议一番之后,赶紧备下厚礼,又连夜在市面上买了一大堆仙家喜爱的紧俏物资,挨家给送上门儿去。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