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明珠,莫蒙尘 》沉默的爱

第四百章 Im the best

底特律活塞与印第安纳步行者的天王山之战打得如火如荼,比赛时间仅剩下最后四分钟。

比分:85比84。

活塞暂时领先1分。

过去的三分钟,十次比分逆转,不是活塞领先,就是步行者领先,双方从未打平。

施密茨低位要球,荷兰人今晚打出了奥尼尔一般的低位统治力。

就算是奥尼尔,又何时在如此关键的舞台打出100%的命中率?施密茨的每一次得分都很关键。

步行者就他一个靠谱的单挑手,而他今晚出色地完成了球队布置给他的每一次单挑任务。

这也是为何,他现在拿到球,会引起这么大的骚动。

他的对手本·华莱士太矮了,拉特利夫已经被他打得六犯离场。

希尔快速往内线收缩,想要在他传球之前完成包夹。

荷兰人看见了无人关照的杰伦·罗斯,便把球传了出去。

莫蒙尘藏在角落,他等着施密茨传球,对方传出球来,他的反应却慢了一拍,没能把球断下,还因此失去了防守位置。

罗斯快步向前,几乎冲进油漆区内,最后在油漆区外进行跳投,稳稳得分。

他兴奋地挥拳怒吼,因为球队再次反超了。

86比85

“姐姐,我好紧张。”阿德里安说出了全场人的想法。

以法莲太投入了,连近在咫尺的弟弟都不能打乱她的注意力。

步行者的防守让活塞打不出战术,皮球交给了最有把握的单挑手。

希尔右翼高位持球,面对的是方才在他们头上得分的罗斯。

场边没有任何的声音,观众生怕影响了希尔。

希尔的身体随着球浮动,打到这个关头,他的爆发力已没有开场那么强势,但依旧威胁十足。

罗斯不敢大意,因为一个疏忽,就可能导致防守的失败。

希尔上前抢了一步,晃过罗斯的重心,在对方动摇的刹那,胯下交叉步,好似一道平行于海面,刮起无数海浪的龙卷风,左手得球,再砸地板,身体向左侧暴行一脚,同时发力,撑起了203公分的身躯。

这一球令人想起了去年乔丹在总决赛上压哨绝杀爵士的那一球,太像了。

希尔彻底晃开了罗斯,出手后,罗斯的防守才缓缓到来,而这样的防守已经完全无法干扰到他的进攻。

“唰!”

憋了几乎半分钟的观众在球进后爆发出让人耳鸣的呼声。

活塞的球迷大多是工人,平时的工作压力让他们每个人的脾气都很大,大多数人会把工作上的压力带到球馆,如果对哪个球员的表现不满意或者不高兴,他们就会绞尽脑汁辱骂对方。

这是一座平均素质低到令人发指的城市,但,他们齐心协力为球队加油的声势,也少有球馆能比。

事到如今,两边的进攻都是从战术开始。

施密茨很难再得到单打机会,他的对手宁愿把他撞到骨折,也不想给他机会。

而且,打到现在,除了第一节与第二节的衔阶段,施密茨几乎没有下场休息过,这对他的体能来说是重大的考验,他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他们选择传球,继续传球。

从右侧的底角到弧顶,再转移到左侧的底角。

希尔为了轮转防守,不得不抛下罗斯。

负责轮转这里的人是莫蒙尘,他的脚步不快,甚至可以说很慢,他给了罗斯一个很大的空位机会。

“投篮啊,蠢货!”

杰伦·罗斯这个赛季的三分命中率有34%,但左侧底角三分线进入季后赛后只有个位数,这是莫蒙尘特意让队内统计师去做的数据。

他们用到希尔身上地伎俩,如今也回到了他们身上。

罗斯犹豫了三秒,他发现进攻时间即将走完,只好投出不抱希望的三分球。

莫蒙尘回身挡住罗斯,那个篮板球打在篮筐侧面,光从力道来说就差了许多,平衡即将打破,活塞正准备反击,裁判哨响。

今晚一直鼓励野蛮对抗的裁判,此时吹响了篮下的无球犯规哨。

本·华莱士卡位犯规。

“你是不是得罪了裁判?”巴克利问道。

华莱士叫道:“绝对没有!”

解释已经没有意义,比赛剩下最后两分钟,步行者得到了一次完整的24秒进攻机会,这就是事实。

华莱士领到个人第四次犯规。

希尔拍了拍手叫道:“别着急,再防一次!我们能防住他们一次,就能防住两次!”

“做梦吧,你们这次只不过是侥幸罢了!”打到现在,双方的火气都很大。

还好希尔不是一个善于拱火的人,不然照这情况发展下去真的不好说。

刚才的这个无球犯规多多少少让华莱士对施密茨的防守方式出现变化,他不敢再像先前那样肆无忌惮地对抗。

体力告竭的施密茨卡住位置,队友直接将球传进去。

“小心啊!”

