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剑乱舞乙女向合集 》重弦

讨厌你

讨厌你

by 重弦

CP:膝丸×女审神者

(一)

审神者讨厌膝丸。

并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之,她讨厌他。

手里捏着数珠丸送她的一串珠子,看着远征部队步入院内,视线一下子和膝丸对上的那一刹那,她想要移开,然而他已经举起手臂来朝她打招呼。

无法拒绝,她不能表现出对膝丸的不耐,本来应当一碗水端平,对大家一视同仁,可膝丸愣是打破了她这个维持已久的现状。

和归来的远征队挨个打过招呼后,鹤丸盯着她手里数珠丸送她的珠子,似乎有些羡慕,“主君还真是疼爱数珠丸。”

她不明所以的抬头看鹤丸,后者只是拍了拍她的头,旋即在其他几人都离开后,他才弯下腰对审神者说到:“主君有话不妨直接说出来,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样聪明,即使主君不说,也能明白你在想什么。”

这话听的她莫名其妙,但又隐隐感觉鹤丸知道了些什么。

于是她沉默,将手里的珠子揣的更紧了些。

(二)

她觉得,鹤丸大概是知道她讨厌膝丸了,这几天都在尽力避免她和膝丸直接见面。

本来应该是件很轻松的事情,但现在搞的她更紧张了些。

比如现在,膝丸正在她面前。

“总感觉好些日子没见着主君了。”

“有好多话想和主君说呐。”

“主君知道吗,兄长他啊……虽然每天都和他见面,但还是记不清我叫什么呢,今天又把我名字叫错了……”

“昨天啊,还把盐和糖弄混了,害我吃了一嘴的盐,真的很咸哎。不过我没说,还是吃下去了,后来我喝了好多水。”

……

这一刻,审神者感觉回到了以前,膝丸和她坐在一处的时候,所能谈论的话题,除了髭切,还是髭切。

她有些无精打采,想要维持的面部微笑也渐渐有些维持不下去。

“主君……”察觉到审神者的不对,膝丸停下了谈论,伸手到她眼前晃了两下。审神者猛地回过神来,正对上那人一双焦虑的双眸。

哦,居然还能在他脸上看见这种表情,她以为这辈子只有髭切才能看见他一脸担心的表情。

“主君是不是身子不舒服?”他问,手自然而然的搁在了她的肩上。

意外的,并不讨厌,明明讨厌膝丸这个人,却意外的不讨厌他的触碰。

“不是,有些发困了。”审神者揉了揉眼睛,佯装犯困的样子。

“是我的不是。”他眼瞳的担忧之意反倒更浓郁了些,“都怪我拉着主君说了这么多话。”

“没关系。”审神者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腕上缠着的珠子相碰发出的声音让膝丸觉得有些刺耳,莫名的刺耳。

她身上带着的唯一的饰品,是数珠丸送给她的珠子。

要在讨厌的人面前维持微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至少对于她来说是这样。

(三)

审神者想起来她为什么会讨厌膝丸了。

因为膝丸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着髭切来进行的,以前还能默默听他说话,时不时的哄哄他和他一道谈论的审神者在某个阶段变得不可耐烦起来。她不会讨厌髭切,只会讨厌膝丸,为什么膝丸每次都要缠着她说这些话,本丸明明有这么多人,找三日月或者莺丸江雪他们,也可以好好听他说话,没必要非要拉着她和她说髭切的事情。

就算是堀川和莺丸,也不会一个个的在她面前说着和泉守和大包平如何如何。毕竟,这两者并不是他们生活中的全部。

堀川说,膝丸还是小孩子,句句不离自己哥哥。搁在以前,审神者还能笑笑,现在,她笑不出来了。

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确实是不清楚。

讨厌他在她面前说髭切如何如何,讨厌他每天都缠着自己,讨厌他每天面对着她的时候都笑的一脸灿烂温柔,讨厌他沏的茶,讨厌他做的饭菜,讨厌他……

讨厌膝丸!

捏在手里的珠子搁的她手有些疼,对面的数珠丸似乎看透了她的一切,让她拘谨紧张起来。

于是,茶也没喝一口,就离开了数珠丸的房间。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堀川和歌仙几个忙着去收晾晒的被子,看来是突然下起的雨,才会让他们如此措不及防。

“主君啊,看来是要降温了,天气预报说,雨要下几天呢,温度也会降,主君记得多穿一些。”和泉守一边抱怨着这鬼天气一边凑到她跟前。

“要降温啊……”她一边喃喃自语的重复着这句话,一边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转身小跑了起来。

后面的和泉守喊着她让她小心别摔了,又和走过来的歌仙疑惑主君跑这么快干嘛去。

明明是因为讨厌膝丸所以故意让他去四十八小时的远征,但又在这个时候想起了他走之前的嘱咐。让她多照顾着髭切一点,审神者虽是答应了下来,但也没怎么关照髭切,髭切又不是小孩,冷了饿了他自己知道,用不着她去提醒他吃饭睡觉加衣裳。

用力推开门的时候,髭切正在倒着开水,看着审神者气喘吁吁的倚在门边,惊愕,“主君……怎么了这是?”

