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之霸道赌妻养成记 》巫岚玉

第一百零二章 要挟

霍宁转身背靠在墙上,即使天上阳光刺眼,也好过地上阴暗蒙心,“对不起,我没那个本事。你们之间的恩怨情仇我不想管,我只要你口中关于齐项的故事。”

“他怎么可能让我知道他的事情,我在他眼里一直都是枚弃子罢了,我已经把秘密都告诉你了,想要对付孙玉芝不难,做个交易吧,你替我把孙玉芝送到阴间来。”

“我不是你,我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

“你以为这么简单就算了吗?整个经过我已告诉另一人,即使我已死,她也会替我监视你,只要你不把孙玉芝弄死,她就会把你勾结齐项,陷害孙玉芝的事,告诉给那两位大人,你所拥有的一切就全没了。”

霍宁一下子蹭起了身子,厌恶道:“你以为威胁我就有用?”

“齐项比孙玉芝阴狠百倍,就算你赢了孙玉芝,也不一定斗得过齐项,迟早有一天你会死在他的手里。一切斗争,生死一念,你心不坚不狠辣,便只能像我这样赶着去赴死。”

霍宁的目光扫向了巧翠的全身,她已是瘦的皮包骨头,凹陷的眼眶让眼球凸显的格外恐怖,那双黑黢黢的断臂犹如两根炭柴,全身皮肤几乎溃烂,裸露的下体因糜烂而发出阵阵恶臭,苍蝇们正在痛苦的肉体上欢快的飞舞,她浑身简直就是一个细菌培养皿。

巧翠百般痛苦的动着身子道:“我认命但不认输,就算我死了,也会拖着你不得好活,我是齐项的棋子,那你便是我的棋子,既然参与了,你终究是躲不过这一劫的。”

霍宁胃中泛出一阵酸水,人内心深处的阴暗,恶劣的作为比视觉与嗅觉上的感观更让人想吐。

霍宁低着头,僵硬的嘴角抽了抽,她肯定想象不出,接下来自己的脸上那冷酷无情的样子是多么渗人,“自由也好,报仇也罢,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人始终都是你,背叛锦和,勾结奸贼,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得此下场是你咎由自取。你唯一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就是亲手挖了一座坟墓,你可知道连最后死了也没人会帮你一把,将你推进去。你的尸身会暴晒在烈日之下,阴雨之间,被豺狼虎豹啃的尸骨残缺,人言死无全尸说的就是你。不会有人再替你报仇,也不会有人带着你的怨恨继续走下去。”

“呵...呵呵...你不怕失去你的一切吗?”

“我当然怕,但它不会成为被你威胁的理由。”

“我的冤魂会永远纠缠于你。”

巧翠这个可悲的女人,连最后的命气都舍不得留给自己,还妄想着诅咒别人。

“如果真的冤魂能报仇!那你还在这里跟我逼逼什么呢?先等你死了再说吧。我从来不怕鬼,你若想来找我尽管来就好,最好再带个同伙来,也好给你的魂飞魄散做个见证,免得做一个灵魄破碎了也无人知晓的可怜人。”

“我不会让孙玉芝死,乐溪也会嫁给吕逸。”

霍宁步伐迅捷,从家法室门前离开的那一刻起,霍宁的脸色已是死白,浑身哆嗦。

这是欣儿第一次见到霍宁这般恐惧,完全想象不到她刚刚究竟经历了什么,竟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欣儿摸着她的手万分担心道:“姐姐你怎么身上这般冰凉?巧姑姑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刚刚去的时候还好好的?”

她杀人了!

刚刚虽然只是一个念头闪过,可后来她真的就这么做了。

“姐姐,姐姐...”欣儿在旁多次叫她,她也没有反应。

霍宁只觉得心子眼儿都要跳出来了,如鲠在喉,很是难受。

刚刚踏进西偏小院,她整个人身子一软,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和巧翠的谈话让她心绪沉抑,伴着一阵又一阵的干呕,吓坏了身边的欣儿。

霍宁捂着脸,无声的哭着,内心的挣扎与无助,她做下了一件违背了做人基本准则的事情。

她打过人,也怼过人,却都不曾想要伤人性命,可她明明知道巧翠的身体状况糟糕到接近零界点,只要再点一把火就必死无疑....她....

欣儿不知所以的环抱着霍宁颤抖的身体,她不敢再问下去,只能心疼的安慰着,“姐姐,你别这样,欣儿害怕....”

霍宁伏在欣儿怀中摇了摇头,她什么也没能说出口,即使她张着嘴想要大声的发泄出来,却是被悲伤掐住咽喉,泣不成声。

“好好好,姐姐不说也罢,欣儿扶姐姐回去歇歇,姐姐不要难过了,无论什么时候,欣儿也都一直陪在你身边,对不对?”

“人一旦自私起来,好可怕。”

“姐姐....“欣儿惶恐的抱着霍宁,“你是欣儿的大山,这世间只有姐姐你,会包容我的笨拙,在意我有没有吃饱穿暖,会不会习字,会不会念书,没有姐姐的欣儿就是一个没人疼爱且卑微的婢子。”

巧翠本来就离死不远了,与其那么痛苦的活过每一天,不如助她一手,早日让她摆脱那地狱般的日子,对啊,她没有杀她!她只是给了活在痛苦中的巧翠一个解脱罢了,虽然手段激进了一些,至少比她慢慢腐烂要好多了吧。

临近崩溃的霍宁试图想要说服自己。

可对于为何要言语刺激巧翠,让她带着恨咽下最后一口气,霍宁的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就算如何推卸,巧翠死在了她的言语之下这是不变的事实。

巧翠说的对,她害怕失去现在的一切。

真正的霍宁不管自杀的初衷是什么,她已经跌进了齐项的泥潭,身上有着洗不掉的污渍,只要被巧翠口中的监视者传出去了,那都是百口莫辩。

“欣儿,扶我起来。”她的情绪逐渐安定下来。

欣儿捧着霍宁的脸,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的双眼,心中有些诧愕,“不要变成这样,姐姐你不要变成这样,欣儿希望你永远都是那个温柔快乐的样子,如果姐姐垮掉了,欣儿也不会苟活。”

霍宁闭上双眼,感受着那一双小手带来的温暖,“姐姐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欣儿都不会背弃我的,对吗?”

“欣儿永远不会背弃姐姐,就算是死欣儿也不会。姐姐原本就是一个快乐自由的小仙,不要变成像孙姑姑那样可怕阴森的人,欣儿不想看到姐姐痛苦。”

霍宁轻轻吻上那带着温暖的小手,“姐姐会好好活下去的,谁都别想掌控我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