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养祖宗那些年 》一枚铜钱

11. 锅从天上来

第十一章 锅从天上来

柚子一早就被外面的车响声吵醒了,小区离马路还有点距离,住的也是十七楼,但是这几天都住在乡下老宅,耳根子清净。

凡事不能有对比,一对比必有一方变渣渣。

柚子起来刷牙洗脸,刷完后含了一口水咕噜咕噜几下低头吐掉,再抬头,突然看见镜子里多了个白衣人,顿时腿软。

薛起一把托住她,说,“今天是胆小鬼姑娘?”

差点被吓破胆的柚子声音都抖了,“祖宗你要是想让我下去陪你你就直说。”

“不想,不然谁给我烧钱。”薛起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我哪里吓人了,你要解释清楚胖子姑娘。”

“是不吓人,但……”但这里不是老宅那种随时有见鬼氛围的地方,在小公寓就很有氛围了。柚子说,“等今天下班了我去给你买几套衣服。”

薛起想起来了,问,“忘了问,你是做什么的?”

柚子说,“很伟大的工作。为了人类的满足欲而生,为了人类的生活更精彩,为了……”

“你还是说点我能听懂的吧。”

“杂志写手。”柚子怕他理解得太高级以后不好推翻,补充说,“俗称——狗仔队。”

“……”

柚子入行三年,凭着敏锐的观察力和独特的写作风格,早就在娱乐杂志《一言堂》里站稳了脚,甚至在业内也小有名气。

虽然是个八卦杂志的娱乐主笔,但柚子秉着狗仔也是记者的职业心,对每个明星的爆料都务必追求真相,跟随拍照,回头写稿,略带夸张却又基于事实的写法,让柚子深受读者喜爱。

就算一对明星悄悄谈恋爱,柚子没有拍到他们手拉手的同框照片,但恋爱的人身上总会有相同的地方。或许是帽子,或许是饰品,或者是他们晒照时模糊的背景,都是柚子判断他们恋情的证据。

薛起在柚子的办公桌上晃了一圈,大致了解了,不由感慨,“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你在乡下能被柯南附体了。”

对着电脑一阵敲的柚子忍住吐槽的欲望,动动嘴皮,“别打扰我工作,你快去搓麻将。”

薛起感慨,“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又伤感情。”

柚子狐疑,“你该不会是把钱都输光了吧?”

“都说了小赌怡情。”

“……你也太能输了吧,祖宗你技术真差,别赌了。”

薛起气冲冲,“我没有!小赌怡情!”

“……”还敢凶她,她可是烧了十捆钱给他,她还没嚎呢。回了城里,她去哪烧钱,公寓吗?烟刚飘出去就要被人报警了吧。

“柚子。”老板助理抱着一堆文件路过,说,“老刘叫你。”

“我这就去。”柚子关了电脑屏幕,过去敲办公室的门,薛起也跟着飘了过去。

“进来。”

《一言堂》的老板绰号老刘,但人其实不老,才四十七岁。身材也不老,甚至因为常年健身而显得特别健康,没有一般中年男子那样发福的油腻身材。就连精神状态也很好,衣着整洁,十分干练。

老刘见柚子进来,说,“这么快回来上班没关系?要不要多休息几天?”

“不用,家里的事都处理好了。”柚子说,“忙起来也好,就不用想别的事了。”

老刘微微笑笑,说,“那我交给你一件有点困难的事。”

柚子来精神了,“什么事?”

“你去采访一个人,那个人以前从来不接受报刊杂志的采访,但近日的流言蜚语对他造成的影响非常大,所以想让我们写一篇稿子为他正名。稿子内容要积极向上,但不能卖惨,不能搞对立。怎么写我相信你会把握好,就不需要我多说了。”

柚子进杂志社以来还没见老板叮嘱过这么多,看来那人实在是个大人物,她问,“我要采访的是谁?”

“徐方舟。”

柚子一顿,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刘这么紧张了。

徐方舟,男,三十四岁,本市十大杰出企业家,十大杰出青年,富豪榜前十。家族多年来从事房地产行业,后徐方舟又进军影视行业,扶植新人导演,眼光独特,投资的几部电影都赚得盆满钵满,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还是个有名的慈善家。但却从来不接受采访,十分神秘低调。

柚子没想到他竟然会接受采访,而且找的还是他们这种娱乐性的杂志。

虽说……他们也会为一些明星写一点充满“正能量”的稿子,但大多是别人拜托他们才写,俗称——水军。

柚子翻了两页资料,问,“老刘你刚才说徐先生近日有很多流言蜚语,要我们写软文正名,具体什么事?”