审神者喘了口气,“外面下雨了,温度要降,你记得多穿些衣服。”

“嗯……多谢主君关心。”髭切歪头微笑,朝她走去。

“不用谢我,膝丸临走前交代我看好你的。”审神者后退一步,拒绝了髭切邀请她进屋的请求。转身又急匆匆的跑开了。

看得髭切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轻笑出了声,似乎发现了很好玩的事情。

审神者实在是想不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既然讨厌膝丸,那么就不要在意他说的话就是了,就算是要履行一下当主人的责任,也犯不着她现在似得这么认命啊!

被褥厚衣裳她统统都抱去了髭切的房间,全都是因为膝丸那一句话!

在走廊上碰到膝丸的时候,审神者正拿了几件外衣赶去髭切那里,大概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两个人都明显的惊了一下。

“你,你远征回来了……”审神者扯了扯唇角,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

膝丸皱眉,声音里透着惊愕,“主君……这是……?”

“哦,你不是交代我多注意一下髭切么,马上要降温了雨也不知道要下几天,所以我多拿了些衣服给他。”她呵呵笑着。

其实直到她提起,他才注意到她手上抱着的东西。由于来去匆忙,又心事重重,审神者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衣摆鞋子头发上都多多少少沾上了雨水。更何况走廊外面还下着这么大的雨,雨水也多少打进来了一些,她一路小跑,会滑倒都是有可能的。但这些她自身的情况,她并没有注意到。

“主君……跑了很多趟了吗?”他问。

她点头,“是啊,每次都觉得自己少拿东西了。”拿完髭切的那一份才想起来还应该备出膝丸的来。

膝丸沉默了,似乎连眸色都暗了几分。审神者觉得现在非常尴尬,但就是为了不让这个尴尬的气氛出来所以一直维持着微笑,她实在是想不懂自己这么认命的是想要做什么,说着讨厌膝丸,却在意着他说的话,为此还一直忙碌着,连长谷部想要帮忙的请求都拒绝了。

是的,太傻了,傻的她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来来*屏蔽的关键字*跑了这几次,到底是为了什么?

膝丸扯了她抱在怀里的一件外衣,正在思忖着的审神者愣了一下,然后膝丸就展开了外衣放在了她头上,轻轻替她擦起了头发,“头发都散了,还发湿,主君没有察觉到吗?”声音意外的平静。

审神者愣住了,片刻才低着眼睛回到:“你这么一说,好像连裙子和鞋都湿了不少。”干笑了两声,气氛又要低沉下去。

“主君,你不用这样的。”膝丸自责,“如果因为我的话,让主君生病了,我一辈子都过意不去的。”

她唇角的笑意僵了一僵,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答。膝丸还在替她擦着头发,低垂着眼帘的审神者咬了下唇,突地自嘲一样的笑了声,“我果然……还是讨厌你啊。”

膝丸愣住,审神者抬起头来,“我说,我讨厌膝丸啊!”

“主……主君……”膝丸呆滞了,却眼疾手快的制住了想要转身就跑的审神者。手腕被他抓住,头上的外衣落在了地上,连带着怀里抱着的几件也掉到了地上,手里揣着的珠子发出清脆的相碰声,让膝丸莫名不悦了起来。

“讨厌我是什么意思?”如果说‘讨厌’一词让他不安惊讶,那么这珠子就是让他不悦。

“就是讨厌喽!”审神者回过头去,一脸要哭的表情,“膝丸你就是个笨蛋!我讨厌死你了!!我恨不得天天不用见到你啊!你为什么总是往我身边凑,为什么总出现在我眼前啊!就算我是你主人,也用不着每天每天的都跑过来给我说话啊!你知不知道,我不想听啊!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想听!”

手挣脱不开,膝丸的力道更大了些,然而脸上却没有出现惊愕的表情,审神者眼圈子已经红了。

“如你所说,我确实是个笨蛋。”沉默过后,膝丸开了口,神情平静,“主君不好好说,我不会懂。”顿了一下,“一直往主君身边凑,是因为想靠近主君,想和主君说话,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让主君为难至今,我确实是笨。”不知道该和审神者聊什么,所以只能一直一直说和髭切有关的事情,“如今您好好的说出来了,我也懂了……那么,就请主君让我领个痛快吧。”他松开手,将佩刀搁在地上,跪了下去。

审神者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刀解我吧。”膝丸目光真诚,“我不想让您今后为难,所以,请您刀解我吧,这样今后就不会再看到我了。”

她后退了一步,珠子又发出了清脆的相碰声。“不,我没这个意思。”情绪宣泄完之后,面对着膝丸,反倒没了脾气。这串珠子,是数珠丸特意送给她的,因为她说了和数珠丸待在一起会心情平静,所以他送了一串珠子给她,并教导她有事情就要说出来,什么都不说,徒增心事,永远也不会得到真正的安宁。

直到现在,她才算是了解了数珠丸那番话的含义。

“只是今后,还是要请主君多多关照下兄长。”

“膝丸,我们两个都是笨蛋呢。”

大概在以往的某一天曾经互相心动过的两个人,都没有察觉到这份心意。

(四)

二月十一号的清晨,雨依旧未停,膝丸远征回来后的第一天。

审神者是在膝丸怀里睁开眼睛的。

她和自己讨厌的那个男人,上了床。

“我果然还是最讨厌你了。”她小声嘀咕,往他怀里靠了靠。

“嗯,我知道。”男人抱紧了她,亲吻了她的额头。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