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额灵魂交易所 》撞破南墙

第七十四章 邪物作祟

“你敢!”顾青羽冷冷的说道。

此刻,顾青羽娇美的脸颊距离高升近在咫尺,只要向前跨出一步,就能亲上去,但看着顾青羽清澈纯净的眼眸,高升竟是可耻的怂了,他呆了片刻,干笑着直起身,双眼乱转,神情显得很纠结。

所谓关心则乱,一个人在面对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或者是最重要的事的时候,总会患得患失、举棋不定,而高升在内心深处,一直把顾青羽当成了仙女,甚至他认为自己的人生都是在结识了顾青羽之后,才焕发出光彩,他真的不敢唐突。

后面的王馨枫暗自摇头,她是顾青羽的闺蜜,当然清楚两个人的状况,顾青羽是绝对不可能主动挑明的,高升却又如此胆怯,这层窗户纸什么时候能被戳破啊……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了,顾青羽急忙转移话题,开口说道:“请进!”

房门开了,一个脸色慌张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刚刚迈入办公室,便用焦急的口吻说道:“董事长,清河工地又出事了,差一点*屏蔽的关键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马上停工!“

“出了什么事?”顾青羽的脸色沉了下来。

“一个开铲车的司机,没有喝酒,也没有*屏蔽的关键字*,居然莫名其妙的从开动的铲车上跳了下来,差一点被履带碾死!”那中年人说道:“我刚刚在医院里问过他怎么回事,他说自己的脑子蒙了一下,然后看到周围是一片鸟语花香,还有很多红彤彤、看起来很好吃的果子,他想去摘果子,结果就掉下去了。”

“董事长,清河那边太邪门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王馨枫的脸色也变得紧张了:“停工吧!”

“是啊是啊。”那中年人连声说道:“董事长,有件事我还没和您汇报过,前几天我特意找了一个专门看风水的法师,想让他帮我们看一看,结果他进了工地,就连滚带爬的逃了回来,我怎么叫都叫不住,转眼跑没影了,我到今天也没能联系上他。”

“哪里?你们清河工地那边?”高升突然插话:“不用怕,等一会我过去看一看。”

“你胡闹什么?!”王馨枫叫道:“很危险的!前后已经有七、八个工人莫名其妙受伤了,你去有什么用?”

“没事,包在我身上。”高升自信满满的说道,他可是自封的镇天魔主,别人害怕什么邪物作祟,他是不怕的。

“董事长,这小子又要犯浑了,你劝一劝他啊!”王馨枫对顾青羽是说道。

王馨枫了解高升,这家伙一向胆大包天,说了要去就肯定会去,她拦不住,唯一能拦得住高升的人唯有顾青羽。

“高升,你自己小心,别大意,那个地方确实很古怪。”顾青羽用满含深意的目光看着高升。

“你……”听到顾青羽居然支持高升去冒险,王馨枫惊呆了。

“班长,你放心好了,这点小事难不到我的。”高升说道:“我这就去清河工地。”

说完高升急匆匆向外走去,王馨枫呆呆的看着高升离开,随后转身向顾青羽说道:“董事长,你怎么了?不担心他呀?”

“清河的工期不能延误,高升是最好的人选了……”顾青羽轻声说道:“而且……以我的资质,都没能过关,被赶了出来,没想到他居然有这种福缘……”

“董事长,你在说什么?”王馨枫完全没听懂。

“这事情以后再和你说。”顾青羽说道。

****

在万宁市的另一边,顾娴静提着一只礼盒,缓步走进了一间大宅院。

这间大宅院占地很大,差不多有八、九百平方米,修建得非常精致,院中有蜿蜒流动的小溪,有花丛有树林,正中央居然还有一座七、八米高的假山,假山上有涌泉,泉水顺着假山流淌,形成了一道小小的人工瀑布。

假山旁还有一座凉亭,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站在凉亭中,手中举着一个鸟笼,他正逗弄着笼中的八哥,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去,看到了顾娴静,眉头微微皱起。

“齐老,最近身体还好吧?”顾娴静陪着笑说道。

“你太心急了。”那老者摇了摇头。

“我不是心急,前后已经两年了呀,一点动静都没有,齐老,您……是不是算错了?”顾娴静显得很是毕恭毕敬:“重新算一次怎么样?”

“也罢,如果不把道理给你讲个透彻,你还会来纠缠的。”那老者叹了口气:“我的道经中有一句话,天不欲使其全美,或者,天道亦有缺,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娴静洗耳恭听。”顾娴静急忙说道。

“这就是说,上苍不会允许世间出现十全十美的事物。”那老者说道:“先辈已经给我们留下足够的警示了,譬如,甘罗十二岁拜相,可算惊才绝艳了,结果呢?李弘天资仁厚、孝心纯确,尽得双亲宠爱于一身,然后怎么样?昭明太子风华绝代、睿资天启,十四岁著书,极得朝野厚望,那又如何?“

“世间从没有一个人,可以一辈子活在蜜罐里,就算是一代代帝王,也会遇到自己的苦难苦痛。”

“齐老,您说的那些人我都不懂,也不想懂,我只想知道她……”顾娴静有些不耐烦了。

“其实我已经告诉你答案了。”那老者说道:“顾青羽生下来就是顾雄的掌上明珠,先占了一个‘福’字;我见过她,说她有倾国倾城之貌,并不为过,这是一个‘美’字;她从小就聪明过人、举一反三,让顾雄引以为傲,占了一个‘慧’字;年纪轻轻,便一跃而上,成了天羽房产的董事长,又占了‘财’‘禄’二字;这怎么能行啊……人世之好,好像都占了,天道亦有缺,她一定会缺些什么的,你认为会在哪里?“

“齐老您的意思是……”顾娴静喃喃说道。

“寿。”那老者说道:“我看过她的命格,天局短寿,所以我在两年前才会告诉你,安安心心的等着就好,顾青羽是活不了多久的,从天道而言,她都熬不过金钗之年,能支撑到今天,已经是莫大的运气了。”

“什么是金钗之年?”顾娴静问道。

“十二岁。”那老者说道。