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前有间庙 》梦入秋水

第一百九十章:九鼎成

自西岐被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大商妖帅率八千精兵,辗转九州,荡平江湖势力大小三十余处,凡鱼肉百姓,为祸一方者俱是当场斩杀,收拢宗门教派近一万五千人。

其中倒也遇过强敌,乃是昔年与“原始天魔”齐名的盖世魔头——“魔尊”。

此魔久居南楚,仗之魔光心法横行无忌,为鄂侯妻子玄姬之师,只是师徒有染,两人奸情为鄂崇禹所知,索性联络妖帅,连手除魔。

双方于南楚雁石顶发生激烈厮杀,最后以魔尊被万剑穿身,斩作血泥而落下帷幕,鄂侯更是亲手斩*屏蔽的关键字*子。

经此一战,江湖余下江湖势力无不胆丧,纷纷投效大商,凡宗门教派,皆为大商之从属,一一记录在册。

接着,便是大商天下重定之事。

历代以来,这诸侯多是分邦建国,统辖区域内,世代掌握军政大权,可如今,商帝则布告天下,不日八百诸侯封地尽数纳入九州,自此再无诸侯一说,更要上交军权,而且还要重新赦封群臣。

一时间各路诸侯纷纷受命,一边安抚着封地子民,一边忙着交接政事,半点都不敢懈怠。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去除了西岐这个内忧,帝辛既是打算铸无上仙朝,又怎会放任大商气运被这八百诸侯分散,再有九鼎出世,更不能任其各自统辖一方。

……

“父王,这是何物?”

帝陵中,殷无双蹦跳着,自她变成这幅五六岁的样貌后身骨便再未长过,与那姬发并不相同。

妲己立在她身旁,帝辛则是盘坐虚空,面前一团紫金光晕虚悬,细一打量便能看见其中乃是一块紫金剔透之物,大如巴掌,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上半截竟似蕴藏着一片星空,内里紫光闪烁点缀,似是一颗颗耀眼星辰,中心紫光最胜,与天上紫微帝星隐隐共鸣。

底座则是形呈四方,色彩斑驳陆离,上面只落了两个字——“帝辛”。

那是一方大印。

帝辛并未立即回应女儿的话,他双手已作满天虚影,神色沉凝,体内紫气不住涌入那大印中,足足持续了半炷香,最后双唇一启,口齿间竟然涌出一团拳头大小的紫金血团来,一经离口,这团紫血便径直飘向面前物件,缓缓融了进去。

一瞬间,帝陵中陡然爆发出惊天紫光,天上帝星星力坠下,大商二十八位先帝帝像更有帝气涌出,所去方向一致无二。

全都是那方大印。

紫晕浓郁非常,帝辛探手一接,落入掌心,身形降下。

“这是我摄帝星星力连同自身心血所凝帝印,只待九鼎*屏蔽的关键字*,气数聚拢为一,大商气数便能旷古绝今,与我彻底融为一体,从此,见印,如见父王。”

帝辛说着,眼中目光稍有变化。

“但是还不够,我要大商的军卒踏遍着这世间的每一片角落,届时聚一界之气数,大商便能自帝朝化作天朝,非是我一人与天比高,我要大商与天争高,而后,行那破界之举。”

他说完那帝印竟是化作一道紫光窜入他眉心之中,不见了踪迹。

一把抱起女儿,帝辛脸上罕见温和下来。

妲己则是轻声道:“大王,破界何意啊?”

“唔,该如何解释呢,天下皆有传言,凡修士修到一定境界皆可飞升仙界,此界可为天外天,只是天外有天,便如那浩瀚星辰,数之不尽。”

“凡人终其一生都不过存于一片浅塘低洼,若不望天,终不会发现自身之渺小。”

帝辛言语莫名,哪怕妲己这般都听的有些糊涂,怀里的女儿听的更是不住摇着脑袋。

“无妨,终有一天你们会明白的。”

……

三日后。

龙虎山。

此山本就在地脉之上,内有洞窟,直通地穴深处,地火终年不熄,岩浆流淌,乃是申公豹所习“三火归元功”的源头。

如今大军驻扎,无数车马不断将一批又一批的铜砂运至龙虎山。

正是被申公豹用来当作铸鼎之地。

山腰有一洞窟,浓烟滚滚已有数月未灭。

洞窟底部,已隐与地气相连,岩浆流淌,旁侧被挖出数个偌大深坑,坑内热气,浓烟缭绕,一桶又一桶的铜砂倾注其中,不过片刻,铜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金黄色的铜汁。

铜汁不断,表面鼓泡裂开,而在这中心处,则有一个细小旋涡,乃是精铜汇聚之所,精纯如金,耀眼夺目,千斤铜矿,才出一斤精铜。

一旁的申公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见炼出精铜忙将其以内径隔空裹住,延展如水流,引入一旁早已刻好的石模之中,然后复又再引,周而复始,这一尊大鼎足有五千多斤,圆身,三足,双耳,大如车驾,堪称古今罕见,乃是国之神器。

他连日连夜的赶工,到如今也只铸成六尊,这却是第七尊。

只等精铜注满石模,就见申公豹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精致玉瓶,瓶口一揭,其內紫金神华立时冲出,紫气蔓延,那是一瓶帝血。

凡人之血离体之后无不干枯,可这帝血却是神性不失,谓之天地奇物,若非内蕴霸绝人间的帝意,说不得他要藏下一些。

申公豹不敢耽搁,忙将其浇入铜汁中,顷刻,那铜汁瞬间由金黄化作淡淡紫金,异变惊人。

待铜汁冷却成型后,只见申公豹小心翼翼的将那石模敲碎,铜鼎雏形便由此而生,但这并未功成,鼎身之上,还需刻下阴阳五行变化的阵法,才算真的大功告成。

但即便还未功成,铜鼎竟能已开始不停收敛地气,惹得神华流转,耀眼夺目。

铸这么一尊铜鼎,最快也得半月之久。

再去月余。

申公豹看着面前九尊巨大圆鼎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阳光一照,九鼎只如紫玉般散发摄人光晕,且有非凡气机流淌。

“大王,幸不辱命!”

只见他对着朝歌方向遥遥一拜。

虚空中,顿见无穷紫气浮现,凝作一尊身影,凌空而立。

说来也奇,这身形一稳,那九尊大鼎立时离地浮起,自行盘旋于顶,结成阵势。

霎时间,天地气机就如平息的风浪,悉数归于平静,本是习习微风,此刻竟然也消失不见,一片平静,无波无澜。

  https://../book/74126/344939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