希尔再次回身包夹,他把罗斯彻底放掉。刚才的罗斯位于命中率最低的三分点,而现在,他站在最有把握的投篮热区。

莫蒙尘追了过去,但马克·杰克逊则因此被放空了。

罗斯的头脑很清晰,他绝不想在莫蒙尘的面前上强投,因此,他把球传给了完全空位的马克·杰克逊。

活塞的防守完全空了。

这个出道自纽约,无论在哪支球队都能争取到位置,并且带领球队前进,但老是被摆上货架的实用型球员,在这最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投进了一颗极为重要的三分球。

89比87

“该传球就得传球,不是吗?”

罗斯从莫蒙尘的身边跑过。

希尔想要示歉,莫蒙尘挥手制止他。

“下次包夹前,请你考虑清楚,你认为荷兰人还有力气的进攻吗?”

莫蒙尘让华莱士发球。

“给我挡拆,我和那个家伙有件事要解决。”莫蒙尘对希尔说。

希尔没想到罗斯会和莫蒙尘结下梁子,比赛打到现在,他也没时间追究了,点头应是。

前场,莫蒙尘要挡拆,防守人换成了杰伦·罗斯。

“小心眼的家伙,你不会得逞的!”罗斯的防守缠绕上来。

莫蒙尘背身,不翘却极其有力的臀部把罗斯撞得倒退。

“我看你印堂发黑,未来肯定会在你身上发生一件不好的事情。”莫蒙尘说,“我诅咒了你。”

因为我的运气一直不好,所以我的诅咒一定会生效。

“你在胡说些什么?”

“如果我投进这一球,诅咒必然生效!”

莫蒙尘话音一落,罗穗看见他要投三分。

他之前独自引导的那波攻势令人胆怯,罗斯下意识地跳起,他立即就后悔了。

莫蒙尘是用右手做的投篮假动作,他跳什么?他今晚的三分球可都是用左手投进的!

他已经来不及去后悔了。

莫蒙尘把他晃起之后,左垫一步,跳起,左手三分再出。

“唰!”

90比89

莫蒙尘对满脸不甘的罗斯说:“我诅咒你,未来会有人在你身上得到81分,在你退役之前,这件事一定会实现。”

罗斯暴怒:“放你妈的臭狗屁!”

莫蒙尘的三分让活塞再次反超。

随着马克·杰克逊运球过半场,比赛时间进入最后一分钟。

这一分钟将决定比赛的胜负。

这一分钟将决定谁拿下赛点。

施密茨要到了位置,裁判先前的无球犯规削掉了华莱士的决心,他不再为了贴死荷兰人而付出所有。

可是,荷兰人所期待的包夹没有到来。

他的状况已经被人看穿了,的确,现在的他并不需要什么包夹,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完成高质量的进攻。

他只能在低位牵制,这也是伯德把他留在场上的原因。

100%的命中率只要放在场上就是一个威胁。

但现在没有包夹,他无法牵制防守,只能进攻。

他正想进攻,他的黄金搭档,永不疲惫,拥有令他羡慕的体能的米勒,在这重重困难之中,跑出了机会。

施密茨转身送出贯穿阵地的横传球,米勒跳投三分。

所有人都窒息了。

那是米勒啊!

弧线周正,弹道精致,没有任何打铁的可能。

看起来是这样的。

不,力道大了些,莫蒙尘看出来了。

施密茨一声大叫,224公分的身躯超越所有人,长臂高举,将篮板球点了起来。

戴尔·戴维斯大吼,抓住了进攻篮板。

他贴身吸引防守,回头递给了没人认领的施密茨。

施密茨完全空位,油漆区内,荷兰人准备用一记简单的抛投得分。

“去死吧,杂种!”

裸足可能只有201公分的本·华莱士,是活塞禁区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今晚的存在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最后的二十几秒,这记封盖,这记让球队保住领先优势的封盖,让里克·施密茨从100%命中率从此化为虚无。

“一记壮烈的封盖!”

“一场窒息的攻防!”

“他们还在追逐篮板球!”

有时候,篮板球就是要找你,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莫蒙尘已经做好准备,站在有利的位置,可是篮板球没有向他飞来。

它去了其他地方。

外线的马克·杰克逊,拿到了篮板球。

比赛时间剩下23秒,步行者有足够的时间完成这个进攻。

他们有可能在最后一秒杀死比赛,粉碎活塞的希望。

比赛有着无限可能。

这场比赛已经失去了规则,只要不动手打人,攻防双方可以做出任何动作,只要是为了胜利。

杰克逊在控制节奏,他想要给对手致命一击。

比赛时间压到了最后十秒,任何一个熟悉篮球的人都知道他们会把球交给谁。

那个不断奔跑的男人,那个打到最后十秒,依然精力充沛,生龙活虎的怪物。

对他的对手来说,此刻没有什么人比他更危险。

阿兰·休斯顿缠了他一整晚,最后关头,他失位了。

但没关系,还有魔鬼山。

希尔追上了他,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跑到最后一秒,他也跑不出机会。

戴尔·戴维斯出现在边路,带着阴险的计划,将希尔绊倒。

裁判没有反应,莫蒙尘扑了上去,给了米勒一次凶猛的冲击。

米勒险些出界,他将球砸到莫蒙尘的脚上滚出界外。

比赛还剩下七秒。

双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因为希尔摔得鼻血直流,仅剩的这点时间已经不足以让他止血了。