老刘略意外,一会反应过来她这几天处理家事去了估计没看新闻,说,“徐先生在2009年的时候曾经在拍卖会上拍下一颗价值连城的钻石,取名为‘月光’,后来一直存放家中。最近有传言说他要用钻石求婚耿娜小姐……”

柚子插话问,“是我知道的那个耿娜吗?”

著名节目主持人,以漂亮知性闻名A市,更是徐方舟的绯闻女友。

“是。”老刘继续说,“但这个时候钻石不见了,随后网上出现了大量嘲讽徐先生的帖子和段子,甚至说徐先生已经偷偷变卖了钻石套取资金回流,对徐先生造成了很大影响。不,确切来说,是对徐氏集团的股票造成了影响。”

柚子了然,又说,“老刘,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徐方舟要选我们杂志?我们这种杂志,本身也是半真半假,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吧。”

“这你就不懂了,吃瓜群众吃瓜最快的地方不是什么正经的报刊官媒,而是我们这种,半信半疑的杂志。而且听说徐先生不单单是选了我们,还有其他几家同行,他们陆续会出一些文章,公关得一步一步来,否则会激起群众更激烈的抗拒。”

薛起由衷感慨,“行行出状元,就连反击战都要深谋远虑,做人真的不容易。”

柚子随口应声,“那当然。”

这话像是在接老刘说的,老刘没在意,说,“但我们应该是第一家出的专题。这有助于带动我们的线下销量,毕竟徐先生为人低调,神秘的有钱人,总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柚子点点头,又问,“可为什么老刘你叫我去,红姐他们比我有经验多了。”

老刘看着她,说,“徐先生点名要你去采访。”

柚子微愣,“为什么?”

说了半天的老刘不想说了,摊手,“ I don't know啊。”

“……还有,他直接让助理给采访稿让我们刊发就好,还非得让我采访,这很奇怪吧。”

老刘继续摊手,“还是I don't know啊。”

“……老刘你是懒得说了吧。”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己琢磨去。”

“……”

被打发出来的柚子翻着资料回自己的位置上,一页一页翻着,翻到倒数第二页,果然看见了月光钻石失窃案的相关资料。

6月8号半夜三点,徐先生发现钻石失踪。

备注:

失窃具体时间不明。

保险箱完好无损。

调取室内监控无果。

调查别墅工作人员无果。

调取周围五百米监控无果。

无可疑人士出入。

保安系统未被触发。

“密室失窃案?”薛起说,“徐方舟是个正常人吗?”

柚子说,“当然是,不是正常人能成为土豪中的战斗机吗?”

“那一个正常人,为什么凌晨三点还要去自己的保险库看一块石头?”

“……一块石头……”柚子被他的用词扎了一下心,“这块石头至少价值十三个亿。”

薛起叹道,“现在的人可真好骗,明明只是一块会发光的石头。你喜不喜欢,我去搬一座给你。”

柚子语重心长说,“祖宗你还是把你输掉的钱赢回来吧。”

连打麻将的钱都没有,还说给她搬金山银山。

“这不一样。”薛起叹气,“地府的钱只能由你们烧,不能变现。”

“奶奶在的时候,逢年过节都会烧钱给你们吧。”

“僧多粥少,分不了几张。”

“也对。”柚子回过神,“但这不是你一口气输掉十捆钱的理由!”

薛起一指抵唇,“在办公室呢,注意环境。”

好在大家都在埋头工作,没人注意到她。柚子继续翻看资料,翻到最后一张,有些疑惑,“这图……怎么有点眼熟。”

薛起一看,也一愣。

柚子突然觉得不对劲,又打开上一页的资料标题,钻石失窃?

她再次翻到最后一张资料,仔细看月光宝石的图片。

“啪嗒。”

文档散落一地,柚子惊呆了。

小小的公寓内,柚子正在思考人生。

薛起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看她,说,“胖姑娘你还不准备逃命?”

