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宝闯三国 》津二爷

第九十四章 新的任命

经过满宠对现场的观察以及银针探测后,结论很快的就被总结了出来,今天所有人的酒菜之中,都是有毒的,这下可把曹操给吓坏了,原来不光是有人想害曹丕,这是想把整个曹操全家都一锅端了啊,这还了得,盛怒之下,命令满宠严查此事,并特许满宠先斩后奏的权利,不管官职大小,但凡有阻拦检查者一律处死。

这次曹操可真是怒了,满宠见状也不敢托大,火速办案,很快,所有的矛头,便指向了蔡瑁府上的一个侍者身上,曹操府上日常用的调料酒水,全部来自此人的供应,原本用了多日,都没有问题,只是今天却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而最令人可疑的,便是此人在事发之后,竟然神秘的消失了,这更是让满宠觉得蹊跷。

随后的调查就像是提前准备好的一样,满宠去蔡府搜查,蔡瑁没有阻拦,随后在蔡府找到方镜一面,在当时,这可是重罪,人家上面的领导还没有呢,你就有了,这就说不过去了,没想到蔡瑁对这个方镜竟然一无所知,满宠觉得蔡瑁有很大的嫌疑,要将蔡瑁带走,随后张允前来求情,满宠不应,被逼之下,张允只得调动私兵与满宠对峙,曹操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竟然发现此地竟然还有敢不听自己话的士兵,随即大怒,命夏侯兄弟带兵前去*屏蔽的关键字*,双方在互不相让的同时,发生了大规模械斗,蔡瑁和张允被夏侯兄弟双双斩杀,其余士兵则是尽皆处死。

收拾完现场以后,满宠又带人做了更为细致的搜查,在一个柜子的暗格里,发现了周瑜写给蔡瑁的信,至此,这个蔡瑁张允二人私通东吴的案子算是彻底的告破了。

陈述完整个案情,曹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命令满宠,对所有的荆州旧部,做一次大规模排查,看看还有么有漏网之鱼。

满宠得令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原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曹操见状后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禀丞相,这次的调查,我总有一种好像被别人牵着走的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是事先安排好了一样,我不过是走了个过场,我一直有种感觉,在这个事情背后,也许还有更大的阴谋。”

“更大的阴谋?那你说说看,还能有什么阴谋”

“根据我的推论,有可能有三种情况:其一,从这次的事件上分析,几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大公子,如果没有四公子替大公子裆下那杯酒,也许现在躺在床上的,就应该是他了,甚至后面的蔡瑁和张允二人*屏蔽的关键字*,受到损失最大的也是他,那么根据这个方向推测,在这个事情上,丞相觉得谁最得利?”

“如果曹丕被害,那么就应该是曹彰和曹植得利了,但每个人的饭菜里都被下了毒,所以这方面的分析也不能作数。”

“丞相分析的很对,可是毕竟其他两位公子并没有吃喝,所以依然是有些嫌疑的,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性而已。”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那其他的可能性呢?”

“其二,就是如果您全家都*屏蔽的关键字*了,那么朝中谁人得利?”

“哼,自然是那些拥护皇帝的一派了,这些余党,等我平定了江东回去再跟他们好好算账。”

“丞相息怒,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还不要先下结论,还有就是第三点,蔡瑁张允乃是我军水军统领,此二人这一死,谁人得利?”

“这肯定是那周郎小儿得利了,不过他们的手,能有这么长吗?还能伸到我这里来?”

“只是推测的一种可能性,丞相,现在局势已然明朗,您可以不用再担心了,只是这水军统领一职出缺,您还得早做准备。”

“行了,这个我知道,你快去调查荆州旧部吧,记住,宁可错杀,不可留下隐患。”

“下官明白,下官告退”

满宠走后,曹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对战袁绍之前,所有积累下来的问题,现在都集中的爆发出来,现在的曹操,可是真心的明白了当皇帝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不光是打天下难,这守天下就更难了,可是那全兴天下的诱惑,又有几个人能抵抗的了呢。

很快,蔡瑁张允二人被夏侯兄弟斩杀的消息就传到了柴桑,当得知不光是此二人,就连他们手下的精锐部队也都被尽皆处死以后,周瑜甚至连病都不装了,直接命鲁肃前去庐江城,面见孙权,给我请功去了,因为提前有了约定,再加上我的马戏团也让孙权和吴国太开心了,所以这次的请功非常顺利,很快,周瑜和鲁肃就带着孙权的旨意来到了我的家中。

传令官见到我以后,将孙权的文书当场宣读了一下:

“封糜宝宝为建昌县县令,全面负责建昌县治安、征税、教化等一干事物,凡建昌县内大小事物,一律由糜宝宝主持。因糜宝宝有功于社稷,特免去两年赋税,不参加每年考核,并不再增设亭、里等等职位”

按理来说,孙权是没有这个权利封官的,可是现在的世道,几乎都是各自拥兵自重,所以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了。

虽然免去了税赋,可是也不会向下拨款了,另外像这里的大小官职,也都是自己来解决了,包括文书、县尉、三老等等,所有的这些,也都要由自己自掏腰包来设计解决了,看来鲁肃还是把我从曹操那边换来的粮食也给算进去了,到底人家才是一家人啊。

周瑜今天高兴,亲自给我颁发了上任的文书,同时授予了印信之类的东西,并给我特批了十日的假,可以去那边上任之类的,其实哪里还需要你给我假,我自己想去哪就去哪,既然你卖了我这个人情,而且这次又说话算数,我就勉为其难的道声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