这意味着,最后的七秒,他需要坐在场边观战。

他狠狠地拍打地板,不甘地大吼。

嘘声震耳欲聋,米勒阴险地冷笑:“这就是季后赛,如果你们没准备好流血,那我只能对你们表示遗憾了。”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休斯顿无法理解。

“人恶人怕,人善人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操蛋!”莫蒙尘粗鄙地说。

最后的几秒钟,唐·瑞德上场代替希尔,从他那发软的双腿,莫蒙尘就能看出,他指望不了这个同级生了。

暂停结束了,米勒上场。

伯德设计了一个很复杂很精妙的战术,他觉得这个战术太好了,越好的战术越容易出现问题,只有七秒钟,容错率太低,他们不能失败。

因此,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取胜。

裁判把球交给马克·杰克逊,他准备发球。

米勒看见进攻的路线已经被封死,他料定莫蒙尘不会让他们完成这个战术。

最后七秒,他选择相信自己。

米勒穿越无球掩护,莫蒙尘挡在他的身前,他的眼中充满杀气,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莫蒙尘推倒在地。

“!#!#”

现场的嘘声能让胆小的人尿裤子,而米勒,则在推倒莫蒙尘后,弧顶接球,飙进三分。

没有响哨,便不是犯规。

92比90

“只给底特律留下了4秒钟!”

“这个动作...”

“太粗鲁了!”

“但是裁判在最后时刻把比赛交给了球员,所以,底特律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米勒在万军之中一箭穿心,可是伯德的脸上没有笑容,他不是因为米勒违背了他的战术而不悦,事实上米勒做得很好,他欣赏米勒的胆识,只是,他给对手留下了4秒钟!

太多了!

莫蒙尘坐在地上,他听见裁判暂停比赛的哨声。

他看见了,失落的球迷祈求上帝保佑。

喂喂,你们还有一个无所不能的dor.mo,需要什么上帝?

弗劳赛斯用掉了今晚的最后一个暂停。

为了最后的4秒,为了最后一球。

“别告诉我你已经放弃了。”休斯顿把他拉起来。

“放弃?那是下辈子的事。”

莫蒙尘感受不到痛苦或者沮丧,他们还有4秒钟,米勒没有彻底杀死他们。

他不想在此刻回顾那些在他身上发生的不幸的事情,享受当下,过去的暂且让它过去。

心中的澎湃一点点地被激起,莫蒙尘知道,今晚他要成就自己,他要站在世界的顶端,让全世界知道。

imthebest!

{我是最好的!}

弗劳赛斯仔细地布置了很多,然而莫蒙尘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只说了一句话:“把球交给我。”

希尔不在,他是最后关头唯一的选择。

虽然他不是以进攻见长的球员,但他已经在最后关头多次拯救了球队。

弗劳赛斯放下了战术笔,战术在此刻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

米勒的绝杀是战术吗?弗劳赛斯绝不相信伯德会让米勒把人推开,接球完成绝杀。

没有任何一个教练会冒着这样的风险。

米勒用他的个人能力投进了准绝杀,现在他们却要讨论战术挽回比赛?

不,只有以眼还眼,以暴制暴!

暂停结束了,

比赛开始了,

莫蒙尘没有攻击他的对手,他穿越两重人墙,三分线外三米接球。

4秒,

米勒主动防到他的身前:“你想也别想!”

3秒,

就在这个瞬间,莫蒙尘运球向米勒的右手冲刺,他的启动速度不快,可是后程加速,跟上来的第一步,快得让人毛骨悚然,米勒想要靠上去,莫蒙尘的眼角寒光一瞥,藏在他胸前的左手暴力地顶开了他的身躯。

那一推,现在还给你,蠢货!

米勒被莫蒙尘顶开,于是他来到三分线外,弧顶处,时间只剩下最后一秒。

莫蒙尘急停,跳起,飘到了空中,0.3秒,小指头、无名指、中指,依次拨出皮球。

投篮手是右手,不算这球,他今晚的右手三分球三投零中。

没人知道他到底是自信呢,还是根本就忘了自己今晚右手没手感这回事。

皮球方才离开指心,时间已经走到尽头,安装在篮板内的红灯亮起,比赛时间已经结束。

莫蒙尘落地,不看球落,而是看向镜头,就在他对着镜头比出“请见证”的手势,皮球打板入筐!

“他投进了!”

“他投进了!!”

“难以置信!”

“无法想象!”

“跌宕起伏的一场比赛!”

“dor.mo和雷吉最后时刻的三分球升华了这场比赛!”

胸口的疼痛清楚地传到了米勒的脑海里,但他感觉不到胸口的疼痛,更大的痛楚来自内心,来自他的敌人。

他感到全身冰冷,此时此刻,他显得无比脆弱。

因为他和他的球队被击败了。

系列赛还未结束,但今晚,他被完全击败了。

米勒抬起头,他看见了一张笑脸。

魔鬼在嘲笑他。6

  https://../book/72628/33155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