柚子抱着抱枕看他,“祖宗,我没做错事,我没偷钻石,一清二白。”

“可钻石确实在你手上。”

“我都要变窦娥了。”柚子无比郁闷,指着桌上那颗巨钻说,“这东西会要了我的命。”她忽然想起来了,问,“祖宗你可以帮我还回去的吧?”

薛起说,“可以,但这是那些小财迷送给你的东西,你一旦送回去,它们又会执拗地送回来,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所以你觉得是悄悄收着好,还是屡送屡回迟早被抓到好?”

“……”柚子挫败地瘫在沙发上,“这可怎么办,价值两千多万美金的钻石被盗,徐方舟一定会追查到底的。到时候我不成盗墓贼,都成盗窃犯了。”

“我倒是更奇怪一点,为什么小金人能拿到这颗钻石。”

他这一说,柚子也明白了,“对……之前你说过,途经合法的话,小金人才会去被人类遗弃的房子拿宝藏,但徐先生说了,钻石在保险柜里好好锁着,这不算是被遗弃吧,否则瑞士银行要被偷破产了。”

“确实不算,小金人是很有原则的妖怪。”

“那怎么会被偷?”说完,柚子反应过来,“保险箱坏了?”

“那也不至于。除非……”薛起沉思片刻,说,“除非小金人去拿这颗钻石的时候,钻石已经被人偷了出来,或者是拿了出来,至少不会是在完好的房屋里。”

柚子又一次翻看钻石被窃后徐方舟所做的事,调监控,正确;调查别墅的工作人员,正确。

但都显示没有问题。

所以……把钻石拿出来的人也有可能是徐方舟。

然后被小金人们发现,随后被盗?

不对……

柚子说,“小金人也不会搬走活人身上的财物吧?”

“不会。”薛起说,“它们为此还有一个绰号。”

“什么?”

“盗墓小贼。”

“……长了那么两排獠牙怎么绰号还这么可爱。”柚子吐槽完,又说,“这就难查了。”

她综合了下种种细节,都没有理清头绪。

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如果被有钱有势的徐方舟发现钻石在她手上,她会很惨。柚子继续瘫在沙发上,有气无力长叹,“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第二天一早,柚子从闹钟中醒来,她没忘记今天要跟徐方舟面对面聊天。

想到那天她还啃了那钻石一口她就想揍自己,万一当时被人看见了还报了案,她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柚子从床上下来找鞋时,才发现这是床。

她明明记得昨晚在沙发瘫成一张饼睡着了。

祖宗抱她进来的?

亏他对自己这么好,昨天说下班就带他去买衣服,结果因为钻石的事直接就闷头回家了。

原来愧对列祖列宗是这种感觉。

“祖宗?祖宗?”

她朝屋里喊了几声,薛起没出现。

直到她刷完牙洗完脸,也没看见他人。

柚子出门的时候忽然想,如果祖宗陪在她身边,跟她一起见徐方舟,或许她的心也不会七上八下的。

但祖宗有他自己的生活,她不能对他有任何依赖。

否则以后祖宗像奶奶那样离开了,她又得难过很久。

人呐,一边期盼感情,一边又想做个无情的人。

真矛盾。

柚子根据徐方舟秘书给的地址,打车到了那,下车一看是个西餐馆,从装修看还特别有格调和价格不菲的模样。

“不慌,我也没做亏心事。”

柚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吐掉,这才进去。

服务员开了门,柚子报了姓名,服务员就领她往餐厅里面走。

餐馆里放着悠闲悠长的歌,缓慢如流水。在用餐的人轻声聊着天,语气轻缓愉悦。良好的氛围让柚子也稍微放松了些,她采访的是人,不是老虎,不要怕,不要怕。

柚子从宽敞的桌子过道穿过,被服务员带到里头的一张圆桌前,那里已经坐了一个人。

男人三十多岁的模样,身着笔挺西装,面部线条有些刚硬,显得略微严肃,但长相俊朗,身材也很高大,一看就是平时对自己管理很严格的人。

这就是徐方舟吧。

柚子想着,忽然看见旁边椅子上还坐了一个人。白衣飘飘,笑得明朗帅气。

薛起朝她摆摆手,“哟,巧。”

“……”

巧个屁!害她白担心一路他是不是瞎跑被道士给收了。

柚子没理他,此时徐方舟已经站了起来,朝她伸手,“薛小姐你好,我姓徐,徐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